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其東門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愛情

原文

出其東門,有女如云。雖則如云,匪我思存。縞衣綦巾,聊樂我員。
出其闉闍,有女如荼。雖則如荼,匪我思且。縞衣茹藘,聊可與娛。

譯文

漫步城東門,美女多若天上云。雖然多若云,非我所思人。唯此素衣綠頭巾,令我愛在心。
漫步城門外,美女多若茅花白。雖若茅花白,亦非我所懷。唯此素衣紅佩巾,可娛可相愛。

注釋
①東門:城東門。
②如云:形容眾多。
③匪:非。思存:想念。思:語助詞。存:一說在;一說念;一說慰籍。
④縞(gǎo 稿):白色;素白絹。綦(qí 其)巾:暗綠色頭巾。
⑤聊:愿。員(yún 云):同“云”,語助詞。
⑥闉闍(yīn dū 因都):外城門。
⑦荼:茅花,白色。茅花開時一片皆白,此亦形容女子眾多。
⑧且(jū 居):語助詞。一說慰籍。
⑨茹藘(rú lǘ 如驢):茜草,其根可制作絳紅色染料,此指絳紅色蔽膝。“縞衣”、“綦巾”、“茹藘”之服,均顯示此女身份之貧賤。

參考資料:

1、 《先秦詩鑒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98年12月版,第181頁

賞析

鄭之春月,也確如姚際恒所說,乃是“士女出游”、談情說愛的美妙時令。《鄭風·溱洧》一詩說,在清波映漾的溱水、洧水之畔,更有“殷且盈”的青年男女,“秉蘭”相會、笑語“相謔”,互相贈送著象征愛情的“芍藥”之花。此詩所展示的,則是男女聚會于鄭都東門外的一幕,那景象之動人,也決不遜色于“溱洧”水畔。“出其東門,有女如云”、“出其闉阇,有女如荼”——二章復疊,妙在均從男主人公眼中寫來,表現著一種突見眾多美女時的驚訝和贊嘆。“如云”狀貌眾女之體態輕盈,在飛彩流丹中,愈顯得衣飾鮮麗、繽紛照眼;“如荼”表現眾女之青春美好,恰似菅茅之花盛開,愈見得笑靨燦然、生氣蓬勃。面對著如許眾多的美麗女子,縱然是枯木、頑石,恐怕也要目注神移、怦然動心的。

在邁出城門的剎那間,此詩的主人公也被這“如云”、“如荼”的美女吸引了。那毫不掩飾的贊嘆之語,正表露著這份突然涌動的不自禁之情。然而,人的感情是奇特的,“愛情”則更要微妙難猜:“雖則如云,匪我思存”、“雖則如荼,匪我思且”——在眾多美女前怦然心動的主人公,真要作出內心所愛的選擇時,吐語竟如此出人意料。兩個“雖則……匪我……”的轉折句,正以無可動搖的語氣,表現著主人公的情有獨鐘。好奇的讀者自然要打聽:他那幸運的戀人而今安在?“縞衣綦巾,聊樂我員”、“縞衣茹藘,聊可與娛”二句,即帶著無限的喜悅和自豪,將這位戀人推到了你的眼前。如果你還知道,“縞衣綦巾”、“縞衣茹藘”,均為“女服之貧賤者”(朱熹),恐怕在驚奇之際,更會對主人公肅然起敬:原來他所情有獨鐘的,竟是這樣一位素衣綠巾的貧賤之女!只要兩心相知,何論貴賤貧富——這便是彌足珍惜的真摯愛情。主人公以斷然的語氣,否定了對“如云”、“如荼”美女的選擇,而以喜悅和自豪的結句,獨許那“縞衣茹藘”的心上人,也足見他對伊人的相愛之深。

由此回看詩章之開篇,那對東門外“如云”、“如荼”美女的贊嘆,其實都只是一種渲染和反襯。當詩情逆轉時,那盛妝華服的眾女,便全在“縞衣綦巾”心上人的對照下黯然失色了。這是主人公至深至真的愛情所投射于詩中的最動人的光彩,在它的照耀下,貧賤之戀獲得了超越任何勢利的價值和美感。

參考資料:

1、 《先秦詩鑒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98年12月版,第181-18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