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長安壁主人

朝代:唐代

作者:張謂

友情哲理

原文

世人結交須黃金,黃金不多交不深。
縱令然諾暫相許,終是悠悠行路心。

譯文

⑴縱令:縱然,即使。
⑵然諾:許諾。

賞析

這首詩,詩人用精警的語言,揭露了中唐以后世風日下的情形。世俗社會“友誼寶塔”完全建筑在黃金的基地上,沒有黃金這塊奠基石,馬上就會垮臺。黃金成為衡量世人結交的砝碼:這邊黃金不多,那邊交情跟著不深。兩者恰好構成正比例。詩的開頭兩句就是揭露出金錢對人情世態的“污染”。

詩題中的長安壁主人,是典型的市儈人物。作為大唐帝國京都的長安,是中外交通的樞紐和對外貿易中心,“絲綢之路”的集散地。中唐以來,工商業,尤其是商業特別興盛。在繁榮熱鬧的長安東西兩市場里,麕集著形形色色的商品和各種奇珍異寶。黃金作為商品流通的手段,在這花花世界里神通廣大。而長安又是全國政治中心,隨著朝政的腐敗,趨炎附勢,鉆營逐利的現象更為突出。所以,在封建社會里,出現長安壁主人這類人物是并不奇怪的。

詩的后兩句:“縱令然諾暫相許,終是悠悠行路心。”形象地勾畫出長安壁主人虛情假意的笑臉和冷漠無情的心。別看他口頭上暫時相許(“然諾”),只不過是表面上的敷衍應酬,根本談不上什么友誼,他的心,像路人般冷淡。“悠悠”兩字,形容“行路心”,看似平淡,實很傳神,刻畫世情,入木三分。

文學是社會的一畫鏡子。這首詩言淺意深,富有哲理意義,反映了唐代社會世態人情的一個側面。

分享到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