敝笱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

原文

敝笱在梁,其魚魴鰥。齊子歸止,其從如云。

敝笱在梁,其魚魴鱮。齊子歸止,其從如雨。

敝笱在梁,其魚唯唯。齊子歸止,其從如水。

譯文

破簍攔在魚梁上,鳊魚鯤魚心不驚。齊國文姜回娘家,隨從人員多如云。
破簍攔在魚梁上,鳊魚鰱魚心不虛。齊國文姜回娘家,隨從人員多如雨。
破簍攔在魚梁上,魚兒來往不惴惴。齊國文姜回娘家,隨從人員多如水。

注釋
①敝,破。笱(gǒu 茍),竹制的魚簍。敝笱,對制止魚兒來往無能為力,隱射文姜和齊襄公的不守禮法。梁:捕魚水壩。河中筑堤,中留缺口,嵌入笱,使魚能進不能出。
②魴(fáng 房):鳊魚。鰥:鯤魚。
③齊子歸止:文姜已嫁。齊子,指文姜。
④其從如云:隨從眾多。一說喻齊襄公仍糾纏不已。
⑤鱮(xù 序):鰱魚。
⑥唯唯:形容魚兒出入自如。陸得明《經典釋文》:“唯唯,《韓詩》作遺遺,言不能制也。”

賞析

公元前694年(魯桓公十八年)春,魯桓公畏懼齊國勢力強大,要前往齊國修好。夫人文姜要一起去,去看望同父異母的哥哥齊襄公。文姜與齊襄公關系曖昧,早有傳聞。魯國大臣申繻因而向桓公婉言進諫道:“女有夫家,男有妻室,不可混淆。否則必然遭致災殃。”桓公沒加理會,帶著文姜,大批隨從車騎簇擁著,沸沸揚揚前往齊國。在齊國他發覺文姜與齊襄公通奸,就責備文姜。文姜把這事告訴了齊襄公,齊襄公在酒宴后魯桓公乘車將要回國時,派公子彭生將魯桓公害死在車中。這就是《左傳·桓公十八年》所載史實,也是《敝笱》一詩的寫作背景。關于此詩的主題,《毛詩序》說得不錯:“《敝笱》,刺文姜也。齊人惡魯桓公微弱,不能防閑文姜,使至淫亂,為二國患焉。”

三章內容基本相同,為了協韻,也為了逐層意思有所遞進,各章置換了少數幾個字眼,這是典型的一唱三嘆的《詩經》章法。

“敝笱在梁”作為各章的起興,意味實在很深。“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才能治理好一個國家。要捕魚也需有嚴密的漁具。魚簍擺在魚梁上,本意是要捕魚,可是簍是如此地敝破,小魚、大魚,各種各樣的魚都能輕松自如游過,那形同虛設的“敝笱”就沒有什么價值。這一比興的運用,除了諷刺魯桓公的無能無用外,也形象地揭示了魯國禮制、法紀的敝壞,不落俗套而又耐人尋味。另外,“魚”在《詩經》中常隱射兩性關系,“敝笱”對制止魚兒自由來往無能為力,也是兼指“齊子”即文姜的不守禮法。

文姜作為魯國的國母,地位顯赫尊貴,她要回娘家齊國探親,本來也在情理之中。而她卻在齊國傷風敗俗,與其兄亂倫丟丑,自然引起人們的憎惡唾棄。可是,這種厭惡之情,在詩中并未直接表露,而僅僅描寫了她出行場面的宏大,隨從眾多“如云”、“如雨”、“如水”。寫得她風光旖旎,萬眾矚目。如果她賢惠,這種描寫就有褒揚意味。反之,她就是招搖過市,因而這種風光、排場、聲勢越描寫得鋪張揚厲,在讀者想像中與她的丑行掛上鉤,地位的崇高與行為的卑污立即形成強烈反差,諷刺與揭露也就越加入木三分。從亮色中、光環中揭露大人物的丑惡靈魂,是古今中外藝術創作中一條成功門徑。杜甫詩《麗人行》也正承襲了這一傳統的藝術手法而取得極大成功。

“如云”、“如雨”、“如水”這三個比喻是遞進的因果關系,逐層深入,次序不能顛倒,也可理解為感情抒發的逐步增強。在這盛大隨從的描寫中,還另具深意。方玉潤《詩經原始》說:“‘其從如云’、‘其從如雨’、‘其從如水’,非嘆仆從之盛,正以笑公從婦歸寧,故仆從加盛如此其極也。”不僅文姜有過,魯桓公疏于防閑,軟弱無能,也有相當可“笑”之處。方玉潤透過字面,看出詩中還有桓公在,實是獨具只眼的精辟之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