綢繆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婚姻

原文

綢繆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見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綢繆束芻,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見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綢繆束楚,三星在戶。今夕何夕,見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譯文

  一把柴火扎得緊,天上三星亮晶晶。今夜究竟是哪夜?見這好人真歡欣。要問你啊要問你,將這好人怎樣親?
  一捆牧草扎得多,東南三星正閃爍。今夜究竟是哪夜?遇這良辰真快活。要問你啊要問你,拿這良辰怎么過?
  一束荊條緊緊捆,天邊三星照在門。今夜究竟是哪夜?見這美人真興奮。要問你啊要問你,將這美人怎樣疼?

注釋
①綢繆:纏繞,捆束。猶纏綿也。束薪:喻夫婦同心,情意纏綿。
②三星:即參星,主要由三顆星組成。
③良人:丈夫,指新郎。朱熹《詩集傳》:“良,夫稱也。”
④子兮:你呀。
⑤芻(chú 除):喂牲口的青草。
⑥隅:指東南角。
⑦邂逅:即解媾,解,悅也。原意男女和合愛悅,這里指志趣相投的人。
⑧楚:荊條。
⑨戶:門。
⑩粲:漂亮的人,指新娘。

賞析

這首詩看法古今比較一致,大多承認所寫內容是關于婚姻的。因詩中用了戲謔的口吻,疑為賀新婚時鬧新房唱的歌,茲按此解說。頭兩句是起興,當是詩人所見。《詩經》中關于男女婚事常言及“薪”,如《漢廣》“翹翹錯薪”;《南山》“析薪如之何”;《東山》“烝在栗薪”;《車舝》“析其柞薪”、《白華》“樵彼桑薪”等皆是。鄭玄云:古代娶妻之禮,以昏為期(見《三禮目錄》)。因在黃昏后舉行婚禮,當然需要燃薪照明,段玉裁說“古以薪蒸為之燭”(《說文解字注》),后來“束薪”遂成為婚姻禮俗之一。下兩章“束芻”、“束楚”同“束薪”。又參星黃昏后始見于東方天空。故知“綢繆束薪,三星在天”兩句點明了婚事及婚禮時間。“在天”與下兩章“在隅”、“在戶”是以三星移動表示時間推移,“隅”指東南角,“在隅”表示“夜久矣”(朱熹《詩集傳》),“在戶”則指“至夜半”(戴震《毛詩補傳》)。三章合起來可知婚禮進行時間——即從黃昏至半夜。后四句是以玩笑的話來調侃這對新婚夫婦:“今夕何夕,見此良人(粲者)。子兮子兮,如此良人(粲者)何!”問他或她在這千金一刻的良宵,見著自己的心上人,將是如何親昵對方,盡情享受這幸福的初婚的歡樂。語言活脫風趣,極富有生活氣息。其中特別是“今夕何夕”之問,含蓄而俏皮,表現出由于一時驚喜,竟至忘乎所以,連日子也記不起的極興奮的心理狀態,對后世影響頗大,詩人往往借以表達突如其來的歡愉之情,特別是男女之間的情愛。如《說苑》所載《越人歌》“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杜甫《贈衛八處士》“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杜詩有一首題目就是《今夕行》,詩云“今夕何夕歲云徂,更長燭明不可孤”,足見詩圣對這無名詩人創造的詩句何等推崇,乃至一再效法。此詩后四句頗值得玩味,詩人以平淡之語,寫常見之事,抒普通之情,卻使人感到神情逼真,似乎身臨其境,親見其人,領受到鬧新房的歡樂滋味,見到了無法用語言形容的美麗的新娘,以及陶醉于幸福之中幾至忘乎所以的新郎。這充分顯示了民間詩人的創造力。戴君恩《讀詩臆評》說:“淡淡語,卻有無限情境。”牛運震《詩志》說:“淡婉纏綿,真有解說不出光景。”都是確有體會的灼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