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蜀西至劍門

朝代:唐代

作者:李隆基

寫景議論

原文

劍閣橫云峻,鑾輿出狩回。
翠屏千仞合,丹嶂五丁開。
灌木縈旗轉,仙云拂馬來。
乘時方在德,嗟爾勒銘才。

譯文

劍門山高聳入云,險峻無比;我避亂到蜀,今日得以回京。
只見那如翠色屏風的山峰,高有千仞,那如紅色屏障的石壁,全憑五位大力士開出路徑。
灌木叢生,好似纏繞旌旗,時隱時現;白云有如飛仙,迎面拂拭著馬來。
治理國家應該順應時勢,施行仁德之政,各位大臣,你們平定叛亂,建功立業,是國家的棟梁之才。

注釋
⑴幸蜀西至劍門:幸蜀:駕臨四川。劍門,古縣名,今四川省劍閣東北,因劍門山而得名。此詩是唐玄宗李隆基在安史之亂時長安收復后從四川回京時,行至劍門時所寫。
⑵鑾輿:皇帝的車駕,此處是李隆基自指。出狩:皇帝到外地巡視稱出狩。
⑶五丁開:傳說中蜀道是由五個大力士(五丁)開通的。
⑷乘時:造就時勢。
⑸勒銘才:建功立業的才能。西晉時張載作《劍閣銘》,晉世祖司馬炎派人刻于石上。銘中有“興時在德,險亦難恃”之語。

賞析

“劍閣橫云峻,鑾輿出狩回”二句,開篇扣題,力度千鈞。劍閣天險,鑾輿人主,銖兩悉稱。“峻”是劍門山主要的特征,其它如道路險曲等,都由“峻”字生出。詩中不去寫山,只抓住山腰“橫云”這一特定景觀來寫:在平原高不可及的層云,此刻只是層層低徊于劍門腰際,足見山高嶺峻路險。“橫”字,描繪出層云疊起,橫截青峰,與峻偉山勢,共同構成一種浩然雄勁的氣勢。經過首句先聲奪人的渲染,出句交待皇輿返京,經行劍閣情事。《春秋》為尊者諱,天子逃竄,每稱“出狩”,用來不免難堪。但“出狩”下緊綴一個“回”字,又很能顯出玄宗心境的爽朗和愉悅。兩句一景一事,領起下文。

頷聯二句:“翠屏千仞合,丹嶂五丁開”,互文見意。“屏”,“嶂”均指山峰,“翠”、“丹”渲染山色之美,玄宗回京經過劍閣,雖已是十月初冬時分,但南國天氣,正是楓葉流丹、青松積翠的好季節。山路縈繞,只見座座山巒,紅綠紛呈,丹翠輝映。“千仞合”寫道路險阻。皇輿經行,抬頭看去,劍門七十二峰擁擠堆疊,壁立千仞,仿佛扇扇閉合的大門。山勢最險處,“峭壁中斷,兩巖相嵌,形似劍門”,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關隘所在,山也因此得名,“五丁開”形象道路之險,其中流傳一個神奇的傳說:

秦惠王伐蜀不識道路,于是造五只石牛,置金牛尾下,揚言牛能屙金。蜀王負力信以為真,派五壯士拉牛回國,為秦開出通蜀的道路。

“灌木縈旗轉,仙云拂馬來”,落筆于事,事中見景。“灌木”句寫道路之曲。太白詩“青泥何盤盤,百步九折縈巖巒”,足見彎道眾多。儀仗左轉右轉,旌旗搖動,乘輿前行,反覺是路邊的樹木山石在轉移倒退。“仙云”呼應首聯“橫云”,山中之云;遠看陰濃層疊,等到拂馬而來,卻絲絲縷縷,輕靈潔白,使人看了,頓覺澄潔清爽,加上地勢之高,如入仙境。

尾聯“乘時方在德,嗟爾勒銘才”,是就劍閣石壁所勒張載銘文發議論,張氏在《劍閣銘》中明確提出,“興實在德,險亦難恃”,并在文尾聲明撰銘宗旨:“勒銘山阿,敢告梁益”,警告漢中和四川的不臣者,天命所鐘,在德不在險。玄宗讀罷銘文,深有同感。“乘時方在德”,“乘時”,是說眼前出現平叛的大好形勢。他相信李唐王朝德在人間,也相信其子肅宗的仁智,禍患很快就會消除。當然,面對銘文,玄宗也不會忘記,他追求享受、濫用佞人,與這次動亂的發生有不可分割的聯系,不免感嘆自己昔日之非,不無悔恨。因此對張載的識見才華十分稱賞:“嗟爾勒銘才”,“嗟”是贊嘆之詞。

此詩格調莊嚴,筆力扛鼎。雖作于亂中,不失盛唐氣象。

參考資料:

1、 《唐詩鑒賞辭典補編》.四川文藝出版社,1990年6月版,第75-7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