噫嘻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詩經農事

原文

噫嘻成王,既昭假爾。率時農夫,播厥百谷。駿發爾私,終三十里。亦服爾耕,十千維耦。

譯文

譯文
成王輕聲感嘆作祈告,我已招請過先公先王。
我將率領這眾多農夫,去播種那些百谷雜糧。
田官們推動你們的耜,在一終三十里田野上。
大力配合你們的耕作,萬人耦耕結成五千雙。

注釋
⑴噫嘻:感嘆聲,“聲輕則噫嘻,聲重則嗚呼”,兼有神圣的意味。成王:周成王。 
⑵昭假(gé):猶招請。昭,通“招”;假,通“格”,義為至。爾:語助詞。 
⑶時:通“是”,此。 
⑷駿:通“畯”,田官。私:一種農具“梠(sì)”的形誤。 
⑸終:井田制的土地單位之一。每終占地一千平方里,縱橫各長約三十一點六里,取整數稱三十里。 
⑹服:配合。 
⑺耦:兩人各持一耜并肩共耕。一終千井,一井八家,共八千家,取整數稱十千,結對約五千耦。

賞析

這里采用后一說。關于“昭假”,有人認為只能用于神靈(王先謙),因而昭假的對象是上帝或先公先王,詩系向他們祈谷(《毛序》)以來舊說);但也有人認為昭假也可用于生人,詩為成王藉田典禮時昭告臣民之辭(袁梅、王宗石)。經過《詩經》與出土西周青銅器銘文中“昭假(邵各)”用法的比勘,發現昭假確實是用于神靈的,但“祈谷和藉田典禮時昭于上帝”和招請先公先王應不矛盾,因為“藉田之谷,眾神皆用,獨言帝藉者,舉尊言之”(《周禮》賈公彥疏)。近人也有主張詩雖寫成王藉田,但口氣卻是成王的近臣向農官傳達再由農官向農奴發令(孫作云、郭沫若、高亨)。以上看法還涉及對三個“爾”字的理解,茲不細贅。

根據《國語·周語》等記載,藉田典禮分為兩部分:首先是王在立春或立春后之“元日”(吉日)行裸鬯(灌香酒祭神)祈谷之禮,然后率官員農夫至王之“藉田”行藉田禮,象征性地做親耕勸農之舉。詩篇即敘述了成王祭畢上帝及先公先王后,親率官、農播種百谷,并通過訓示田官來勉勵農夫努力耕田,共同勞作的情景。

全詩八句,分為四、四兩層。前四句是成王向臣民莊嚴宣告自己已招請祈告了上帝先公先王,得到了他們的準許,以舉行此藉田親耕之禮;后四句則直接訓示田官勉勵農夫全面耕作。詩雖短而氣魄宏大。從第三句起全用對偶,后四句句法尤奇,似乎不對而實為“錯綜扇面對”,若將其加以調整,便能分明看出:

駿發爾私,亦服爾耕;
  終三十里,維十千耦。

則駿和終、亦和維字隔句成對;其它各字,相鄰成對。此種對偶法,即使在后世詩歌最發達的唐宋時代,也是既頗少見,又難有如此詩所見之自然。

需要略加討論的還有“駿”字。上文由“終”字比勘,“駿”當是名詞。又以金文對照,“凡典籍中的‘駿’字,金文均作‘(左田右允)’”(于省吾);“畯,……契文、金文均從田從允,允、夋之異在足之有無,實一字也”(李孝定)。可見詩中“駿”字,實指田唆即農官,為“畯”字之通假無疑。

總之,《噫嘻》一詩,既由其具體地反映周初的農業生產和典禮實況,從而具有較高的史料價值;又以其突出的“錯綜扇面對”的修辭結構技巧,而具有較重要的文學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