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獨酌四首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月亮懷才不遇孤獨飲酒組詩

原文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
醒時相交歡,醉后各分散。(另版本“相”為“同”)
永結無情游,相期邈云漢。

天若不愛酒,酒星不在天。
地若不愛酒,地應無酒泉。
天地既愛酒,愛酒不愧天。
已聞清比圣,復道濁如賢。
賢圣既已飲,何必求神仙。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但得酒中趣,勿為醒者傳。

三月咸陽城,千花晝如錦。
誰能春獨愁,對此徑須飲。
窮通與修短,造化夙所稟。
一樽齊死生,萬事固難審。
醉後失天地,兀然就孤枕。
不知有吾身,此樂最為甚。

窮愁千萬端,美酒三百杯。
愁多酒雖少,酒傾愁不來。
所以知酒圣,酒酣心自開。
辭粟臥首陽,屢空饑顏回。
當代不樂飲,虛名安用哉。
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萊。
且須飲美酒,乘月醉高臺。

譯文

花叢中擺下一壺好酒,無相知作陪獨自酌飲。
舉杯邀請明月來共飲,加自己身影正好三人。
月亮本來就不懂飲酒,影子徒然在身前身后。
暫且以明月影子相伴,趁此春宵要及時行樂。
我唱歌月亮徘徊不定,我起舞影子飄前飄后。
清醒時我們共同歡樂,酒醉以后各奔東西。
但愿能永遠盡情漫游,在茫茫的天河中相見。

天如果不愛酒,酒星就不能羅列在天。
地如果不愛酒,就不應該地名有酒泉。
天地既然都喜愛酒,那我愛酒就無愧于天。
我先是聽說酒清比作圣,又聽說酒濁比作賢。
既然圣賢都飲酒,又何必再去求神仙?三
杯酒可通儒家的大道,一斗酒正合道家的自然。
我只管得到醉中的趣味,這趣味不能向醒者相傳!

三月里的長安城,春光明媚,春花似錦。
誰能如我春來獨愁,到此美景只知一味狂飲?
富貧與長壽,本來就造化不同,各有天分。
酒杯之中自然死生沒有差別,何況世上的萬事根本沒有是非定論。
醉后失去了天和地,一頭扎向了孤枕。
沉醉之中不知還有自己,這種快樂何處能尋?

無窮的憂愁有千頭萬緒,我有美酒三百杯多。
即使酒少愁多,美酒一傾愁不再回。
因此我才了解酒中圣賢,酒酣心自開朗。
辭粟只能隱居首陽山,沒有酒食顏回也受饑。
當代不樂于飲酒,虛名有什么用呢?
蟹螯就是仙藥金液,糟丘就是仙山蓬萊。
姑且先飲一番美酒,乘著月色在高臺上大醉一回。

注釋
1.酌:飲酒。獨酌:一個人飲酒。
2.間:一作“下”, 一作“前”。
3.無相親:沒有親近的人。
4.“舉杯”二句:我舉起酒杯招引明月共飲,明月和我以及我的影子恰恰合成三人。一說月下人影、酒中人影和我為三人。
5.既:已經。不解:不懂,不理解。三國魏嵇康《琴賦》:“推其所由,似元不解音聲。”
6.徒:徒然,白白的。徒:空。
7.將:和,共。
8.及春:趁著春光明媚之時。
9.月徘徊:明月隨我來回移動。
10.影零亂:因起舞而身影紛亂。
11.同交歡:一起歡樂。一作“相交歡”。
12.無情游:月、影沒有知覺,不懂感情,李白與之結交,故稱“無情游”。
13.相期邈(miǎo)云漢:約定在天上相見。期:約會。邈:遙遠。云漢:銀河。這里指遙天仙境。“邈云漢”一作“碧巖畔”。
14.酒星:古星名。也稱酒旗星。《晉書·天文志》云:“軒轅右角南三星曰酒旗,酒官之旗也,主享宴酒食。”漢孔融《與曹操論酒禁書》:“天垂酒星之耀,地列酒泉之郡,人著旨酒之德。”
15.酒泉:酒泉郡,漢置。傳說郡中有泉,其味如酒,故名酒泉。在今甘肅省酒泉市。
16.大道:指自然法則。《莊子·天下》:“天能覆之而不能載之,地能載之而不能覆之,大道能包之而不能辯之,知萬物皆有所可,有所不可。”
17.酒中趣:飲酒的樂趣。晉陶潛《晉故征西大將軍長史孟府君傳》:“溫(桓溫)嘗問君:‘酒有何好,而卿嗜之?’君笑而答曰:‘明公但不得酒中趣爾。’”
18.“三月”二句:一作“好鳥吟清風,落花散如錦”;一作“園鳥語成歌,庭花笑如錦”。咸陽城:此指長安城。“城”一作“時”。
19.徑須:直須。李白《將進酒》詩:“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20.窮通:困厄與顯達。《莊子·讓王》:“古之得道者,窮亦樂,通亦樂,所樂非窮通也;道德于此,則窮通為寒暑風雨之序矣。”修短:長短。指人的壽命。《漢書·谷永傳》:“加以功德有厚薄,期質有修短,時世有中季,天道有盛衰。”
21.造化:自然界的創造者。亦指自然。《莊子·大宗師》:“今一以天地為大爐,以造化為大冶,惡乎往而不可哉?”
22.齊死生:生與死沒有差別。
23.兀然:昏然無知的樣子。孤枕:獨枕。借指獨宿、獨眠。唐李商隱《戲贈張書記》詩:“別館君孤枕,空庭我閉關。”
24.窮愁:窮困愁苦。《史記·平原君虞卿列傳論》:“然虞卿非窮愁,亦不能著書以自見于后世云。”千萬端:一作“有千端”。
25.三百杯:一作“唯數杯”。
26.酒圣:謂豪飲的人。宋曾鞏《招澤甫竹亭閑話》詩:“詩豪已分材難強,酒圣還諳量未寬。”
27.臥首陽:一作“餓伯夷”。首陽,山名。一稱雷首山,相傳為伯夷、叔齊采薇隱居處。
28.屢空:經常貧困。謂貧窮無財。《論語·先進》:“回也其庶乎!屢空。”何晏集解:“言回庶幾圣道,雖數空匱而樂在其中。”顏回:春秋末期魯國人,孔子的得意門生。
29.樂飲:暢飲。《史記·高祖本紀》:“沛父兄諸母故人日樂飲極驩,道舊故為笑樂。”
30.安用:有什么作用。安,什么。
31.蟹螯(áo):螃蟹變形的第一對腳。狀似鉗,用以取食或自衛。《晉書·畢卓傳》:“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金液:喻美酒。唐白居易《游寶稱寺》詩:“酒懶傾金液,茶新碾玉塵。”
32.糟丘:積糟成丘。極言釀酒之多,沉湎之甚。《尸子》卷下:“六馬登糟丘,方舟泛酒池。”蓬萊:古代傳說中的神山名。此處泛指仙境。
33.乘月:趁著月光。《樂府詩集·清商曲辭一·子夜四時歌夏歌一》:“乘月采芙蓉,夜夜得蓮子。”

參考資料:

1、 詹福瑞 等.李白詩全譯.石家莊: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851-853
2、 于海娣 等.唐詩鑒賞大全集.北京:中國華僑出版社,2010:123
3、 裴斐.李白詩歌賞析集.成都:巴蜀書社,1988:61-69

賞析

這首詩約作于唐玄宗天寶三載(744年),時李白在長安,正處于官場失意之時。此詩題下,兩宋本、繆本俱注“長安”二字,意謂這四首詩作于長安。當時李白政治理想不能實現,心情是孤寂苦悶的。但他面對黑暗現實,沒有沉淪,沒有同流合污,而是追求自由,向往光明,因有此作。

參考資料:

1、 于海娣 等.唐詩鑒賞大全集.北京:中國華僑出版社,2010:123
2、 裴斐.李白詩歌賞析集.成都:巴蜀書社,1988:61-69
3、 程千帆 等.唐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347-348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