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調歌頭·亭皋木葉下

朝代:宋代

作者:蔡伸

撫今思昔寫景壯志

原文

亭皋木葉下,原隰菊花黃。憑高滿眼秋意,時節近重陽。追想彭門往歲,千騎云屯平野,高宴古球場。吊古論興廢,看劍引杯長。
感流年,思往事,重凄涼。當時坐間英俊,強半已凋亡。慨念平生豪放,自笑如今霜鬢,漂泊水云鄉。已矣功名志,此意付清觴。

譯文

①皋:水邊高地。
②隰:低下的濕地。
③彭門往歲:彭門,指彭城。為徐州治所,蔡伸曾以徐州通判的身份率領過一支部隊北上援助燕山,與遼兵戰斗,第二年方回。
④看劍引杯長:用杜甫《夜宴左氏莊》“檢書燒燭短,看劍引杯長”原句。

賞析

《水調歌頭·亭皋木葉下》是一首撫今思昔之作。上片由寫景入詞,映入作者眼簾的是亭邊的樹木。樹葉凋零,飄落地上,野外低濕處的菊花也已盛開。登高臨遠,秋意已濃,原來是重陽節就要到了。先點明時間、地點。眼前之景使作者不禁陷入了美好的回憶之中,他想起了彭門往事。那時自己才三十七歲,正值盛年、英姿颯爽、豪情滿懷,帶領著一支精壯的部隊,馳騁于戰場。閑暇時光,將士們在古球場歡宴,撫劍豪飲,議論古今興亡。這幾句話描寫了從前戎馬生活的一個消閑場面,用杜甫原句“看劍引杯長”入詞,把他們滿腔熱血,憂心國事,希圖建功立業的種種情緒暗含其中。

下片以“感流年”三句承上啟下,從上片的慷慨激昂轉入下片的蕭瑟凄涼。當時座中的英豪,一半都已凋亡了,而宋王朝也只剩下半壁江山。自己平生那豪情壯志、抗金的決心和愿望,早已被現實消磨殆盡,只落得兩鬢如霜,飄泊在江南水鄉。一腔悲憤,無處可消,只有借酒澆愁。

《水調歌頭·亭皋木葉下》上下片情緒反差很大,上片豪放激烈,下片憤慨悲涼,在雄健俊爽之中蘊含著深沉的抑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