騶虞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狩獵

原文

彼茁者葭,壹發五豝,于嗟乎騶虞!

彼茁者蓬,壹發五豵,于嗟乎騶虞!

譯文

春日田獵蘆葦長,箭箭射在母豬上,哎呀!獵人射技真高強!
春日田獵蓬蒿生,箭箭射在小豬上,哎呀!獵人射技真高強!

注釋
⑴茁(zhuó濁):草初生出地貌。葭(jiā家):初生的蘆葦。
⑵壹:發語詞。發:發矢。一說壹同“一”,射滿十二箭為一發。五:虛數,表示多。豝(bā巴):小母豬。
⑶于嗟乎:感嘆詞,表示驚異、贊美。騶虞(zōu yú鄒于):一說獵人,一說義獸,一說古牧獵官。
⑷蓬(péng朋):草名,蒿也。
⑸豵(zōng宗):小豬。一歲曰豵。

賞析

對于這首詩的主旨,《毛詩序》認為是歌頌文王教化的詩作,說:“人倫既正,朝廷既治,天下純被文王之化,則庶類蕃殖,蒐田以時,仁如騶虞,則王道成也。”朱熹《詩集傳》發揮此義,宣傳“詩教”,說:“南國諸侯承文王之化,修身齊家以治其國,而其仁民之余恩,又有以及于庶類。故其春田之際,草木之茂,禽獸之多,至于如此。而詩人述其事以美之,且嘆之曰:此其仁人自然,不由勉強,是即真所謂騶虞矣。”舊說另有樂賢者眾多、怨生不逢時、贊騶虞稱職等說,今人高亨《詩經今注》、袁梅《詩經譯注》則認為是小奴隸為奴隸主放豬,經常受到騶虞(獵官名)的監視欺凌,有感而作。但大多數學者都認為此詩是贊美獵人的詩歌。

此篇之所以有不同的解釋,分歧主要源于對“騶虞”一詞的理解。堅持“詩教”的學者們視騶虞為仁獸,認為此詩是描寫春蒐之禮的,人們驅除害獸,但又獵不盡殺,推仁政及于禽獸,但是將騶虞解釋為獸名最大的缺點是與詩意不能貫通。因此《魯詩》就已將“騶”釋為天子之囿,將“虞”釋為司獸之官,今人鮑昌《釋<騶虞>》一文,解“騶”為飼養牲畜的人,解“虞”為披著虎皮大聲呼叫的人,將騶虞合訓為獵人,至此,這首詩的詩意渙然冰釋。

全詩兩章,每章三句,第一章首句“彼茁者葭”,點明了田獵的背景,當春和日麗之時。風煦潤物,花木秀出,母豬藏匿在郁郁蔥蔥的蘆葦之中,極為隱密,獵人卻能夠“壹發五豝”,所獲不菲。第二章首句“彼茁者蓬”,指出行獵是在蓬蒿遍生的原野,天高云淡,草淺獸肥,雖然獵物小豬不易被發覺,但獵人仍然能夠“壹發五豵”,輕松從容。打獵的地點、背景在變,但獵人的收獲同樣豐厚,足見其射技之高超。作者截取了行獵過程中的兩個場景,簡筆淡墨,勾勒出獵人彎弓搭箭、射中獵物的生動畫面,可謂以少少許勝多多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