螽斯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寫鳥祝福

原文

螽斯羽,詵詵兮。宜爾子孫,振振兮。

螽斯羽,薨薨兮。宜爾子孫。繩繩兮。

螽斯羽,揖揖兮。宜爾子孫,蟄蟄兮。

譯文

  蟈蟈綠翅振,聚來鳴好音,你的眾子孫,多得連成群。
  蟈蟈綠翅振,轟轟唱好音,你的眾子孫,延綿萬年長。
  蟈蟈綠翅振,相聚共紛紛,你的眾子孫,和睦心歡暢。

注釋
  螽斯①
  螽斯羽,詵詵shēn②兮。宜③爾子孫,振振④兮。
  螽斯羽,薨薨⑤兮。宜爾子孫。繩繩⑥兮。
  螽斯羽,揖揖⑦兮。宜爾子孫,蟄蟄⑧兮。
  ① 螽zhōng斯:有時也被稱為蟈蟈,外表像蝗蟲,但螽斯是直翅目螽斯總科,蝗蟲是蝗總科。螽斯科為漸變態昆蟲,一生要經歷卵、若蟲和成蟲三個階段,成蟲通常在7~9月為活躍期,主要棲息于叢林、草間。成蟲植食性或肉食性,也有雜食種類。螽斯發出的各種美妙的聲音,是靠一對覆翅的相互摩擦形成的。能夠發出聲音的只是雄性螽斯,雌性是“啞巴”,但雌性有聽器,可以聽到雄蟲的呼喚。
  ② 詵shēn:〔~~〕古同“莘莘”,眾多。
  ③ 宜:合適;適宜。
  ④ 振振zhèn zhēn:仁厚貌。
  ⑤ 薨薨hōng hōng:象聲詞。眾蟲齊飛聲。《詩·大雅·緜》:“捄之陾陾,度之薨薨。”
  ⑥ 繩繩mǐn mǐn:形容接連不斷,綿綿不絕貌。。”《老子》:“繩繩兮不可名,復歸於無物。”
  ⑦ 揖揖yī yī:群聚貌;眾多貌。宋 歐陽修 《別后奉寄圣俞二十五兄》詩:“我年雖少君,白發已揖揖。”
  ⑧ 蟄蟄zhé zhé:眾多貌。唐 李賀 《感諷》詩之五:“侵衣野竹香,蟄蟄垂葉厚。”

賞析

該詩從三句“宜爾子孫”可以看出是一首祝福詩,但具體是在什么場合下的祝福?是泛泛而論的祝福?還是特有所指?這種祝福反應了當時社會什么風氣?

詩中的作者為了引出自己的祝福,三次形象地描述了螽斯的細節特征,“詵詵、薨薨、揖揖”。這表明作者對螽斯的習性非常熟悉,所以作者應該是質樸的鄉野中人,可以從《詩經.豳(音bīn)風》看出鄉野平民一年的繁忙勞作,而且螽斯一般在7-9月份活躍,這個時節的勞作詩異常繁忙的,應該沒有空閑來進行泛泛的祝賀的,所以這個祝福一定是在某種特定意義的場合下發出的,既然祝福的內容是多子多孫,那這個特定的場合無非就是婚禮或者生出小寶寶或者小寶寶滿月以及過“百歲”之類,周人婚禮一般在秋冬,所以在這個螽斯薨薨的八、九月的祝福場合多數應是與小寶寶滿月之類的性質。該詩字句簡短,構思簡單質樸,滿是泥土氣息之中還處處透露出盎然的喜氣,這與當今寶寶滿月之類的慶賀的氣氛是相通的。如果到此確定是給寶寶的祝福,那作者又為什么僅僅用“振振、繩繩、蟄蟄”這類意思來祝福?而不用諸如健康、茁壯等方面的詞來祝福?祝福寶寶健康應該更合適吧?實際在這看似平常的地方,卻透露出當時社會一種“重男輕女”的生育觀念,因為 “宜爾子孫。繩繩兮”一句,完全可以確定:祝賀的人是生了男寶寶的,“繩繩”本身就是“綿綿不絕”的意思,聯系《詩經.斯干》:“乃生男子,載寢之床。載衣之裳,載弄之璋。其泣喤々,朱芾斯皇,室家君王。 乃生女子,載寢之地。載衣之裼,載弄之瓦。無非無儀,唯酒食是議,無父母詒罹。”應該不難理解當時這種生育觀。當然這樣的祝福應該很討主家歡心,雖然用不太雅的螽斯來比興子孫,也進一步體現出作者和藹、質樸的性格之中,還蘊還了深厚的生活經驗與智慧,所以,作者不應該是一個沒有閱歷的年輕知識份子,應該是一方鄉野之人中還有著深邃智慧、還有有一定威望的領導者。

高亨《詩經今注》闡釋:“《螽斯》是諷刺剝削者的短歌,以吞噬莊稼紛紛飛舞的蝗蟲,喻搶奪勞動人民的糧谷的眾多剝削者子孫,表達了平民的仇恨、、、”余以為此說可以存疑,考證螽斯與蝗蟲,該而蟲還有所區別,螽斯兼食部分害蟲,給人的印象還不是很壞。另外,該詩整體的是祝福氣象,形象。用螽斯之繁比興主家之綿延不絕,還是很容易被接受的,祝福的用心很智慧,與“刺”的感覺不太相符。不過高亨以蝗蟲引申給社會造成巨大壓力的多子多孫還是有積極意義的,兩千年來重男輕女、子孫綿綿的觀念到今天給我們了深刻的警醒,如今的生育觀念是“優生優育、只生一個”,莊子說“薪不盡,火不滅”,應該是人類整體生命的發展吧?

春秋滅國五佰余,華夏荼毒數十造。

螽斯文意俱荒疏,繩繩子孫更何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