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老別

朝代:唐代

作者:杜甫

敘事戰爭惜別

原文

四郊未寧靜,垂老不得安。子孫陣亡盡,焉用身獨完。
投杖出門去,同行為辛酸。幸有牙齒存,所悲骨髓干。
男兒既介胄,長揖別上官。老妻臥路啼,歲暮衣裳單。
孰知是死別,且復傷其寒。此去必不歸,還聞勸加餐。
土門壁甚堅,杏園度亦難。勢異鄴城下,縱死時猶寬。
人生有離合,豈擇衰老端。憶昔少壯日,遲回竟長嘆。
萬國盡征戍,烽火被岡巒。積尸草木腥,流血川原丹。
何鄉為樂土,安敢尚盤桓。棄絕蓬室居,塌然摧肺肝。

譯文

四野的戰爭還沒得到安平,我已經老了卻得不到安寧。
子孫們在戰場上盡都殉難,兵荒馬亂又何需老命茍全。
扔掉拐杖出門去拼搏一番,同行的人也為我流淚辛酸。
慶幸牙齒完好胃口還不減,悲傷身骨瘦如柴枯槁不堪。
男兒既披戴盔甲從戎征戰,也只好長揖不拜辭別長官。
聽到老伴睡路上聲聲哀喚,嚴冬臘月仍然是褲薄衣單。
明知道死別最后一次見面,貧賤夫妻怎么不憐她饑寒。
今朝離去永不能回返家園,猶聽她再三勸我努力加餐。
土門關深溝高壘防守堅嚴,杏園鎮天險足恃偷渡實難。
形勢變不比當年鄴城之戰,縱然是死去時間也有寬限。
人生世上都有個離合悲歡,哪管你饑寒交迫衰老病殘!
想以前少壯年華國泰民安,竟不免徘徊踟躕長吁短嘆。
普天下應征入伍戒備森嚴,戰爭的烽火已彌漫了崗巒。
尸骸積山一草一木變腥膻,流血漂杵河流平原都紅遍。
戰火遍地何處覓人間樂園,勤王殺敵又豈敢猶豫盤桓。
毅然地拋棄茅棚奔赴前線,天崩地裂真叫人摧斷肺肝!

注釋
⑴四郊:指京城四周之地。
⑵垂老:將老。
⑶焉用:猶哪用。身獨完:獨自活下去。完,全,即活。
⑷投杖:扔掉拐杖。
⑸骨髓干:形容筋骨衰老。
⑹介胄:猶甲胄,鎧甲和頭盔。
⑺長揖:不分尊卑的相見禮,拱手高舉,自上而下。上官:指地方官吏。
⑻歲暮:年底。
⑼孰知:即熟知,深知。
⑽加餐:多進飲食。
⑾土門:即土門口,在今河陽孟縣附近,是當時唐軍防守的重要據點。壁:壁壘。
⑿杏園:在今河南汲縣東南,為當時唐軍防守的重要據點。
⒀勢異:形勢不同。
⒁豈擇:豈能選擇。端:端緒、思緒。
⒂遲回:徘徊。竟:終。
⒃被岡巒:布滿山岡。
⒄丹:紅。流血多,故川原染紅。
⒅盤桓:留戀不忍離去。
⒆蓬室:茅屋。
⒇塌然:形容肝腸寸斷的樣子。摧肺肝:形容極度悲痛。

參考資料:

1、 于海娣 等.唐詩鑒賞大全集.北京:中國華僑出版社,2010:174-175
2、 蕭滌非.杜甫詩選注.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98:114-115

賞析

此詩作于唐肅宗乾元二年(759年)三月。乾元元年(758年)冬,郭子儀收復長安和洛陽,旋即,和李光弼、王思禮等九節度使乘勝率軍進擊,以二十萬兵力在鄴城(即相州,治所在今河南安陽)包圍了安慶緒叛軍,局勢十分可喜。然而昏庸的唐肅宗對郭子儀、李光弼等領兵并不信任,諸軍不設統帥,只派宦官魚朝恩為觀軍容宣慰處置使,使諸軍不相統屬,又兼糧食不足,士氣低落,兩軍相持到次年春天,史思明援軍至,唐軍遂在鄴城大敗。郭子儀退保東都洛陽,其余各節度使逃歸各自鎮守。安慶緒、史思明幾乎重又占領洛陽。幸而郭子儀率領他的朔方軍拆斷河陽橋,才阻止了安史軍隊南下。為了扭轉危局,急需補充兵力,于是在洛陽以西、潼關以東一帶強行抓丁,連老漢、老婦也被迫服役。此詩就是在這個歷史背景下創作的。

參考資料:

1、 徐竹心 等.唐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490-493
2、 蕭滌非.談杜甫的《垂老別》[J].文史哲,19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