憫黎詠

朝代:明代

作者:錢嶫

敘事議論憂國憂民

原文

葉落當歸根,云沉久必起。
黎人多良田,征歛苦倍蓰。
誅求盡余粒,尚豢犢與豕。
昨當租吏來,宰割充盤幾。
吏怒反索金,黎民那有此。
泣向邏者借,刻箭以為誓。
貸一每輸百,朘削痛入髓。
生當剝肌肉,死則長已矣。
薄訴吏轉嗔,鎖縛不復視。
黎兒憤勇決,挺身負戈矢。
槍急千人奔,犯順非得已。
赫赫王章存,令人棄如紙。

朔風戒良節,赫赫張皇師。
軍門號令嚴,震肅將天威。
壯士快鞍馬,鋒鏃如星飛。
一舉破賊壘,刀斧紛紜揮。
剖尸越邱阜,踏血腥川坻。
白日暗西嶺,瘴氣昏余暉。
翅鼠墮我前,饑鳥逐人歸。
征夫懷慘憂,涕泗沾我衣。
黎人本同性,云何發禍機?
神武貴勿殺,不在斬獲為。
息火當息薪,弭兵當弭饑。
誰生此厲階,哲士知其非。

譯文

① “葉落”以下二句,詩以興起,提示全文。意含“道法自然”“反者道之動”(《老子》);“物極則反”(《鹖冠子》)。依此客觀自然規律,去追究這戰禍發生的根源。
② “征斂”句,《孟子·滕文公上》:“或相倍蓰。”橫征暴斂一倍至五倍,黎民恨耶!蓰,五倍。
③ “誅求”以下二句,勒索殆盡無存余粒,黎民無以為生,尚且有喂養牲畜小牛和豬。誅求,責求;需索。
④ “泣向”以下二句,哭不成聲的向邊遠者借貸,并刻箭為據。黎人不識字,刻箭紀事。邏,邊緣。
⑤ “朘削”句,被剝削痛入骨髓。朘削,削弱減少;剝削。
⑥ “薄訴”句,訴說困苦,吏胥反而發怒。薄,語助詞,無意義。嗔,怒。
⑦ 戈矢,古代兩種兵器。戈,橫刃,長柄,持之可以橫擊,釣援。矢,箭;或弓箭。
⑧ “朔風”句,北風喻良士節操。顯耀聲張皇師。朔風,北風。赫赫,顯耀盛大貌。
⑨ “鋒鏃”句,鋒鏃(鋒鏃),猶鋒鏑。借指兵器或戰爭。《后漢書·西羌傳論》:“自脫於鋒鏃者,百不一二。”
⑩ 西嶺,又名龍棲嶺。在崖州城西六十里,高三十丈。上有石柱聳立折為兩段。下為龍棲灣,有石狀如鑼鼓,相傳黎人每聽其鳴,則聚眾出掠,后官軍燒毀無聲,寇隨息,今遺跡尚存。
? 神武,唐代禁軍名稱,亦稱“神武天騎”。分為左右,與左右羽林、左右龍武,合稱北衙門六軍。南宋高宗時改御前五軍為神武軍。
? “弭兵”句,停止戰爭應當消除饑餓。弭兵,息兵:停止戰爭。弭除,消除饑餓。
? “誰生”以下二句,《詩經大雅·桑柔》:“誰生厲階,至今為梗。”厲階,禍階,禍端,指禍患的由來。此二句意是,誰生此惡端,明哲之士應該知道其非策。

賞析

錢嶫于明嘉靖二十八年隨軍到海南島參加平黎,寫《憫黎詠》詩六首,前四首寫黎峒的自然環境和征黎行軍見聞;后二首紀事與評論。這里選其后二首。明嘉靖年間,崖州太守邵浚貪婪暴虐,橫征暴斂,勒索黎民無以為生,峒首那燕率眾暴動,朝廷派遣十萬兵進行鎮壓,黎民被殺五千余人。詩人參加這次平黎,目睹其慘狀,心懷憂傷,憫憐之,深知“民之饑,以其上食稅之多”,造成這種禍端在于貪官,是官迫民反。然此行,動干戈而殺戮黎民,明哲之士應該知道其非策。表現詩人堅持正義,譴責貪官,同情黎民的人道精神。具有一定的人民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