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網名言古詩搜尋

小宛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傷懷

原文

宛彼鳴鳩,翰飛戾天。我心憂傷,念昔先人。明發不寐,有懷二人。

人之齊圣,飲酒溫克。彼昏不知,壹醉日富。各敬爾儀,天命不又。

中原有菽,庶民采之。螟蛉有子,蜾蠃負之。教誨爾子,式穀似之。

題彼脊令,載飛載鳴。我日斯邁,而月斯征。夙興夜寐,毋忝爾所生。

交交桑扈,率場啄粟。哀我填寡,宜岸宜獄。握粟出卜,自何能穀?

溫溫恭人,如集于木。惴惴小心,如臨于谷。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譯文

  小小斑鳩不住鳴,展翅高飛破蒼旻。憂傷充滿我內心,懷念祖先倍感親。直到天明沒入睡,想著父母在世情。
  聰明智慧那種人,飲酒也能見沉穩。可是那些糊涂蛋,每飲必醉日日甚。請各自重慎舉止,否則天不佑你們。
  田野長滿那豆菜,眾人一起去采摘。螟蛉如若生幼子,蜾贏會把它背來。你們有兒我教育,繼承祖先好風采。
  看那小小的鶺鸰,邊翻飛呀邊歡鳴。天天在外我奔波,月月在外我遠行。起早貪黑不停歇,不辱父母的英名。
  小青雀叫嘰嘰嘰,沿著谷場啄小米。自憐貧病更無依,連遇訴訟真可氣。抓把米去占一卦,看我何時能吉利?
  溫和恭謹那些人,就像聚集在樹頂。擔心害怕真警惕,就像深谷腳邊近。心驚膽戰太不安,就像踩上薄薄冰。

注釋
(1)宛:小的樣子。鳩:鳥名,似山鵲而小,短尾,俗名斑鳩。
(2)翰飛:高飛。戾:至。戾天,猶說“摩天”。
(3)先人:死去的祖先。
(4)明發:天亮。
(5)有:同“又”。
(6)齊圣:極其聰明智慧的人。
(7)溫克:善于克制自己以保持溫和、恭敬的儀態。
(8)壹醉:每飲必醉。富:盛、甚。
(9)又:通“佑”,保佑。
(10)中原:原中,田野之中。菽:豆。
(11)螟蛉:螟蛾的幼蟲。
(12)蜾蠃(guǒ luǒ):一種黑色的細腰土蜂,常捕捉螟蛉入巢,以養育其幼蟲,古人誤以為是代螟蛾哺養幼蟲,故稱養子為螟蛉義子。負:背。
(13)爾:你、你們,此指作者的兄弟。
(14)式:句首語氣詞。榖:善。似:借作“嗣”,繼承。
(15)題(dì):通“睇”,看。脊令:鳥名,通作“鶺鸰”,形似小雞,常在水邊捕食昆蟲。
(16)載:則、且。
(17)斯:乃、則。邁:遠行,行役。
(18)征:遠行。
(19)忝(tiǎn):辱沒。所生:指父母。
(20)交交:鳥鳴聲。一說是往來翻飛的樣子。桑扈:鳥名,似鴿而小,青色,頸有花紋,俗名青雀。
(21)率:循、沿著。場:打谷場。
(22)填:通“瘨(diān)”,病。寡:貧。宜:猶“乃”。
(23)岸:訴訟。毛傳:“岸,訟也。”馬瑞辰《毛詩傳箋通釋》謂與“犴”通,犴,獄也。
(24)溫溫:和柔的樣子。恭人:謙遜謹慎的人。
(25)惴(zhuì)惴:恐懼而警戒的樣子。

賞析

《毛詩序》說:“《小宛》,大夫刺幽王也。”鄭箋又訂正說:“亦當為厲王。”但從詩的內容來看,看不出和幽王或厲王有多大的關系,諷刺的意味也不突出。朱熹的《詩集傳》就不同意他們的說法,認為“說者必欲為刺王之言,故其說穿鑿破,無理尤甚”。他說這是一首“大夫遭時之亂,而兄弟相戒以免禍之詩”。朱熹看出前人解說的破綻而提出新說,這是可貴的。但細玩詩意,他仍沒有理清作者與所述內容的關系,而后世的眾多解詩者又多是在毛、鄭、朱諸說之上修修補補,致使長期以來人們對這首詩沒有真正搞清讀懂。從詩篇所述的內容來看,作者可能是西周王朝的一個下級官吏。父母在世時,對他有良好的教育,家庭生活似乎還很富裕。可是父母去世之后,他的兄弟們違背了父母的教誨,一個個嗜酒如命、不務正業,致使家道衰敗,甚至連自己的孩子也都棄養了。作者恪守著父母的教誨,終日為國事或家事操勞奔波,力圖維系著家門的傳統。但由于受到社會上各種邪惡勢力的威逼和迫害,已力不從心。他貧病交加,并連遭訴訟,所以憂傷滿懷,以至“惴惴小心”、“戰戰兢兢”地生活著,盼望有朝一日時來運轉,家道復興。在他“宜岸宜獄”之時,更是耿耿難眠、百感交集,既懷念死去的父母,又怨恨“壹醉日富”的兄弟,思前想后,感慨萬端,因而寫出了這首憂傷交織的抒情詩。它雖然不是什么“刺王”之作,但卻反映了混亂、黑暗的社會生活的一個側面,還是有其認識意義的。

全詩六章,章六句,而懷念父母的思想感情卻或明或暗地貫穿于全詩中。首章直述懷念祖先、父母之情,這是疾痛慘怛的集中表現,也暗含著今不如昔的深切感慨。二章感傷兄弟們的縱酒,既有斥責,也有勸戒,暗示他們違背了父母的教育。三章言代兄弟們扶養幼子,教育他們長大繼承祖業家風。四章述自己操勞奔波,以慰藉父母在天之靈。五章說明自己貧病交加,又吃了官司,表現出對命運難卜的焦慮。最后一章,總括了自己誠惶誠恐、艱難度日的心情。各章重點突出,語意懇切;全詩組織嚴密,層次分明。即使從語言的使用上來看,質樸而又整飭,在雅頌作品中是頗為別具一格的。

作者在表達自己的思想、抒發自己的感情時,雖然是以訴說為主,但并不是平鋪直敘、直來直往,而是采取了意味深長的比興手法,使讀者感到作者的每章詩意都是在因物起興、借景寄情。第一章以斑鳩的鳴叫、翰飛、戾天來反襯他處境的艱難和內心的憂傷;第二章以“齊圣”之人的“飲酒溫克”來對比自己兄弟的“彼昏不知,壹醉日富”;第三章以“中原有菽,庶民采之;螟蛉有子,蜾蠃負之”來比喻自己代養兄弟們的幼子;第四章以鶺鸰的“載飛載鳴”來映襯自己“夙興夜寐”地“斯邁”、“斯征”;第五章以“交交桑扈,率場啄粟”來象征自己“填寡”而又“岸獄”的心態和心情,都寫得那么生動形象,貼切真實,耐人咀嚼和回味;至于第六章連用三個“如”字,更把自己“惴惴小心”、“戰戰兢兢”的心境描繪得形神兼備,真切感人。作者的感情是沉重的,但表現得卻十分活脫、鮮明和生動,這在雅頌作品中也是別具特色的。

總之,《小宛》在內容主題上是今人比較難于索解的,但在藝術技巧上,卻是比較優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