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網名言古詩搜尋

大德歌·春

朝代:元代

作者:關漢卿

春天婦女相思

原文

子規啼,不如歸,道是春歸人未歸。幾日添憔悴,虛飄飄柳絮飛。一春魚雁無消息,則見雙燕斗銜泥。

譯文

譯文
春天的杜鵑叫了,好像在說“不如歸去”。你走的時候說是春天就回來,而今春已到,卻不見你的蹤影。近日才幾天面色已顯得枯槁瘦弱,憔悴多了。等了整整一個春天,九十個日夜啊,卻一點消息也沒等到;而舊時檐前燕子早已歸來,忙忙碌碌地營巢筑窩干得多歡!

注釋
⑴雙調:宮調名。大德歌:曲牌名。
⑵子規啼,不如歸:子規啼聲很像人說“不如歸”,容易引起離人的鄉愁。
⑶憔悴:疲憊沒有精神。
⑷魚雁:書信的代稱。
⑸則見雙燕斗銜泥:只見一對對燕子爭相銜泥筑巢。斗:競相,爭著。

參考資料:

1、 王學奇 等 .元曲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90 :73-74 .
2、 李漢秋 李永祜 .元曲精品 .北京 :北京燕山出版社 ,1992 :15-16 .

賞析

關漢卿的大德歌分別寫春、夏、秋、冬四個季節,以一位閨中女子的口吻抒發其久久盼望離人歸來,而屢屢失望的相思之苦。這首是寫春季的,以春季而人未歸,抒寫女主人公的哀怨情愫。

此曲首二句“子規啼,不如歸”,既寫景,又寫時。意為:春天的杜鵑叫了,好像在說“不如歸去”。聲聲響在少婦耳旁,深深觸動了她懷念遠人的情懷。所以第三句寫道:“道是春歸人未歸。”意為:你走的時候說是春天就回來,而今春已到,卻不見你的蹤影。由于盼人人不至,精神飽受折磨,于是引出“幾日……絮飛”兩句。“幾日憔悴”是從外形上描繪其愁苦。“虛飄飄柳絮飛”,表面寫的是景,實際是比喻少婦的心理狀態。情侶在外是兇、是吉、是禍、是福都不得而知,不能不令人擔心。因而心緒不定,正如虛飄飄的柳絮,無所適從。下句“一春魚雁無消息”是說:她等了整整一個春天,九十個日夜啊,卻一點消息也沒等到,痛苦已極,百無聊賴。妙的是作者未從正面明寫這種感情,而是宕開一筆,用“則見雙燕斗銜泥”來反襯。燕是“雙燕”,它們為筑愛巢在比賽著銜泥。此情此景,和孤居獨處、落落寡歡的少婦形成鮮明的對比,不禁使人又添幾分苦澀。

曲子以“歸”為詩眼。首句“子規啼”,因其聲若“不如歸去”,能發閨婦懷遠之情。二、三句妙用三個“歸”字,貼切、自然流暢,強烈地傳達出思念的情感。在飄飄柳絮襯托之下,“添”字尤見精神,準確地把握了因“思”而起的恍惚神態。末句寫眼前景,以雙燕銜泥營巢繼續映襯和強化濃郁的思念和獨寂之情。

此曲開頭用的是比興手法。中間寫少婦的離別之苦,由表及里,層層深入。最后用雙燕銜泥反襯少婦的孤獨之苦。全篇緊緊圍繞一個“春”字,從各個側面描繪,突出了少婦的思念。行文上惜墨如金,不蔓不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