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網名言古詩搜尋

沁園春·孤館燈青

朝代:宋代

作者:蘇軾

議論抒懷人生

原文

孤館燈青,野店雞號,旅枕夢殘。漸月華收練,晨霜耿耿;云山摛錦,朝露漙漙。世路無窮,勞生有限,似此區區長鮮歡。微吟罷,憑征鞍無語,往事千端。
當時共客長安,似二陸初來俱少年。有筆頭千字,胸中萬卷;致君堯舜,此事何難?用舍由時,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閑處看。身長健,但優游卒歲,且斗尊前。

譯文

⑴練──生絲煮熟的白絹,比喻月光的皎潔。
⑵耿耿──微光。
⑶摛(chī)──鋪開,舒展。
⑷勞生──辛苦的人生。
⑸區區──自稱的謙詞。
⑹鮮──少。
⑺憑──靠著、扶著。
⑻長安──此指京城汴梁。
⑼二陸──晉朝陸云、陸機兄弟,俱有文才,此處喻指蘇軾、蘇轍。
⑽用舍由時,行藏在我──《論語·述而》:“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意思是:任用我就干,不用我就藏。時,時機、機緣。行藏,入世行道或出世隱居。
⑾優游──優閑自得。
⑿斗──斗酒。
⒀尊──同“樽”,酒具。

賞析

蘇軾與其弟蘇轍兄弟情深,任杭州通判期間,其弟在濟南為官,相思甚切,為接近親人,向朝廷請求到密州任職,得準改任密州知州,公元1074年(熙寧七年)起程赴密州。這首詞便作于由杭州移守密州早行途中,一本前有小序云:“早行,馬上寄子由”。蘇軾是懷著矛盾復雜的心情前往密州的。由于與新法派的矛盾,朝中難以立足。赴密途中,觸景傷情,憑鞍沉思,思緒萬千,不禁感慨唏噓,通過詞作,把胸中塊壘一古腦兒向子由傾吐。詞中由景入情,由今入昔,直抒胸臆,表達了作者人生遭遇的不幸和壯志難酬的苦悶。

上闋一開篇,作者便以“孤館燈青,野店雞號,旅枕夢殘”以及“月華收練,晨霜耿耿;云山摛錦,朝露漙漙”數句,繪聲繪色地畫出了一幅旅途早行圖。早行中,眼前月光、山色、晨霜、朝露,別具一番景象,但行人為了早日與弟弟聯床夜話,暢敘別情,他對于眼前一切,已無心觀賞。此時,作者“憑征鞍無語”,進入沉思,感嘆“世路無窮,勞生有限”。為此,便引出了一大通議論來。作者追憶:他們兄弟倆,“當時共客長安,似二陸初來俱少年。”長安,代指宋都汴京。二陸,指西晉詩人陸機、陸云兄弟。吳亡后,二陸入洛陽,以文章為當時士大夫所推重,時年只二十余歲,詞里用來比自己和弟弟蘇轍。當年,他們兄弟倆俱有遠大抱負,決心像伊尹那樣,“使是君為堯舜之君”(《孟子》中語);像杜甫那樣,“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以實現其“結人心、厚風俗、存紀綱”(《上神宗皇帝書》)的政治理想。而且,他們兄弟倆“筆頭千字,胸中萬卷”,對于“致君堯舜”這一偉大功業,充滿著信心和希望。撫今追昔,作者深感他們兄弟倆現實社會中都碰了壁。為了相互寬慰,作者將《論語》“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孔子家語》“優哉游哉,可以卒歲”,以及牛僧孺“休論世上升沉事,且斗尊前見在身”詩句,化入詞中,并加以改造、發揮,以自開解。結尾數句,作者表示自己懷才不遇的境況下,要避開政治斗爭的漩渦,以從容不迫的態度,姑且保全身體,飲酒作樂,悠閑度日。整首詞,除了開頭幾句形象描述之外,其余大多是議論、成為一篇直抒胸臆的言志抒情之作。

這首詞的議論、抒懷部分,遣詞命意無拘無束,經史子集信拈來,汪洋恣肆,顯示出作者橫放杰出的才華。詞中多處用典:“有筆頭千字,胸中萬卷,致君堯舜,此事何難”四句,化用杜甫《奉贈韋左丞丈二十二韻》中“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的詩句。“身長健,但優游卒歲,且斗尊前”三句,“優游卒歲”語出《詩經·小雅·采菽》:“悠哉悠哉,聊以卒歲。”然后在《左傳·襄公二十一年》中魯國大夫叔向被囚后“優哉游哉,作者將上述典故靈活運用,推陳出新,生動地傳達出自已的志向與情懷。

這首詞脈絡清晰,層次井然,回環往復,波瀾起伏,上片的早行圖與下片的議論渾然一體,貫穿一氣,構成一個統一、和諧的整體:頭幾句寫景,以“孤”、“青”、“野”、“殘”等字眼傳神地渲染出早行途中孤寂、凄清的環境和心境。“世路無窮,勞生有限”一句,由自然景色轉入現實人生。其后,詞作由景物描寫而轉入追憶往事。“用舍由時,行藏在我”,由往事回到現實。結拍數句表明作者已從壯志難酬的苦悶中擺脫出來,獲得了內心的平靜和慰安。全詞集寫景、抒情、議論為一體,融詩、文、經、史于一爐,有形象的景象描寫,有抽象地論說政治,又在議論中發表了自己的人生觀和人生態度,抒寫了沉郁惆悵的心境,文思連貫,一氣呵成,體現了卓絕的才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