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青草湖

朝代:南北朝

作者:陰鏗

寫水寫景感慨

原文

洞庭春溜滿,平湖錦帆張。
沅水桃花色,湘流杜若香。
穴去茅山近,江連巫峽長。
帶天澄迥碧,映日動浮光。
行舟逗遠樹,度鳥息危檣。
滔滔不可測,一葦詎能航?

賞析

詩人在開端兩句即點明渡湖季節,以“滿”字和“平”字勾勒出湖泊春水瀲滟的全景。“沅水”以下四句不僅描寫洞庭湖的水勢,更糅入了與之相關的動人傳說,使得詩的意蘊更加豐富,給人無限的想象空間。沅水是湖南西部的一條江流,入洞庭,桃源縣在其左岸。“桃花色”三字讓人聯想起陶淵明筆下“黃發垂髫,并怡然自樂”的世外桃源;《楚辭》中《湘君》和《湘夫人》篇有“采芳洲兮杜若”、“搴汀洲兮杜若”之句。因此“杜若香”使人想起蛾皇、女英溺于湘水的傳說及屈原筆下的湘君、湘夫人;“茅山”即句曲山,是中國道教名山,在江蘇省句容縣東南。山有華陽洞,相傳漢代茅盈、茅固、茅衷兄弟三人在此得道成仙;而巫峽則留有巫山神女的傳說。因此此四句詩不僅寫出自然風物,更使詩歌具有了一種迷奇神幻的色彩。“帶天”四句寫洞庭湖的幽遠之景:一葉扁舟,數只飛鳥,飛鳥越湖力怯,棲息在高高的桅桿之上,煙波浩渺的湖面,寬不可測,遙不可及,相形之下,大者愈見其大,小者愈見其小。于是詩人很自然地發出因旅途勞頓、世途艱險的感慨:“滔滔不可測,一葦詎能航?”這首詩寫景層次分明,遠近交錯,色調明快,筆墨酣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