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園春·題潮陽張許二公廟

朝代:宋代

作者:文天祥

贊美愛國忠義

原文

為子死孝,為臣死忠,死又何妨。
自光岳氣分,士無全節;君臣義缺,誰負剛腸。
罵賊睢陽,愛君許遠,留取聲名萬古香。
后來者,無二公之操,百煉之鋼。
人生翕歘云亡。
好烈烈轟轟做一場。
使當時賣國,甘心降虜,受人唾罵,安得流芳。
古廟幽沉,儀容儼雅,枯木寒鴉幾夕陽。
郵亭下,有奸雄過此,仔細思量。

譯文

  做兒子的能死節于孝,做臣子的能死節于忠,那就是死得其所。安史亂起,正氣崩解,不見盡忠報國之士,反多無恥降敵之徒,士風不振,大義不存。張巡罵賊寇直到雙眼出血,許遠溫文爾雅愛君能守死節,他們都留下萬古芳名。后來的人已經沒有他們那樣的操守,那種如百煉精鋼似的精誠。
  人生短促,轉眼生離死別。更應該轟轟烈烈做一番為國為民的事業。如果他們當時甘心投降賣國,則必受人唾罵,以至遺臭萬年,又怎么能夠流芳百世呢?雙廟幽邃深沉,二公塑像莊嚴典雅。夕陽下寒鴉枯木示萬物易衰,而古廟不改。郵亭下,如有奸雄經過,面對先烈,則當仔細思量、反躬自省。

注釋
⑴潮陽:今廣東潮陽縣。
⑵文天祥主張以孔孟之道立身行事。這三句就提出應該為忠、孝而死。
⑶光岳:高大的山。光岳氣分:指國土分裂,即亡國。君臣義缺:指君臣之間欠缺大義。剛腸:指堅貞的節操。這四句是說自宋室淪喪以來,士大夫不能保全節操,君臣之間欠缺大義,是誰辜負了凜然不屈、剛正不阿的品德。
⑷張巡:與睢陽(今河南商丘縣)太守許遠共守危城,城陷后兩人先后被害,他們英勇抗敵,寧死不屈的精神受到后人敬仰。
⑸后來者:指以后的士大夫。操:操守。
⑹翕歘(音唏噓):即倏忽,如火光之一現。云亡:死去。“云”字無義。
⑺古廟:即張、許公廟。儀容:指張、許兩人的塑像。
⑻郵亭:古代設在沿途、供給公家送文書及旅客歇宿的會館。這三句是對賣國投降的宋末奸臣的警告。

參考資料:

1、 唐圭璋 .《唐宋詞選注》 .北京 :北京出版社 ,1982年4月第一版 :608-609頁 .

賞析

唐玄宗天寶年間,安祿山起兵叛亂,張巡、許遠在睢陽(今河南商丘),死拒叛兵。使江淮得一屏障,支援平叛戰爭。元和十四年,韓愈因諫遭貶,赴潮州任刺史,在潮州作出很多好事。韓愈曾撰寫《張中丞傳后敘》,表彰張許功烈事。后來潮州人感念韓愈,建書院、廟祀,并為張許建立祠廟,選址縣東郊東山山麓。南宋時,文天祥駐兵潮陽,拜謁張許廟,因感而發,作此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