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諷刺

原文

上帝板板,下民卒癉。出話不然,為猶不遠。靡圣管管。不實于亶。猶之未遠,是用大諫。

天之方難,無然憲憲。天之方蹶,無然泄泄。辭之輯矣,民之洽矣。辭之懌矣,民之莫矣。

我雖異事,及爾同僚。我即爾謀,聽我囂囂。我言維服,勿以為笑。先民有言,詢于芻蕘。

天之方虐,無然謔謔。老夫灌灌,小子蹻々。匪我言耄,爾用憂謔。多將熇熇,不可救藥。

天之方懠。無為夸毗。威儀卒迷,善人載尸。民之方殿屎,則莫我敢葵?喪亂蔑資,曾莫惠我師?

天之牖民,如塤如篪,如璋如圭,如取如攜。攜無曰益,牖民孔易。民之多辟,無自立辟。

價人維藩,大師維垣,大邦維屏,大宗維翰,懷德維寧,宗子維城。無俾城壞,無獨斯畏。

敬天之怒,無敢戲豫。敬天之渝,無敢馳驅。昊天曰明,及爾出王。昊天曰旦,及爾游衍。

譯文

  上帝昏亂背離常道,下民受苦多病辛勞。說出話兒太不像樣,作出決策沒有依靠。無視圣賢剛愎自用,不講誠信是非混淆。執政行事太沒遠見,所以要用詩來勸告。
  天下正值多災多難,不要這樣作樂尋歡。天下恰逢禍患騷亂,不要如此一派胡言。政令如果協調和緩,百姓便能融洽自安。政令一旦墜敗渙散,人民自然遭受苦難。
  我與你雖各司其職,但也與你同僚共事。我來和你一起商議,不聽忠言還要嫌棄。我言切合治國實際,切莫當做笑話兒戲。古人有話不應忘記,請教樵夫大有裨益。
  天下近來正鬧災荒,不要縱樂一味放蕩。老人忠心誠意滿腔,小子如此傲慢輕狂。不要說我老來乖張,被你當做昏憒荒唐。多行不義事難收場,不可救藥病入膏肓。
  老天近來已經震怒,曲意順從于事無補。君臣禮儀都很混亂,好人如尸沒法一訴。人民正在呻吟受苦,我今怎敢別有他顧。國家動亂資財匱乏,怎能將我百姓安撫。
  天對萬民誘導教化,像吹塤篪那樣和洽。又如璋圭相配相稱,時時攜取把它佩掛。隨時相攜沒有阻礙,因勢利導不出偏差。民間今多邪僻之事,徒勞無益枉自立法。
  好人就像籬笆簇擁,民眾好比圍墻高聳。大國猶如屏障擋風,同族宛似棟梁架空。有德便能安定從容,宗子就可自處城中。莫讓城墻毀壞無用,莫要孤立憂心忡忡。
  敬畏天的發怒警告,怎么再敢荒嬉逍遙。看重天的變化示意,怎么再敢任性桀傲。上天意志明白可鑒,與你一起來往同道。上天懲戒無時不在,伴你一起出入游遨。

注釋
(1)板板:反,指違背常道。
(2)卒癉(cuì dàn):勞累多病。卒通“瘁”。
(3)不然:不對。不合理。
(4)猶:通“猷”,謀劃。
(5)靡圣:不把圣賢放在眼里。管管:任意放縱。
(6)亶(dǎn):誠信。
(7)大諫:鄭重勸戒。
(8)無然:不要這樣。憲憲:歡欣喜悅的樣子。
(9)蹶:動亂。
(10)泄(yì)泄:通“呭呭”,妄加議論。
(11)辭:指政令。輯:調和。
(12)洽:融洽,和睦。
(13)懌:敗壞。
(14)莫:通“瘼”,疾苦。
(15)及:與。同寮:同事。寮,同“僚”。
(16)囂(áo)囂:同“聱聱”,不接受意見的樣子。
(17)維:是。服:用。
(18)詢:征求、請教。芻:草。蕘(ráo):柴。此指樵夫。
(19)謔謔:嬉笑的樣子。
(20)灌灌:款款,誠懇的樣子。
(21)蹻(jué)蹻:傲慢的樣子。
(22)匪:非,不要。耄:八十為耄。此指昏憒。
(23)將:行,做。熇(hè)熇:火勢熾烈的樣子,此指一發而不可收拾。
(24)懠(qí):憤怒。
(25)夸毗:卑躬屈膝、諂媚曲從。毛傳:“夸毗,體柔人也。”孔疏引李巡曰:“屈己卑身,求得于人,曰體柔。”《爾雅》與蘧蒢、戚施同釋,三者皆連綿字。
(26)威儀:指君臣間的禮節。卒:盡。迷:混亂。
(27)載:則。尸:祭祀時由人扮成的神尸,終祭不言。
(28)殿屎(xī):毛傳:“呻吟也。”陸德明《經典釋文》:“殿,《說文》作念;屎,《說文》作吚。”
(29)葵:通“揆”,猜測。(30)蔑:無。資:財產。
(31)惠:施恩。師:此指民眾。
(32)牖:通“誘”,誘導。
(33)塤(xūn):古陶制橢圓形吹奏樂器。篪(chí):古竹制管樂器。
(34)璋、圭:朝廷用玉制禮器。
(35)益(ài):通“隘”,阻礙。
(36)辟:通“僻”,邪僻。
(37)立辟(bì):制定法律。辟,法。
(38)價:同“介”,善。維:是。藩:籬笆。
(39)大師:大眾。垣:墻。
(40)大邦:指諸侯大國。屏:屏障。
(41)大宗:指與周王同姓的宗族。翰:骨干,棟梁。
(42)宗子:周王的嫡子。
(43)戲豫:游戲娛樂。
(44)渝:改變。
(45)馳驅:指任意放縱。
(46)昊天:上天。明:光明。
(47)王(wǎnɡ):通“往”。
(48)游衍:游蕩。

賞析

正如邵公所言,盡管當時厲王在國內對敢言者采取了監視和屠殺的嚴厲手段,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人們還是用種種不同的形式來宣泄心中的不滿,這首相傳為凡伯(鄭箋說他是“周公之胤”,“入為卿士”;魏源《古詩源》說他就是《汲冢紀年》中的“共伯和”)所作的諷刺詩,便是一個最好的證明。

與后代一些諷諭詩“卒章顯其志”的特點相反,作者開宗明義,一開始就用簡練的語言,明確說出作詩勸諫的目的和原因。首二句以“上帝”對“下民”,前者昏亂違背常道,后者辛苦勞累多災多難,因果關系十分明顯。這是一個高度概括,以下全詩的分章述寫,可以說都是圍繞這兩句展開的。

對于“上帝”(指周厲王)的“板板”,作者在詩中作了一系列的揭露和譴責。先是“出話不然,為猶不遠。靡圣管管,不實于亶”,不但說話、決策沒有依據,而且無視圣賢,不講信用;接著是在“天之方難”、“方蹶”、“方虐”和“方懠”時,一味地“憲憲”、“泄泄”、“謔謔”和“夸毗”,面臨大亂的天下,還要縱情作樂、放蕩胡言和無所作為;然后又是以“蹻蹻”之態,聽不進忠言勸諫,既把老臣的直言當作兒戲,又使國人緘口不言,簡直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

對于“下民”的“卒癉”,作者則傾注了極大的關心和同情。他勸說歷王改變政令,協調關系,使人民擺脫苦難,融洽自安(“辭之輯矣,民之洽矣。辭之懌矣,民之莫矣”);他為了解民于水火,大膽進言,甘冒風險(“民之方殿屎,則莫我敢葵。喪亂蔑資,曾莫惠我師”);同時,他又不厭其煩地向厲王陳述“天之牖民”之道,強調對國人的疏導要像吹奏塤篪那樣和諧,對民眾的提攜要像佩帶璋圭那樣留心;最后他還意味深長地把人民比作國家的城墻,提醒厲王好自為之,不要使城墻毀于一旦,自己無地自容。

作為譴責和同情的匯聚和結合,作者對厲王的暴虐無道采取了勸說和警告的雙重手法。屬于勸說的,有“無然”三句、“無敢”兩句,“無為”、“無自”、“無俾”、“無獨”、“勿以”、“匪我”各一句,可謂苦口婆心,反覆叮嚀,意在勸善,不厭其煩;屬于警告的,則有“多將熇熇,不可救藥”、“昊天曰明,及爾出王。昊天曰旦,及爾游衍”等句,曉以利害,懸戒懲惡。這種勸說和警告的并用兼施,使全詩在言事說理方面顯得更為全面透徹,同時也表現了作者憂國憂民的一片拳拳之心,忠貞可鑒。

在這首詩中,最可注意的有兩點:一是作者的民本思想。他不僅把民眾比作國家的城墻,而且提出了惠師牖民的主張,這和邵公之諫在某種意義上說是相通的,具有積極的進步作用。二是以周朝傳統的敬天思想,來警戒厲王的“戲豫”和“馳驅”的大不敬,從而加強了諷諭勸諫的力度。如果不是冥頑不化的亡國之君,對此是應當有所觸動的。

至于全詞多用正言直說,也使其更具后代諫書的作用,作者心胸之坦蕩、感情之激切于此可見一斑。而疊字的多處運用、比喻對照的生動工整等,又使它保持了詩歌的藝術性。這首《板》與另一首《蕩》同以諷刺厲王著稱后世,以至“板蕩”成了形容政局混亂、社會動蕩的專用詞,其影響之大,不難想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