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別薛華

朝代:唐代

作者:王勃

寫景抒情

原文

明月沉珠浦,秋風濯錦川。
樓臺臨絕岸,洲渚亙長天。
旅泊成千里,棲遑共百年。
窮途唯有淚,還望獨潸然。

譯文

明月照在冒珍珠似的水泡的江水上,秋風洗刷著能把錦緞洗得更好看的錦江。
這分別的地方,有樓臺,緊靠著又高又陡的江岸;有洲諸,很長很長,長得要跟遠天連起來。
旅途飄泊,現在要以千里計數了;而凄凄惶惶的情景,看來要陪伴我一輩子了。
眼前的窮途末路,只能叫我眼淚洗面;回頭看看我走過的里程,也只能叫我潸然出涕。

注釋
①沉珠浦:河岸的美稱。浦,江岸。
②濯(zhuó)錦川:即錦江。岷江分支之一,在今四川成都平原,傳說蜀人織錦濯其中則錦色鮮艷,濯于他水,則錦色暗淡,故稱。
③絕岸:陡峭的江岸。
④洲渚(zhǔ):水中小塊的陸地。
⑤亙(gèn):綿延。
⑥長天:遼闊的天空。
⑦旅泊:飄泊。旅,一作“飄”。
⑧棲遑(xī huáng):同“棲皇”,奔波不定,神情不安。遑,一作“遲”。
⑨“窮途”句:典出晉阮籍。《世說新語·棲逸》注引《魏氏春秋》:“阮籍常率意獨駕,不由徑路,車跡所窮,輒哭而返。”
⑩潸(shān)然:流淚。

參考資料:

1、 聶文郁 .王勃詩解 .青海 :青海人民出版社 ,1980 :105-106 .
2、 (唐)王勃著 倪木興 選注 .初唐四杰詩選 .北京 :人民文學出版社 ,2001 :21-22 .

賞析

這首詩的創作特點是隨心而發,直抒胸臆。面對好友,詩人郁積在心頭的憤懣凄苦,傾瀉無遺。

詩的首聯不僅寫出時間、地點,還暗含了自己的不滿,用夜明珠自喻,說明自己的遭遇如同夜明珠,雖然璀璨奪目,但埋沒在泥沙中不能熠熠發光。

第二聯直接寫眼前景物,視線由近及遠,極為開闊。秋天的江水如同酈道元《水經注》中描繪的景象:“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凄涼悲苦之情由景而生。

第三聯很自然地過渡到抒情,面對滔滔江水,詩人產生旅泊千里、棲遑百年的感覺,李煜的詞句“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虞美人》)是最好的概括。

最后一聯,詩人難以自已,直接寫出與好友即將離別,漫漫旅途,只有淚水相伴的悲涼和哀愁。詩中反映出沛王府放逐事件對王勃是致命一擊,樂觀向上、熱情豪放的王勃漸漸遠去,凄涼悲苫、憂郁彷徨的王勃開始出現。

此詩寫景浩蕩開闊,抒情真實自然,借景傳情,景中見情。

參考資料:

1、 (唐)王勃 著,楊曉彩,姜劍云 解評 .王勃集 .山西 :山西古藉出版社 ,2008 :23-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