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唐詩三百首寫景山水歸隱

原文

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
手持綠玉杖,朝別黃鶴樓。
五岳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游。
廬山秀出南斗傍,屏風九疊云錦張。
影落明湖青黛光,金闕前開二峰長,銀河倒掛三石梁。
香爐瀑布遙相望,回崖沓嶂凌蒼蒼。
翠影紅霞映朝日,鳥飛不到吳天長。
登高壯觀天地間,大江茫茫去不還。
黃云萬里動風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好為廬山謠,興因廬山發。
閑窺石鏡清我心,謝公行處蒼苔沒。
早服還丹無世情,琴心三疊道初成。
遙見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
先期汗漫九垓上,愿接盧敖游太清。

譯文

我本是像那個接輿楚狂人,
高聲唱著鳳歌去嘲笑孔丘。
手里拿一根鑲綠玉的棍杖,
大清早辭別著名的黃鶴樓。
攀登五岳尋仙道不畏路遠,
這一生就喜歡踏上名山游。
秀美的廬山挺拔在南斗旁,
九疊云屏像錦繡云霞鋪張,
湖光山影相互映照泛青光。
金闕巖前雙峰矗立入云端,
三疊泉如銀河倒掛三石梁。
香爐峰瀑布與它遙遙相望,
重崖疊嶂聳云霄莽莽蒼蒼。
翠云紅霞與朝陽相互輝映,
鳥兒也飛不過吳天廣又長。
登高遠望天地間壯觀景象,
大江悠悠東流去永不回還。
天上萬里黃云變動著風色,
江流波濤九道如雪山奔淌。
我喜歡為雄偉的廬山歌唱,
這興致因廬山風光而滋長。
閑時觀看石鏡使心神清凈,
謝靈運足跡早被青苔掩藏。
我要早服仙丹去掉塵世情,
修煉三丹和積學道已初成。
遠遠望見仙人正在彩云里,
手里捧著芙蓉花朝拜玉京。
早已約好神仙在九天會面,
希望迎接你一同邀游太清。

注釋
(1)謠:不合樂的歌,一種詩體。盧侍御虛舟:盧虛舟,字幼真,范陽(今北京大興縣)人,唐肅宗時曾任殿中侍御史,相傳“操持有清廉之譽”(見清王琦注引李華《三賢論》),曾與李白同游廬山。
(2)楚狂人:春秋時楚人陸通,字接輿,因不滿楚昭王的政治,佯狂不仕,時人謂之“楚狂”。
(3)鳳歌笑孔丘:孔子適楚,陸通游其門而歌:“鳳兮鳳兮,何德之衰……”勸孔不要做官,以免惹禍。這里,李白以陸通自比,表現對政治的不滿,而要像楚狂那樣游覽名山過隱居的生活。
(4)綠玉杖:鑲有綠玉的杖,傳為仙人所用。
(5)五岳:即東岳泰山,西岳華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此處泛指中國名山。
(6)南斗:星宿名,二十八宿中的斗宿。古天文學家認為潯陽屬南斗分野(古時以地上某些地區與天某些星宿相應叫分野)。這里指秀麗的廬山之高,突兀而出。
(7)屏風九疊:指廬山五老峰東的九疊屏,因山丸疊如屏而得名。
(8)影落:指廬山倒映在明澈的鄱陽湖中。青黛(dài代):青黑色。
(9)金闕(què確):闕為皇宮門外的左右望樓,金闕指黃金的門樓,這里借指廬山的石門——廬山西南有鐵船峰和天池山,二山對峙,形如石門。
(10)銀河:指瀑布。三石梁:一說在五老峰西,一說在簡寂觀側,一說在開先寺(秀峰寺)旁,一說在紫霄峰上。近有人考證,五老峰西之說不謬。
(11)香爐:南香爐峰。瀑布:黃巖瀑布。
(12)迥崖沓(tà踏)嶂:曲折的山崖,重疊的山峰。凌:高出。蒼蒼:青色的天空。
(13)吳天:九江春秋時屬吳國。整句詩的意思:連鳥也難以飛越高峻的廬山和它遼闊的天空。
(14)大江:長江。
(15)黃云:昏暗的云色。
(16)白波九道:九道河流。古書多說長江至九江附近分為九道。李白在此沿用舊說,并非實見九道河流。雪山:白色的浪花。
(17)石鏡:古代關于石鏡有多種說法,詩中的石鏡應指廬山東面的“石鏡”——圓石,平滑如鏡,可見人影。清我心:清滌心中的污濁。
(18)謝公:謝靈運。
(19)服:服食。還丹:道家煉丹,將丹燒成水銀,積久又還成丹,故謂“還丹”。
(20)琴心三疊:道家修煉術語,一種心神寧靜的境界。
(21)玉京:道教稱元始天尊在天中心之上,名玉京山。
(22)先期:預先約好。汗漫:仙人名,一云造物者。九垓(gāī該):九天之外。
(23)盧敖:戰國時燕國人,周游至蒙谷山,見一古怪之士迎風而舞。盧敖邀他同游,那人笑著說:“吾與汗漫期于九垓之外,不可久留。”遂縱身跳入云中。太清:太空。

賞析

此詩為寫景名篇。詩人以大手筆描繪了廬山雄奇壯麗的風光,可謂描寫廬山的千古絕唱。同時,此詩也表現了詩人的豪邁氣概,抒發了詩人寄情山水、縱情遨游、狂放不羈的情懷,表達了詩人想在名山勝景中得到寄托,在神仙境界中逍遙的愿望,流露了詩人因政治失意而避世求仙的憤世之情。 

“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起句即用典,開宗明義表達胸襟:我本來就象楚狂接輿,高唱鳳歌嘲笑孔丘。孔子曾去楚國,游說楚王。接輿在他車旁唱道:“鳳兮鳳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論語?·微子》)嘲笑孔子迷于做官。李白以楚狂自比,表示了對政治前途的失望,暗示出要象楚狂那樣游諸名山去過隱居生活。“鳳歌”一典,用語精警,內容深刻,飽含身世之感。接著詩人寫他離開武昌到廬山:“手持綠玉杖,朝別黃鶴樓。五岳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游”。詩人以充滿神話傳說的色彩表述他的行程:拿著仙人所用的嵌有綠玉的手杖,于晨曦中離開黃鶴樓。為什么到廬山來呢?是因為“好入名山游。”后兩句詩,既可說是李白一生游蹤的形象寫照,同時也透露出詩人尋仙訪道的隱逸之心。

以上是第一段,可謂序曲。然后轉入第二段,詩人以濃墨重彩,正面描繪廬山和長江的雄奇風光。先寫山景鳥瞰:“廬山秀出南斗旁,屏風九疊云錦張,影落明湖青黛光。”古人認為天上星宿指配地上州域,廬山一帶正是南斗的分野。屏風九疊,指廬山五老峰東北的九疊云屏。三句意謂:廬山秀麗挺拔,高聳入云;樹木青翠,山花爛熳,九疊云屏像錦繡云霞般展開;湖光山影,相互映照,烘托得分外明媚綺麗。以上是粗繪,寫出廬山的雄奇瑰麗;下面,則是細描:“金闕前開二峰長,銀河倒掛三石梁。香爐瀑布遙相望,回崖沓嶂凌蒼蒼。”金闕、三石梁、香爐、瀑布,都是廬山絕景。這四句是從仰視的角度來描寫:金闕巖前矗立著兩座高峰,三石梁瀑布有如銀河倒掛,飛瀉而下,和香爐峰瀑布遙遙相對,那里峻崖環繞,峰巒重疊,上凌蒼天。接著,筆姿忽又宕起,總攝全景:“翠影紅霞映朝日,鳥飛不到吳天長。”旭日初升,滿天紅霞與蒼翠山色相輝映;山勢峻高,連鳥也飛不到;站在峰頂東望吳天,真是寥廓無際。詩人用筆錯綜變化,迂回別致,層層寫來,把山的瑰瑋和秀麗,寫得淋漓盡致,引人入勝。

然后,詩人登高遠眺,以如椽大筆,彩繪長江雄偉氣勢:“登高壯觀天地間,大江茫茫去不還。黃云萬里動風色,白波九道流雪山。”九道,古謂長江流至潯陽分為九條支流。雪山,形容白波洶涌,堆疊如山。這幾句意謂:登臨廬山高峰,放眼縱觀,只見長江浩浩蕩蕩,直瀉東海,一去不返;萬里黃云飄浮,天色瞬息變幻;茫茫九派,白波洶涌奔流,浪高如雪山。詩人豪情滿懷,筆墨酣暢,將長江景色寫得境界高遠,氣象萬千。何等雄偉,何等壯美!大自然之美激發了大詩人的無限詩情:“好為廬山謠,興因廬山發。閑窺石鏡清我心,謝公行外蒼苔沒。”石鏡,傳說在廬山東面有一圓石懸巖,明凈能照人形。謝公,南朝宋謝靈運,嘗入彭蠡湖口,登廬山,有“攀崖照石鏡”詩句(《謝康樂集?·入彭蠡湖口?》)。李白經過永王璘事件的挫折后,重登廬山,不禁感慨萬千。這四句意思是:愛作廬山歌謠,詩興因廬山而激發。從容自得地照照石鏡,心情為之清爽,謝靈運走過的地方,如今已為青苔所覆蓋。人生無常,盛事難再。李白不禁油然產生尋仙訪道思想,希望超脫現實,以求解決內心的矛盾。

“早服還丹無世情,琴心三疊道初成。”還丹,道家所謂服后能“白日升天”的仙丹。琴心三疊,指道家修煉的功夫很深,達到心和神悅的境界。這兩句表明詩人想象著自己有一天能早服仙丹,修煉升仙,以擺脫世俗之情,到那虛幻的神仙世界:“遙見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玉京,道教謂元始天尊居處。詩人仿佛遠遠望見神仙在彩云里,手拿著蓮花飛向玉京。詩人多么向往這樣自由自在的世界:“先期汗漫九垓上,愿接盧敖游太清。”《淮南子?·道應訓》載,盧敖游北海,遇見一怪仙,想同他做朋友而同游,怪仙笑道:“吾與汗漫期于九垓之外,吾不可以久駐。”“遂入云中。”汗漫,意謂不可知,這里比喻神。九垓,九天。太清,最高的天空。李白在這詩里反用其意,以怪仙自比,盧敖借指盧虛舟,邀盧共作神仙之游。兩句意謂:我李白已預先和不可知之神在九天之外約會,并愿接待盧敖共游仙境。詩人浮想聯翩,仿佛隨仙人飄飄然凌空而去。全詩戛然而止,余韻悠然。

此詩思想內容比較復雜,既有對儒家孔子的嘲弄,也有對道家的崇信;一面希望擺脫世情,追求神仙生活,一面又留戀現實,熱愛人間風物。詩的感情豪邁開朗,磅礴著一種震撼山岳的氣概。想象豐富,境界開闊,給人以雄奇的美感享受。詩的韻律隨詩情變化而顯得跌宕多姿。開頭一段抒懷述志,用尤侯韻,自由舒展,音調平穩徐緩。第二段描寫廬山風景,轉唐陽韻,音韻較前提高,昂揚而圓潤。寫長江壯景則又換刪山韻,音響慷慨高亢。隨后,調子陡然降低,變為入聲月沒韻,表達歸隱求仙的閑情逸致,聲音柔弱急促,和前面的高昂調子恰好構成鮮明的對比,極富抑揚頓挫之妙。最后一段表現美麗的神仙世界,轉換庚清韻,音調又升高,悠長而舒暢,余音裊裊,令人神往。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