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京中有懷

朝代:唐代

作者:杜審言

春天孤獨思念

原文

今年游寓獨游秦,愁思看春不當春。
上林苑里花徒發,細柳營前葉漫新。
公子南橋應盡興,將軍西第幾留賓。
寄語洛城風日道,明年春色倍還人。

譯文

今年外出游玩的時候,自己獨自來到了長安,
沒有朋友同游心中帶著春愁來看春天,沒有了春天的感覺。
上林苑中的花白白地開放了,
細柳營前的柳葉也徒有新芽。
朋友們這時在南橋應該玩得正是盡興,
將軍府里朋友們歡聚都不愿散去。
我在這里向著遙遠的洛陽,對著春天的景物說,
等我和朋友再相聚的時候明年的春天一定要加倍地還給我一個更美的春色啊!

賞析

唐代洛陽為東都。杜審言曾任洛陽丞,后任膳部員外郎及著作佐郎時亦多在洛陽供職,其家又在洛陽西鞏縣,因此他對洛陽有一種特別親切的感情。武則天長期留居洛陽,只在長安中(701—703)曾一度回西京。當時杜審言曾隨駕去長安。這首《春日京中有懷》詩,大約作于公元702或703年(長安二年或三年)的春天,詩人抒發懷友思歸之離情,表達了對洛陽的萬物無比的眷戀和熱愛之情。

詩以平緩的語氣敘述起,“今年游寓獨游秦”,扣住題目的“京中”簡潔地交代了宦游的時間、地點,勾勒出了整首詩的背景。宦游對詩人來說本為平常事,而今年所不同的是“獨游秦”。“獨游秦”三字,將詩人獨在異鄉為異客的寂寥情懷表現得既充沛又含蓄。

這平靜的敘述中寓有潮涌般的思緒。次句緊承前句的“獨游秦”,順流直下沖決了感情的閘門:“愁思看春不當春”,詩人直呼“這春天的景色多么美好,我卻因為鄉愁無心賞玩!”長安古都風物形勝,又置冬去春來,節序的推移,自然容易引起異鄉人感昔懷今觸動愁思。這聯詩十四個字,生動地塑造出一個“相思不獨歡,佇立空為嘆”的詩人自我形象。由于詩中錯落有致地巧用重字,“游寓獨游秦”,“看春不當春”,使氣韻回環,節奏和諧,聲情搖曳生姿。

頷聯:“上林苑里花徒發,細柳營前葉漫新”,描繪長安景色,上林苑里鮮花盛開卻無人欣賞,細柳營前,柳枝新綠卻無人看顧。花木隨著季節開花結果,是自然規律,本無所謂“徒發”或“漫新”,然而詩句中卻著以“徒”和“漫”,賦予景物以人性。正應了清人吳喬所說:“景物無自生,惟情所化。”繪景是為寫情,這聯是首聯詩中“愁思看春不當春”的具體化描述,形象地表現詩人睹物感懷的惆悵心緒。

頸聯:“公子南橋應盡興,將軍西第幾留賓”,描繪的是詩人想象中洛陽友人賞春歡宴的情景。西第:東漢外戚梁冀為大將軍,起府第在洛陽城西。因馬融曾為之寫《大將軍第頌》,后人稱之為西第。這里泛指豪華府第。留賓:漢游俠陳遵,豪飲好客,宴會時常取客人車轄投入井中,以防客人中途離去。留賓即出自此曲故。他們在南橋群游興盡而歸,又在西第集宴豪飲。這歡暢的場面,正與自己“獨游秦”形成鮮明的對照。詩人運用這一虛筆來反襯自己的孤寂,突出對友人懷念的深沉和思歸之切。由于其中化用了陳遵的典故,不僅表現了友人英俠豪爽的性格,而且使詩歌具有豪放的氣勢。“公子南橋”句,雖沒直接寫景,然而景已自在其中,春游者風度翩翩,瀟灑自得的神志躍然紙上。詩寫至此,似乎已完題中“有懷”。但詩人猶覺未夠,又引出尾聯傳頌千古的名句。

“寄語洛城風日道,明年春色倍還人”,尾聯構思新穎,造語清新。語癡而情真。詩人太熟悉洛陽的一切了,他思念洛城的人,也懷念洛城的風日,更留戀洛城的春光美景。這首詩與一般“有懷”詩相比,它擴大了“有懷”的范圍。“詩貴出于自心”(《圍爐詩話》),這聯詩正是獨出心裁,“言人之所不能言”。

明胡應麟在《詩藪》中說,七律結句之妙者,“則杜審言:‘寄語洛城風日道,明年春色倍還人。’”這評語是有灼見的。

杜審言這首《春日京中有懷》,結構齊整平密,起承轉合極其自然,虛實相生,波瀾起伏。其藝術手法對后世很有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