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網名言古詩搜尋

丘中有麻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愛情

原文

丘中有麻,彼留子嗟。彼留子嗟,將其來施施。

丘中有麥,彼留子國。彼留子國,將其來食。

丘中有李,彼留之子。彼留之子,貽我佩玖。

譯文

  記住那土坡上一片大麻,那里有郎的深情留下。那里有郎的深情留下啊,還會見到郎緩緩的步伐。
  記住那土坡上一片麥田,那里有郎的愛意纏綿。那里有郎的愛意纏綿啊,還會與郎再來野宴。
  記住那土坡上一片李樹林,那里記下郎的真情愛心。那里記下郎的真情愛心啊,他贈送的佩玉光潔晶瑩。

注釋
①麻:大麻,古時種植以其皮織布做衣。
②留:一說留客的留,一說指劉姓。子嗟、子國:一說均是劉氏一人數名;一說“嗟、國”皆為語氣助詞。
③將(qiāng):請;愿;希望。施施:慢行貌,一說高興貌。
④貽:贈。玖:玉一類的美石。

賞析

《詩經》中許多作品,解釋的岐義很多。特別是有些冬烘頭腦的老儒生,總不敢正視這些民歌反映的人民群眾最真實最純樸的思想感情,而強行把許多男女情歌貼上了社會政治的標簽,仿佛詩中男女愛情活動都是政治斗爭似的。《毛詩序》闡述《丘中有麻》的主旨時說:“莊王不明,賢人放逐,國人思之,而作是詩。”把這首詩解釋為思賢之作。倒是理學家朱熹眼光比較敏銳,他在《詩集傳》中力排眾議,肯定《丘中有麻》是“女子盼望與所私者相會”的情詩。聞一多先生在《風詩類鈔》中從民俗學角度解釋“貽我佩玖”這句時,一語點睛,說:“合歡以后,男贈女以佩玉,反映了這一詩歌的原始性。”《丘中有麻》分明是一首情詩,還其本來面目,就能感受到二千多年前黃土高原上那對青年男女的柔情蜜意。

在《詩經》時代,男女之間的情愛關系,比較寬松自由。特別是農村男女青年自由交往,野外幽會,相當普遍。這并不是后來儒家君子所指斥的淫亂,而是青年男女擇偶的一種正常方式。這和我國有些少數民族,近幾十年來還保存著的對歌擇偶、賽馬擇偶一樣,帶有原始民族婚配的形式。《丘中有麻》正是這種原始擇偶婚配形式的反映。詩歌是以一個姑娘的口吻寫出來的,詩中提到的事件,恰恰是姑娘與情郎激情幽會的地點:“丘中有麻”、“丘中有麥”、“丘中有李”,那一蓬蓬高與肩齊的大麻地,那一片片密密的麥田垅間,那一棵棵綠蔭濃郁的李子樹下,都是姑娘與情郎情愛激發的地方。所以,當姑娘回味這種強烈的情愛行為時,總也忘不了那個神奇的地方。特別注意,詩的一、二章,都有“彼留子”的明確指涉。而一章的“將其來施施”,二章的“將其來食”,更明確地寫出,姑娘與情郎的幽會不僅僅是一次。而是多次。他們在大麻地里、小麥垅頭、李子樹下,演出過一次次激情的戲劇,付出了整個身心。他們的情愛是真實的,也是牢固的。他們并沒有追求一次性的瘋狂,而是讓純真的愛掀起一層又一層的熱浪,永久地持續。三章的最后,寫到“彼留之子,貽我佩玖”,用物質的形式(佩玉),把非物質的關系(情愛)確定下來,以玉的堅貞純潔牢固,表示兩人的愛情的永恒。可以想像,接著下去,姑娘將與情郎共偕連理,成家育子,延續生命。一個新的家庭,將延續那一段熱烈純真的愛情。這就是姑娘在歌唱愛情時寄托的熱望。

這首詩情緒熱烈大膽,敢于把與情郎幽會的地點一一唱出,既顯示姑娘的純樸天真,又表達倆人的情深意綿。敢愛,敢于歌唱愛,這本身就是可敬的;而這一點,也正是后代理學先生們所不能正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