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網名言古詩搜尋

登襄陽城

朝代:唐代

作者:杜審言

登高山水詠史懷古思鄉

原文

旅客三秋至,層城四望開。楚山橫地出,漢水接天回。
冠蓋非新里,章華即舊臺。習池風景異,歸路滿塵埃。

譯文

我客游他鄉,不期然已到了九月,現在站在這城頭上放眼四望,頓覺景象開闊。
楚山橫亙,聳出地面,漢水水勢浩淼,仿佛與云天相連,轉折迂回而去。
冠蓋里已名不副實,不再與現在的情形相稱了;章華臺也只能代稱舊日的臺榭。
習池的風景已與當年不同了,不再有那種清幽之美,歸路所見,滿目塵埃。

注釋
⑴三秋:指九月,即秋天的第三個月。王勃《滕王閣序》:“時維九月,序屬三秋。”
⑵楚山:在襄陽西南,即馬鞍山,一名望楚山。
⑶漢水:長江支流。襄陽城正當漢水之曲,故云“接天回”。
⑷冠蓋:里名,據《襄陽耆舊傳》載,冠蓋里得名于漢宣帝時。因為當時襄陽的卿士、刺史等多至數十人。冠和蓋都是官宦的標志。
⑸章華:臺名,春秋時期楚靈王所筑。
⑹習池:漢侍中習郁曾在峴山南做養魚池,池中載滿荷花,池邊長堤種竹和長椒,是襄陽名勝,后人稱為習池。

賞析

首聯記述詩人在秋高氣爽的九月登臨襄陽城樓的瞬間感受。他縱目四望,心胸豁然開朗,仿佛這壯美的山川景物掃盡了游子心頭的愁云。頷聯緊接著具體描繪詩人眼前的山川美景,“楚山橫地出,漢水接天回”,楚地山川橫亙,綿延不斷。漢水浩蕩勢如接天,這確是站在城樓上所望到的襄陽山水的獨特景象。那城郊的萬山、千山、峴山等,在城樓上方掃視過去,錯落連綿,如同橫地而臥。漢水寬廣浩淼縈山繞廓,曲折流向東南,仿佛連天紆回。“出”字,“回”字,都是再平常不過動詞,但與“橫地”,“接天”分別組合起來,就產生了奇異的傳神寫照效果,表現出山川的動態美。那高山流水,巍巍然、湯湯乎于天地之間,一氣直下,不可撼動,不可遏止。胡應麟評這聯詩說:“閎逸渾雄,少陵家法婉然。”山川的壯觀永恒,使詩人展開了想象的翅膀,聯想到人生的瞬息即逝,于是頸聯轉入了懷古抒情:“冠蓋非新里,章華即舊臺。”這里是虛寫,冠蓋里原在峴山南去宜城的路上,章華臺遺址就更遠,不管是在潛江或沙市抑或監利,詩人站在襄陽城樓上都是望不見的,所謂“非新里”“即舊臺”,都是詩人想象中的景色。“非新”對應“即舊”,并不覺得重復,反顯出輕巧,句意流轉回環,加強了慨嘆的沉重。想當年那修筑章華臺的楚靈王,云集冠蓋里的漢代達官貴人,如今也不過只留下這古跡罷了。榮華富貴豈能久長!詩人胸中的不平之氣,化為了這“身外即浮云”的一聲長嘆。尾聯以寫景作結。襄陽是個風物薈萃的地方,而詩人卻獨獨點出“習池風景異”,習家池不僅山清水秀,亭臺樓宇華麗,而且是晉人山簡醉酒的地方,文章家習鑿齒的故居,習鑿齒為人耿直,著有《漢晉春秋》。據史書記載,“桓溫辟為從事,甚器重之,累遷別駕。溫覬覦非望,著《漢晉春秋》以裁正之。”詩人沒有直接表明自己緬懷前賢,而只寫出習池的風景奇異,因此瞻仰游玩的人眾多。但又沒有直說游人眾多,而是通過描寫“歸路”上塵霧彌漫,襯托出車水馬龍的盛況。“歸路滿塵埃”句中的“歸”字,用得甚為精當,點明了時間和空間,夕陽西下,游覽了一天的人們踏上了歸程。這五個字的結句,描繪出一幅清秋黃昏游人倦歸圖,制造了一個迷惘令人惆悵的意境。不難想象,遠役中的詩人煢煢孑立樓頭面對此景,情何以堪。詩人將懷古之慨隱寓景里,思歸之情深蘊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