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風露濕行云

朝代:宋代

作者:張元干

典故寫景抒情壯志

原文

風露濕行云,沙水迷歸艇。臥看明河月滿空,斗掛蒼山頂。
萬古只青天,多事悲人境。起舞聞雞酒未醒,潮落秋江冷。

譯文

⑴濕:衣服沾濕。
⑵沙水:即沙溪,閩江上源之一。歸艇:歸來的小舟。
⑶明河:即銀河。
⑷斗:指北斗星。
⑸多事:這里指國家多難。
⑹起舞聞雞:晉代祖狄與劉琨俱為司州主簿,共被同寢,中夜聞雞起舞。晉元帝時,祖狄自請統兵北伐,渡江時擊楫立誓說,不靖中原而復渡者,有如此江。事見《晉書·祖狄傳》。這里借用來抒發作者不能實現北伐中原的愛國抱負而感到愁苦的心情。

賞析

遼闊中原的淪陷和南宋小朝廷偏安一隅的歷史巨變,如地裂天崩一般震蕩著整個趙宋王朝。然而,面對驚人笳鼓、半壁江山,以宋高宗趙構和宰相秦檜為代表的大官僚地主貴族集團,依然流連于燈火樓臺,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為了茍且偷安,他們不惜賣國求榮,俯首聽命于金人;對內則煎迫百姓,構陷忠良。社會的急劇變化,也震撼了文壇,許多作家,目睹凄慘蒼涼的景象,憂慮動蕩危難的局面,為拯救國家,收復中原,獻策獻計,也寫下了不少慷慨激昂之作。但是,“諸君尚守和戎策,志士虛捐少壯年”,最后,他們都只能灑下那“愛君憂國孤臣淚”而徒懷一顆“臨水登山節士心”了。

張元干是南宋著名愛國詞人,他這首《卜算子》寫于他退居故里游覽山水之時。

上片寫景:清柔、高遠。

“風露濕行云,沙水迷歸艇”:“沙水”,即沙溪,閩江上源之一。句意謂:獨自搖蕩著一葉小舟在靜夜里歸來,爽風夜露,行云舒卷;沙溪上,飄浮著淡淡的霧氣,使小舟迷失了歸路。一起句,作者就用“風”“露”“云”“水”“艇”幾個字,淋漓地描繪出了一幅夜間泛舟歸來清幽、靜逸的畫面,顯然是環繞著歸艇來“布景”的。接下來就引出艇上之人了:“臥看明河月滿空,斗掛蒼山頂。”小艇既已迷失航路,人也好借此機會躺上一躺,于是,枕著小舟,抬眼望去,那深遠的天宇上,銀河橫亙,月華明朗,北斗七星閃爍在靜穆的蒼山頂上。這一句所織成的意境與前句緊承,依然是悠然閑適,但卻顯出博大的氣勢。

下片抒情,深沉、壯烈。

宇宙的遼闊,星月的永恒,常會引出人們的千古思緒:“萬古只青天,多事悲人境。”句意謂:歷史長河悠悠流轉,唯有那茫茫蒼天永存,在這個多災多難的時代,人生境況是如此悲涼。到此句,著一“悲”字,則前面的“靜”非“靜”,“閑”也非“閑”了。此處作者思古撫今,大有唐代詩人陳子昂“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的情懷。歇拍二句是:“起舞聞雞酒未醒,潮落秋江冷。”句意謂:心中沉悶極了,只說一醉方休罷了,不料醉中也揮舞起寶劍來;沙溪的潮水退下去了,深夜的秋江變得更加凄清寒冷。張元干在《賀新郎·寄李伯紀丞相》中也有“誰伴我,醉中舞”之句,與此同一機杼。“起舞聞雞”,據說晉代祖逖與劉琨共被同寢,中夜聞雞而起床舞劍。這里作者借用典故,既回映上文思古之心,又抒寫了自己壯志難酬的幽怨。全詞就在這一腔愁苦難遣之情中使抒情達到高峰時戛然而止,但那韻外之味卻裊裊綿延不絕。

這首詞在形式上,上片寫景,下片抒情,但上下片卻有著緊密的內在聯系:景色清麗寓幽懷獨抱;意象闊大襯悲壯情懷。景為情設,情由景生,又一次展示了張元干“長于悲憤”的詞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