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郡別蘇明府因北游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離別寫景友情

原文

魏都接燕趙,美女夸芙蓉。
淇水流碧玉,舟車日奔沖。
青樓夾兩岸,萬室喧歌鐘。
天下稱豪貴,游此每相逢。
洛陽蘇季子,劍戟森詞鋒。
六印雖未佩,軒車若飛龍。
黃金數百鎰,白璧有幾雙。
散盡空掉臂,高歌賦還邛。
落魄乃如此,何人不相從?
遠別隔兩河,云山杳千重。
何時更杯酒,再得論心胸。

譯文

魏都鄰接燕國趙國,美女個個賽過芙蓉花。
淇水流趟,宛如碧玉,舟車交通繁忙,日夜奔流。
青樓夾兩岸而立,千家萬戶繁弦密鼓,歌聲嘹亮。
天下稱此為豪貴之都,游此每每與豪杰相逢。
你和洛陽蘇季子一樣,口齒流利,如劍戟森鋒。
雖然還沒有佩掛六國的相印,門前豪華軒車如奔馬飛龍。
家有黃金數千兩,還有白璧好幾雙。
散盡萬金,兩袖清風瀟灑自在而去,高歌吟賦還故鄉。
落魄的時候都如此豪爽,誰不愿意跟從?
此處一別,遠隔黃河淮河,云山杳杳千萬重。
何時再見,更盡一杯酒,到時候再論心胸。

注釋
⑴題注: “明”,王本注:“繆本作‘少’。” “天下”二句,王本注“一作天下豪貴游,此中每相逢。” “六印”句,王本注“一作說秦復過趙。” “高歌”句,王本“還”下注“一作臨。”句末注“繆本此下多合從又連橫,其意未可封二句。”“魄”,王本注“繆本作‘拓’。”“何”,王本注“一作‘誰’。”“千重”,叢刊本作“千里”。句末王本注“一作云天滿愁容。”
⑵魏都:一作“魏郡”。唐時魏郡即魏州,屬河北道。今淇水下游一帶屬當時魏州。
⑶芙蓉:形容天然艷麗的女子。《西京雜記》:“卓文君姣好,眉色如望遠山,臉際常若芙蓉。”
⑷淇水:淇河。《尚書正義》:“河內共縣,淇水出焉。東至魏郡黎陽縣入河。”
⑸青樓:豪華的樓房。也指妓院。
⑹歌鐘:伴唱的編鐘。此指歌樂聲。
⑺蘇季子:蘇秦,字季子。《史記》“蘇秦者,東周洛陽人也。說趙肅侯,一韓魏齊楚燕趙以縱親,以畔秦。趙王乃飾車百乘,黃金千鎰,白璧百雙,錦繡千純,以約諸侯。于是六國縱合而并力焉。蘇秦為縱約長,并相六國。”詩中是以蘇秦比蘇明府。
⑻劍戟句:唇槍舌劍,言辭鋒利,當指蘇秦能言善辯。劍戟(jiànjǐ),泛指武器。
⑼掉臂:甩動胳膊走開,表示無所眷顧。魯褒《錢神論》“空手掉臂,何所希望。”
⑽高歌賦還邛:謝脁詩“還邛歌賦似。”《史記》“司馬相如家徒四壁立,與文君俱之臨邛。”此句用二典,意為蘇明府將錢財揮霍一空后安然返還故鄉。邛(Qióng),中國古州名,漢置臨邛縣,唐時治所曾在臨邛(今邛崍),今四川省成都市西南。
⑾落魄:潦倒失意,放蕩,不羈,豪邁不受拘束。

賞析

公元744年(天寶三年)的夏天,李白離長安至洛陽與杜甫相識,后又與杜甫、高適暢游梁宋(開封商丘一帶),過著飲酒論文、追鷹逐兔的放逸生活。此詩當寫于李白從梁宋到幽薊(幽州和薊州)時。此詩寫和蘇明府于淇水分別。詩人筆下,淇水景色壯麗,女子姣美。當時的淇水下游當是天下較富庶的地方,水面千船競發,岸上萬車爭道。作者以蘇秦比蘇明府,頌揚他為人豪爽,仗義疏財。最后抒寫別情,盼再次相見。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