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網名言古詩搜尋

峴山懷古

朝代:唐代

作者:陳子昂

登高懷古抒情

原文

秣馬臨荒甸,登高覽舊都。
猶悲墮淚碣,尚想臥龍圖。
城邑遙分楚,山川半入吳。
丘陵徒自出,賢圣幾凋枯!
野樹蒼煙斷,津樓晚氣孤。
誰知萬里客,懷古正躊躕。

譯文

喂飽馬兒來到城郊野外,登上高處眺望古城襄陽。
仍因墮淚碑而感到悲傷,又想起孔明的宏偉政綱。
城邑從這里遠分為楚國,山川一半入吳到了江東。
丘陵在平原上陡然顯現,圣人賢人幾乎凋亡一空。
田野樹木斷于蒼茫煙霧,渡口亭樓在晚氣中孤聳。
有誰知道我這萬里行客,緬懷古昔正在猶疑彷徨。

注釋
⑴峴山:又名峴首山,位于湖北襄陽城南九里,以山川形勝和名人古跡著稱。
⑵秣馬:喂馬,放馬。臨:臨近。這里是來到之意。荒甸:郊遠。
⑶舊都:指古襄陽城。峴山屬襄陽治,名城襄陽當漢水之曲,與樊城隔水相望,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距襄陽縣西二十里,為隆中,即臥龍先生草廬對策之地。襄陽故城,即其縣治。
⑷墮淚碣;即峴山上的羊祜碑(碑為方形,碣為圓形。這里即指碑)。
⑸臥龍圖:指諸葛亮的謀略。應專指《隆中對》。
⑹“城邑”句:戰國時襄陽為秦、楚交界之處,故云“城邑遙分楚。”
⑺“山川”句:襄陽在漢水之濱,漢水入長江,長漢經楚入吳,以上兩句寫在峴山所見遼闊境界。
⑻“丘陵”二句:意思是:丘陵空自高出于平原;而圣賢該有多少已經謝世,二無繼起者。慨嘆自然的變化和人事的代謝。
⑼“野樹”二句:是說遠處荒野林木,被蒼茫的霧氣遮斷了;渡口的樓臺在傍晚的煙靄中孤零零地聳立著。
⑽萬里客:離家遠行的游子,指作者自己。
⑾躊躕:憂愁徘徊的樣子。

參考資料:

1、 王 嵐.陳子昂詩文選譯.成都:巴蜀書社,1994:76-77

賞析

峴山,又名峴首山,位于湖北襄陽城南九里,以山川形勝和名人古跡著稱。峴山屬襄陽治,名城襄陽當漢水之曲,與樊城隔水相望,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距襄陽縣西二十里,為隆中,即臥龍先生草廬對策之地。襄陽故城,即其縣治。

陳子昂登臨峴山,不覺發思古之幽情,寫下這首懷古詩。

開頭二句說“秣馬臨荒甸,登高覽舊都。”外城為郭,郭外為郊,郊外為甸,秣馬于荒甸,說明峴山在襄陽郊外。公元208年(建安十三年),曹操平荊州,立襄陽郡,自此“冠蓋相望,一都之會也”。詩人登臨峴山,俯瞰襄陽,不禁想到晉朝的羊祜、三國的諸葛亮。羊祜喜游山,常登峴山,終日不倦,曾對從行者說過:“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來賢達勝士,登此遠望,如我與卿者多矣!皆湮滅無聞,使人悲傷,如百歲后有知,魂魄猶應登此也。”羊祜為太守,清名遠揚,很受百姓的愛戴,且有獻策平吳之功,終身清廉不營私,唯對峴山的青峰白云流連不已。羊祜病篤,薦杜預自代,年五十八卒。襄陽百姓在峴山、羊祜平生游憩之所,建碑立廟以紀念,望其碑者,無不流涕。杜預死后為碑起名曰“墮淚碑”,就是陳子昂詩中所說的“墮淚碣”。

曹操伐劉表時,表已卒,劉備屯兵樊城,聞訊赴襄陽,曹操即派精銳緊緊追擊,劉備兵潰于當陽、長坂;諸葛受命于危難之間,東結孫吳,共御曹魏。赤壁之戰,奠定鼎足之勢,功蓋三分,名成八陣,登臨峴山,俯見襄樊,不能不緬懷以南陽布衣而名垂環宇的諸葛武侯。

“猶悲”、“尚想”,點明“懷古”,也抒發詩人斯人雖逝,而憑吊彌深的感情。

以下接諸葛功業回顧三國時代,古之楚地,魏、蜀、吳,各個分據;漢水入江處在夏口,夏口城為孫權所筑。《尚書禹貢》謂:“漢水南至大別入江。”大別山,《元和志》謂指漢陽縣東北之魯山,“南枕蜀江,北帶漢水”,孫吳據長江天險,因此詩中說:“城邑遙分楚,山川半入吳。”“遙”既表現楚地遼闊,又表現事已久遠,兼指時空。“山川”句,詩人于峴山之上,思緒萬千,見漢水曲流峴山之東,而想到滔滔東去的景象。

三、四句詩人懷想羊祜、諸葛,五、六兩句則轉談三國事,并非僅就山川而言,其間包涵了“人謀勝天險”的寓意。羊祜獻平吳之策,晉滅東吳諸葛用聯吳之策,以抗曹魏;劉備因意氣用事,敗于夷陵;孫皓以殘暴多疑,終致亡國。面對四百多年前的歷史遺跡,詩人不禁發出慨嘆。

峴山之南,有后漢襄陽侯習郁故居。習郁在此引水作養魚池,筑以高堤,間種楸、竹。秋來,楸絲垂垂,修竹亭亭,景致怡人。晉朝時的征南將軍山簡,都督荊、湘、交、廣四州,鎮守于襄陽,每過習郁園池,必痛飲至大醉方歸。常說:“此我高陽池。”

劉景升治襄陽時,筑景升臺,常登層臺之上歌《野鷹來》曲,死后,葬襄陽城東門外二百步。杜甫十三世祖、鎮南大將軍,杜預,字元凱,曾在襄陽興水利,百姓稱之為“杜父”。元凱作兩碑,一碑沉萬山山下潭水中;另一沉峴山山下水中,碑文述己之功業。元凱沉碑時說:“百年之后,何知不深谷為陵也。”陳子在此即借杜元凱沉碑事,并引申其意,即使百年之后,深谷突起為丘陵,亦是徒然。空有丘陵出,無數英雄豪杰、古圣先賢,都已經凋零作古了。

“野樹蒼煙斷,津樓晚氣孤。”沔水經過習郁的邑城,出安昌縣東北大父山,西南流,注于白水,南面有漢光武故宅,后漢人蘇伯阿曾在此“望氣”,稱白水鄉光武宅有郁郁蔥蔥的興旺佳氣。陳子昂借此慨嘆郁郁蔥蔥之氣已經中斷消失了。“蒼煙斷”、“晚氣孤”,詩人借景抒懷,表達他對時政的憂心焦慮。

“誰知萬里客,懷古正躊躕。”詩人來自蜀山之中,所以自稱“萬里客”,“誰知”,表現了詩人孤寂落寞的心境,“躊躕”,指惆悵而徘徊。當詩人憑吊遺蹤的時候,緬懷治世良材,有為的將帥以及像羊祜、諸葛亮那樣永遠為百姓思念的賢臣良相,更希望這樣的賢圣,代代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