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登山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飲酒抒情

原文

淵明歸去來,不與世相逐。
為無杯中物,遂偶本州牧。
因招白衣人,笑酌黃花菊。
我來不得意,虛過重陽時。
題輿何俊發,遂結城南期。
筑土按響山,俯臨宛水湄。
胡人叫玉笛,越女彈霜絲。
自作英王胄,斯樂不可窺。
赤鯉涌琴高,白龜道馮夷。
靈仙如仿佛,奠酹遙相知。
古來登高人,今復幾人在?
滄洲違宿諾,明日猶可待。
連山似驚波,合沓出溟海。
揚袂揮四座,酩酊安所知?
齊歌送清揚,起舞亂參差。
賓隨落葉散,帽逐秋風吹。
別后登此臺,愿言長相思。

譯文

陶淵明寫了《歸去來》,表明不追逐俗世的高志。
因為沒有酒喝了,所以就到州牧那里去喝酒。
于是就想象著和陶淵明一起一邊觀賞菊花一邊飲酒。
我此時的心情不好,白白辜負了重陽佳節。
能得到“題輿”這樣的待遇是怎樣的俊杰才能有的啊!我自認為自己沒有這么好的運氣,就想干脆隱居在城南算了。
在山上建一座小房子,下面可以看到宛溪。
整日可以聽到笛聲、琴聲,這是多么自在啊。
我以為即使是皇親國戚也不能有這樣的享受。
琴高乘著紅鯉魚躍出水面,仙龜為河伯引路,這是像神仙一樣的生活。
舉酒祭奠和自己志趣相投的先賢。
自古九月九日登高的人,有幾個仍然在世呢?
滄洲不是自己的歸宿,以后還有機會大展宏圖。
海上洪波涌起,驚濤駭浪。
勸大家舉杯為樂,喝醉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邊喝酒邊聽音樂,周圍還有人伴舞。
沒有不散的宴席,客人們像落葉一樣都散去了,都喝得醉醺醺的。
分別之后再有機會來到這里,請大家記得曾在這里飲酒歡樂過。

注釋
《晉書》:陶潛為彭澤令,郡遣督郵至縣,吏白:“應束帶見之。”潛嘆曰:“吾不能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鄉里小人。”即解印去縣,乃賦《歸去來兮辭》。刺史王弘以元熙中臨州,甚欽遲之。后自造焉,潛稱疾不見,既而語人曰:“我性不狎世,因疾守閑,幸非潔志慕聲,豈敢以王公紆軫為榮耶!”弘每令人候之,密知當往廬山,乃遣其故人龐通之等赍酒,先于半道要之。潛既遇酒,便引酌野亭,欣然忘進,弘乃出與相聞,遂歡宴窮日。弘后欲見,輒于林澤問候之,至于酒米乏絕,亦時相贍。
陶淵明詩:“天運茍如此,且進杯中物。”
《藝文類聚》:《續晉陽秋》曰:陶潛嘗九月九日無酒。出宅邊菊叢中,摘菊盈把,坐其側。久之,望見白衣人至,乃王弘送酒也。即便就酌,醉而后歸。
重陽:《夢梁錄》:九為陽數,其日與月并應,故號曰重陽。
《北堂書鈔》:謝承《后漢書》曰:周景為豫州刺史,辟陳蕃為別駕,下就,景題別駕輿曰“陳仲舉座也”,不復更辟,蕃惶懼,起視職。
響山:《方輿勝覽》:響山在宣城縣南五里。
《一統志》:響山,在寧國府城南五里,下俯宛溪。權德輿記:“響山,兩崖聳峙,蒼翠對起,其 南得響潭焉,清泚可鑒,瀠洄澄淡。”
霜絲,樂器上弦也。
《韻會》:“胄,裔也,系也,嗣也。”
琴高:《列仙傳》:琴高者,趙人也。以鼓琴為宋康王舍人,行涓彭之術,浮游冀州、涿郡之間。二百余年后,辭入涿水中取龍子。與弟子期日,皆潔齋待于水旁設祠,果乘赤鯉來,出坐祠中,旦有萬人觀之。留一月余,復入水去。
《山海經》:從極之淵,深三百仞,維冰夷恒都焉。冰夷,人面,乘兩龍。郭璞注:冰夷,馮夷也。
《淮南》云“馮夷得道,以潛大川”,即河伯也。
《穆天子傳》所謂河伯無夷者,
《竹書》作馮夷,字或作冰也。
《河圖括地象》:馮夷恒乘云車,駕兩龍。白龜,事未詳。
《楚辭·河伯》云:“乘白黿兮逐文魚,氣汝游兮河之渚。”白龜殆白黿之訛歟?
酹:《廣韻》:“酹,以酒沃地也。”
木華《海賦》:“波如連山。”太白本其語而倒用之,謂“連山似驚波”,遂成奇語。
謝朓詩:“合沓與云齊。”呂向注:“合沓,高貌。”
《說文》:“酩酊,醉也。”
盧照鄰詩:“客散同秋葉,人亡似夜川。”
《晉書》:孟嘉為征西桓溫參軍,溫甚重之。九月九日,溫燕龍山,僚佐畢集。時佐吏并著戎服,有風至,吹嘉帽墮落,嘉不之覺,溫使左右勿言,以觀其舉止。嘉良久如廁,溫令取還之,命孫盛作文嘲嘉,著嘉坐處。嘉還見,即答之。其文甚美,四坐嗟嘆。
九日:農歷九月九日重陽節。

賞析

天寶十二載(753)重陽日作于宣城。清人王琦云:“玩詩意,當是偕一宗室為宣城別駕者,于九日登其所新筑之臺而作,詩題應有缺文。”所言似是。另有《宣城九日聞崔四侍御與宇文太守游敬亭余時登響山不同此賞醉后贈崔侍御二首》,與此詩情景相接。全詩體現李白壯志難酬,感慨實事,又仍有遠大理想,遠大抱負的宏偉目標。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