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夏別宋之悌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離別寫水友情

原文

楚水清若空,遙將碧海通。人分千里外,興在一杯中。
谷鳥吟晴日,江猿嘯晚風。平生不下淚,于此泣無窮。

賞析

此詩情調悲切,大概為公元732年(開元二十載)李白在江夏(今湖北武昌)與赴交趾(今越南河內)貶所的宋之悌分別時所作。

首聯“楚水清若空,遙將碧海通”是說,眼前清澄的江水,遙遙地與碧海相通。楚水,指漢水匯入之后的一段長江水。宋之悌的貶所靠近海域,故下句暗示其將往之處。

頷聯“人分千里外,興在一杯中”,與初唐庾抱“悲生萬里外,恨起一杯中”(《別蔡參軍》)、盛唐高適“功名萬里外,心事一杯中”(《送李侍御赴安西》),語略同而味各異,庾抱句沉,高適句厚,而李白句逸,即所謂貌似而神異也。不可以蹈襲論,亦不可以優劣評,蓋詩人運思或偶然相似而終不能不乖異也。人在千里之外,而情義卻在這淺淺的一杯酒中,酒少,但情義絲毫不輕,下肚的不僅是酒,還有對有人濃濃的友情。李白的詩句將這些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了。

頸聯上句“谷鳥吟晴日”點出了送別時的天氣,天氣晴朗,但是作者心里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美景卻襯出了作者內心的悲涼,這樣更能感動讀者。下句“江猿嘯晚風”,江猿的啼聲本來就是很悲涼的,在作者與友人離別的時刻,聽見這聲音,更是斷人腸。作者通過對景物的表寫,完美地表達出自己內心對友人的不舍。

尾聯“平生不下淚,于此泣無窮。”真情爆發,陡起陡落,給讀者留下極大的遐想余地。詩人如此動情,可能是出于對宋之悌以垂暮之年遠謫交趾的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