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和歌辭。白頭吟二首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暫無標籤

原文

錦水東北流,波蕩雙鴛鴦。雄巢漢宮樹,雌弄秦草芳。
寧同萬死碎綺翼,不忍云間兩分張。此時阿嬌正嬌妒,
獨坐長門愁日暮。但愿君恩顧妾深,豈惜黃金將買賦。
相如作賦得黃金,丈夫好新多異心,一朝將聘茂陵女,
文君因贈白頭吟。東流不作西歸水,落花辭條歸故林。
兔絲固無情,隨風任顛倒。誰使女蘿枝,而來強縈抱。
兩草猶一心,人心不如草。莫卷龍須席,從他生網絲。
且留琥珀枕,或有夢來時。覆水再收豈滿杯,
棄妾已去難重回。古時得意不相負,只今惟見青陵臺。
錦水東流碧,波蕩雙鴛鴦。雄巢漢宮樹,雌弄秦草芳。
相如去蜀謁武帝,赤車駟馬生輝光。一朝再覽大人作,
萬乘忽欲凌云翔。聞道阿嬌失恩寵,千金買賦要君王。
相如不憶貧賤日,官高金多聘私室。茂陵姝子皆見求,
文君歡愛從此畢。淚如雙泉水,行墮紫羅襟。
五起雞三唱,清晨白頭吟。長吁不整綠云鬢,
仰訴青天哀怨深。城崩杞梁妻,誰道土無心。
東流不作西歸水,落花辭枝羞故林。頭上玉燕釵,
是妾嫁時物,贈君表相思,羅袖幸時拂。莫卷龍須席,
從他生網絲,且留琥珀枕,還有夢來時。鹔鹴裘在錦屏上,
自君一掛無由披。妾有秦樓鏡,照心勝照井。
愿持照新人,雙對可憐影。覆水卻收不滿杯,
相如還謝文君回。古來得意不相負,只今惟有青陵臺。

譯文

暫無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