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網名言古詩搜尋

薛寶釵詠白海棠

朝代:清代

作者:曹雪芹

詠物寫花寓人

原文

珍重芳姿晝掩門,自攜手甕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階影,冰雪招來露砌魂。
淡極始知花更艷,愁多焉得玉無痕。
欲償白帝宜清潔,不語婷婷日又昏。

譯文

①珍重:珍視,看重。芳姿:美好的姿態,指花容。
②手甕:可提攜的盛水的陶器。
③胭脂:即胭脂紅色。洗出:洗掉所涂抹的而想出本色。北宋詩人梅堯臣《蜀州海棠》詩:“醉看春雨洗胭脂。”秋階:秋天的臺階。影:指海棠花姿。冰雪:比喻剛洗過的白海棠凝聚著露水像白雪一樣。露砌:灑滿露珠的石砌臺階。魂:指海棠花的品格。這兩句詩的大意是:剛澆上水的白海棠,像洗去胭脂的美女一樣,在秋日的臺階上映出了她美麗的身影;又好像在那灑滿露水的臺階上招來潔白晶瑩的冰雪做她的精魂。
④玉:指白玉一般的海棠。痕:就玉說,“痕”是瘢痕;以人擬,“痕”是淚痕;其實就是指花的怯弱姿態或含露的樣子。此句的意思是花兒愁多怎么沒有淚痕。
⑤白帝:即西方白帝白招拒。是神化傳說中的五天帝之一,主管秋事。《晉書·天文志》:“西方白帝,白招矩(矩亦作拒)之神也。”秋天叫素秋、清秋,因為它天高氣清,明凈無垢,所以說花兒報答白帝雨露化育之恩,全憑自身保持清潔,亦就海棠色白而言。憑:程乙本作“宜”,不及“憑”字能傳達出矜持的神氣。
⑥婷婷:挺拔舒展、苗條秀麗的姿態。

賞析

首聯“珍重芳姿晝掩門,自攜手甕灌苔盆”,描繪出詩人端凝莊重的性格。首句一語雙關,因“珍重芳姿”而致白晝掩門,既寫詩人珍惜白海棠,又寫詩人珍重自我,刻畫出封建時代貴族少女的矜持心理。詩人用“手甕”盛水親自澆灌白海棠,亦是愛惜花兒,珍重自我的一種表現。

頷聯“胭脂洗出秋階影,冰雪招來露砌魂”,使用倒裝,即“秋階洗出胭脂影,露砌招來冰雪魂”。海棠色白,故云“洗出胭脂影”:洗掉涂抹的胭脂而現出本色,這正是寶釵性愛雅淡,不愛艷裝的自我寫照。“露砌”和“秋階”同指白海棠生長的環境。“冰雪魂”指白海棠精魂如冰雪般潔白,亦是寶釵自寫身份。

頸聯“淡極始知花更艷,愁多焉得玉無痕”,進一步描寫白海棠的色彩、豐韻之美。上句承“胭脂”句發揮,謂白海棠一洗顏色,淡極更艷,頗合藝術辯證法,實寫自我身份:安分隨時,藏愚守拙,而更顯淑女之端莊凝重。下句承“冰雪”句開掘,謂白海棠清潔自勵,寧靜自安,豈如多愁之玉,留下瘢痕。“愁多”句應是以寶黛之多愁善感反襯自己的寧靜嫻雅。

尾聯“欲償白帝憑清潔,不語婷婷日又昏”,“白帝”在此實指自然,全聯的意思是說:白海棠愿以其清潔之身回報自然,她婷婷玉立,默然不語,迎來了又一個黃昏。這實際上是寶釵的內心獨白和自我寫照。“不語”一詞可見寶釵的穩重,“憑清潔”之語更可見她自譽自信的心理狀態。

此詩有意以白海棠關合自己,以花寫人,反映出薛寶釵以穩重、端莊、淡雅、寧靜、清潔自詡的內心世界。李紈評此詩第一,就是因為“這詩有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