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鄉送韋八之西京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送別惜別

原文

客自長安來,還歸長安去。狂風吹我心,西掛咸陽樹。
此情不可道,此別何時遇。望望不見君,連山起煙霧。

譯文

小韋哥從長安來,現在要回歸長安去。
狂風吹飛我的心,隨風西去,高掛在咸陽樹上,陪伴你。
與你的友情言不可道,經此一別,何時相遇?
西邊的山巒起嶂疊起,煙霧繚繞,遠望不見你,真傷心啊!

注釋
⑴金鄉:今山東省金鄉縣。《元和郡縣志》卷十河南道兗州金鄉縣:“后漢于今兗州任城縣西南七十五里置金鄉縣。”韋八:生平不詳,李白的友人。西京:即長安,公元742年(天寶元年)改稱西京。
⑵客:指韋八。
⑶咸陽:指長安。
⑷不可道:無法用語言表達。
⑸望望:瞻望,盼望。鮑照《吳興黃浦亭庾中郎別》:“連山眇煙霧,長波回難依。”

賞析

這首詩是作于公元749年(天寶八載)。這年春天,李白從兗州出發,東游齊魯,在金鄉遇友人韋八回長安,寫了這首送別詩。

詹锳《李白詩文系年》認為這首詩作于746年(天寶五載)李白離朝之后,所據“狂風”一句。然亦有人認為是安史亂后所作,如朱諫注及唐汝詢《唐詩解》等。若定為安史亂后所作,則與李白行跡有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