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雉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思念

原文

雄雉于飛,泄泄其羽。我之懷矣,自詒伊阻。

雄雉于飛,下上其音。展矣君子,實勞我心。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道之云遠,曷云能來?

百爾君子,不知德行。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譯文

譯文
雄雉空中飛,撲翅真舒暢。我在想念她,音信恨渺茫。
雄雉空中飛,上下咯咯唱。只是那個人,讓我心憂傷。
看看那日月,思念更悠長。路途太遙遠,哪能回故鄉?
所有這些人,全不知修養。你若不去貪,哪有不順當?

注釋
⑴泄(yì義)泄:鼓翼舒暢貌。朱熹《詩集傳》:“泄泄,飛之緩也。”
⑵詒(yí怡):通貽,遺留。自詒:自取煩惱。伊:此,這。阻:阻隔。
⑶展:誠,確實。
⑷勞:憂。
⑸瞻:看。
⑹悠悠:綿綿不斷。
⑺云:作語助。曷(hé何):何,何時。
⑻百爾君子:汝眾君子。百,凡是,所有。
⑼忮(zhì至):忌恨,害也。
⑽臧(zāng臟):善。

賞析

《毛詩序》說:“《雄雉》,刺衛宣公也。淫亂不恤國事,軍旅數起,大夫久役,男女怨曠,國人患之,而作是詩。”說刺衛宣公,詩中沒有提及。而“丈夫久役、男女怨曠”點明了詩旨所在,即此詩為婦人思念遠役丈夫的詩。方玉潤《詩經原始》認為其主題為“期友不歸,思而共勖”,也可備一說。

詩的前二章都是以雄雉起興。雄雉就在眼前,能見到它舒暢地拍翅膀,能聽到它咯咯的叫聲。而丈夫久役,既不能見其人,也不能聞其聲。先是懷想,后是勞心,思婦的感情層層迭起。

三章以日月的迭來迭往,來興丈夫久役不歸。同時,以日月久長來擬自己的悠悠思緒。而關河阻隔,悵問丈夫歸來何期,亦可見思婦懷念之切。四章語氣一轉,憂其丈夫仕于亂世,希望他善能周全,可見其深思至愛之意。

雉是耿介之鳥,就其品性可比君子,《國風·王風·兔爰》“雉離于羅”,即比君子遭罪。末章“不知德行”從反面伸足此義,就其品性來諷勸君子。一二章只舉雄雉,不言雙飛,正道出離別,引出下文“懷”“勞”的情緒,寫雄雉,又是從“飛”這一動態去描寫它的神情(“泄泄其羽”)和聲音(“上下其音”),突出其反覆不止,意在喻丈夫久役不息,思婦懷想不已。

三章“瞻”涵蓋思婦所見。思婦與所見的日月構成意象空間,讓人想見思婦正在佇立遙望的情景,加以前文所見雄雉的點染,便傳遞出強烈的畫面感。“道之云遠”把思婦的視線指向其久役的丈夫,它與一章“自詒伊阻”相承為義,分別從空間的距離(“遠”)和空間的間斷(“阻”)來說的。“曷云能來”,是對思婦“悠悠我思”的現實回答,也是思婦瞻望的必然結果。道遠路阻,丈夫無法回來,這也深深透露出對當時現實的無奈。

牛運震《詩志》指出:“‘實勞我心’、‘悠悠我思’,從‘自詒伊阻’生來,卻為末章含蓄起勢,此通篇結構貫串處。”陳震《讀詩識小錄》評曰:“篇法上虛下實,前三章曼聲長吟,愁嘆之音也;后一章心懼語急,悚切之旨也。全詩皆為‘不臧’而言,文陣單行直走。”可謂善于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