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之日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女子

原文

東方之日兮,彼姝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

東方之月兮,彼姝者子,在我闥兮。在我闥兮,履我發兮。

譯文

太陽升起在東方。有位姑娘真漂亮,進我家門在我房。進我家門在我房,踩在我的膝頭上。
月亮升在東方天。有位姑娘真嬌艷,來到我家門里邊。來到我家門里邊,踩在我的腳跟前。

注釋
①姝:貌美。
②履:同躡,放輕腳步。即:通“膝”,古人席地而坐,安坐則膝在身前。
③闥(tà 榻):內門。
④發:走去,指躡步相隨。一說腳跡。

賞析

此詩《毛詩序》以為意在“刺衰”,說:“君臣失道,男女淫奔,不能以禮化也。”朱謀瑋《詩故》以為意在“刺淫”,說:“旦而彼姝人室,日夕乃出,蓋大夫妻出朝,而其君以無禮加之耳。”牟庭《詩切》以為意在“刺不親迎”,說:“刺不親迎者,言有美女光艷照人,不知何自而來,如東方初出之日也。”雖然見解不同,但大都承認詩的基本內容是關于男女情事的。茲視之為一首回憶與女子幽會的情詩,而不取“刺”的臆測。

兩章詩首句,毛傳以為“興也”,季本《詩說解頤》以為“賦也”,嚴虞惇《讀詩質疑》又以為“比也”;除此還有“興而賦”、“比而賦”等不同說法。這兩句是含有象征意義的起興:詩人早晨面對初升的旭日,或晚間仰望剛起的新月,都似乎有一種異樣的感覺:那艷麗而熱烈的朝陽,皎潔而恬靜的月光,多么像他那位艷美而溫柔的情人啊。她對他的追求是那樣大膽熱切,又充滿著柔情蜜意,竟不顧一切自薦枕席,男歡女悅。因此,每當日出東方,或月上梢頭,“彼姝之子”的形象總不免在他心中盤桓,情意繾綣,朦朦朧朧,仿佛她“在我室兮”。兩章的二、三兩句承接自然。英國浪漫主義詩人華滋華斯說得好:“詩起于經過在沉靜中回味的情緒。”(轉引自朱光潛《詩論》)此篇作者正是有感于朝陽、明月而沉浸在甜蜜的“回味”中,由此激起了難以壓抑的愛的狂潮,竟脫口而出透露了他與她幽會的隱私:不僅說出了情人在他的臥室內,還情不自禁地描述了他們親呢的情景——“履我即兮”、“履我發兮”。從中可以體會到他的敘述是帶著頗為得意的幸福感的,讀者能觸摸到他那顆被愛情撩撥得激烈跳蕩的心。正因為如此,所以十句詩中竟有六句有“我”字,自我矜喜之情溢于言表。此詩格調粗獷而不輕薄,俏皮而不油滑,體現了古代情歌質樸的本色。

這首詩以“東方之日”、“東方之月”象征女子的美貌,對后世詩文創作有明顯影響,如宋玉《神女賦》形容神女之美:“其始來也,耀乎若白日初出照屋梁;其少進也,皎若明月舒其光。”又曹植《洛神賦》寫洛神似見非見“仿佛兮若輕云之蔽月”,而遠處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類似寫法后世更多。不勝枚舉。

此詩押韻有其特色,每章皆是一、三、四、五句押韻,并且都與“兮”字組成“富韻”,三句與四句又是重復的,音節舒緩而綿延,有著流連詠嘆的情昧。全詩八個“兮”字韻腳,《正韻》稱為“聯章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