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網名言大全古詩大全

夜合花·柳鎖鶯魂

朝代:宋代

作者:史達祖

婉約感慨歲月懷人

原文

柳鎖鶯魂,花翻蝶夢,自知愁染潘郎。輕衫未攬,猶將淚點偷藏。 忘前事,怯流光,早春窺、酥雨池塘。向消凝里,梅開半面,情滿徐妝。
風絲一寸柔腸,曾在歌邊惹恨,燭底縈香。芳機瑞錦,如何未織鴛鴦。 人扶醉,月依墻,是當初、誰敢疏狂!把閑言語,花房夜久,各自思量。

譯文

濃密的柳陰遮住了黃鸝的倩影,也聽不到它的歌唱。蝴蝶翻飛于鮮花上,不知是莊周還是蝴蝶令人迷惘。我知道自己的兩鬢已白,就像當年的潘郎。我沒有用羅衫遮掩面龐,只是把眼淚偷偷掩藏。回憶往事,飛逝的時光令我畏懼。早春再回人間,我偷偷地看一看那落著細雨的池塘,不由得暗自神傷,只見一朵梅花正綻開一半,含情脈脈,宛如徐妃的半面粉妝。
微風絲雨撩起寸寸柔腸,你曾為我曼聲歌唱,更牽惹我的惆悵。在歌宴旁惹起愁恨,在花燭下縈繞馨香。華麗的織機織出龍鳳采錦,卻為何沒有織上鴛鴦?我獨自酒醉,月光依墻閃亮。想當初,誰敢放蕩輕狂?如今只能在這漫漫的長夜中,各自守著空房,獨自思量。

注釋
⑴蝶夢:夢境。語出莊周夢化蝴蝶事。
⑵潘郎:指晉潘岳。岳少時美容止,故稱。潘岳字安仁,晉中牟人。美姿容,辭藻絕麗,尤善為哀誄之文。《晉書》有傳。南朝陳徐陵《洛陽道》詩之一:“潘郎車欲滿﹐無奈擲花何。”宋史達祖《夜行船》詞:“白發潘郎寬沈帶﹐怕看山﹐憶他眉黛。”明葉憲祖《夭桃紈扇》第一折:“河陽城里斗豐神﹐好映潘郎彩色新。”寧太一《秋興四疊韻》之二:“潘郎老去情絲減﹐誰與重栽一縣花?”后亦以代指貌美的情郎。
⑶徐妝:半面妝。《南史梁元帝徐妃傳》載:“妃以帝眇一目,每知帝將至,必為半面妝以俟。帝見則大怒而去。” 典故:徐氏,徐昭佩(?—554年),東海郯縣(今山東省剡城北)人,梁朝侍中信武將軍徐琨的女兒,孫權姑母孫女,其先嫁同郡陸尚為妻。陸尚卒后,徐氏因貌美出眾,姿色艷麗,被孫權選入后宮,不久便成為孫權的寵妃。孫權因徐氏是姑母的孫女,又是屢立戰功的徐琨之女,鑒于這幾層關系,孫權曾要謝夫人讓位,準備讓徐氏為正妃,但謝夫人堅決不讓。這樣孫權便與謝夫人關系破裂。之后,孫權又愛上了步氏,對徐氏開始冷落。徐氏非常嫉妒,后被孫權打入冷宮。
由于梁元帝是獨眼,一次臨幸時,徐妃只作“半面妝”(半面梳妝,半面未妝),知道她是有意嘲笑自己,盛怒之下,拂袖而去,一連幾年不再理睬徐氏。這就是“徐妃半面妝”的故事,李商隱《南朝》詩有“休夸此地分天下,只得徐妃半面妝”之句,后世以“妝半”來稱贊其美貌。
⑷芳機瑞錦:指織機織出龍鳳彩綿。
⑸疏狂:張狂、任意姿情。
⑹花房:閨房。

賞析

本詞是懷人之作。所懷的人或許就是作者在臨安城中的戀人。上片借暮春景色抒發人生易老年華虛度的感慨。前三句寫暮春景色,點出自己的春愁。“念前事”四句屬倒插筆,寫從前的情事。“早春窺”指從早春開始傷心落淚至今日,表現整個春季都在思念戀人。“梅花”兩句以徐妃半面妝以擬尚未全開的梅花,意象奇特新鮮,頗有韻致。下片恨有情人天各一方,嘆良辰美景不再有。“芳機”兩句設想對方對自己的思念之情,“人扶醉”四句寫自己思念對方,最后三句合寫雙方。“閑言語”指當初的海誓山盟如今卻成空話,是幽恨之語。全詞意脈較清晰,抒情回環往復,有吞吐騰挪之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