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岳州賈司馬六丈、巴州嚴八使君兩閣老五十韻

朝代:唐代

作者:杜甫

暫無標籤

原文

衡岳啼猿里,巴州鳥道邊。故人俱不利,謫宦兩悠然。
開辟乾坤正,榮枯雨露偏。長沙才子遠,釣瀨客星懸。
憶昨趨行殿,殷憂捧御筵。討胡愁李廣,奉使待張騫。
無復云臺仗,虛修水戰船。蒼茫城七十,流落劍三千。
畫角吹秦晉,旄頭俯澗瀍.小儒輕董卓,有識笑苻堅。
浪作禽填海,那將血射天。萬方思助順,一鼓氣無前。
陰散陳倉北,晴熏太白巔。亂麻尸積衛,破竹勢臨燕。
法駕還雙闕,王師下八川。此時沾奉引,佳氣拂周旋。
貔虎開金甲,麒麟受玉鞭。侍臣諳入仗,廄馬解登仙。
花動朱樓雪,城凝碧樹煙。衣冠心慘愴,故老淚潺湲。
哭廟悲風急,朝正霽景鮮。月分梁漢米,春得水衡錢。
內蕊繁于纈,宮莎軟勝綿。恩榮同拜手,出入最隨肩。
晚著華堂醉,寒重繡被眠。轡齊兼秉燭,書枉滿懷箋。
每覺升元輔,深期列大賢。秉鈞方咫尺,鎩翮再聯翩。
禁掖朋從改,微班性命全。青蒲甘受戮,白發竟誰憐。
弟子貧原憲,諸生老伏虔。師資謙未達,鄉黨敬何先。
舊好腸堪斷,新愁眼欲穿。翠干危棧竹,紅膩小湖蓮。
賈筆論孤憤,嚴詩賦幾篇。定知深意苦,莫使眾人傳。
貝錦無停織,朱絲有斷弦。浦鷗防碎首,霜鶻不空拳。
地僻昏炎瘴,山稠隘石泉。且將棋度日,應用酒為年。
典郡終微眇,治中實棄捐。安排求傲吏,比興展歸田。
去去才難得,蒼蒼理又玄。古人稱逝矣,吾道卜終焉。
隴外翻投跡,漁陽復控弦。笑為妻子累,甘與歲時遷。
親故行稀少,兵戈動接聯。他鄉饒夢寐,失侶自屯邅。
多病加淹泊,長吟阻靜便。如公盡雄俊,志在必騰鶱.

譯文

暫無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