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網名言大全古詩大全

代白頭吟

朝代:南北朝

作者:鮑照

詠史懷古寫人感慨

原文

直如朱絲繩,清如玉壺冰。何慚宿昔意,猜恨坐相仍。
人情賤恩舊,世義逐衰興。毫發一為瑕,丘山不可勝。
食苗實碩鼠,點白信蒼蠅。鳧鵠遠成美,薪芻前見凌。
申黜褒女進,班去趙姬升。周王日淪惑,漢帝益嗟稱。
心賞猶難恃,貌恭豈易憑。古來共如此,非君獨撫膺。

譯文

志士如紅色的絲繩那樣正直,如玉壺冰那樣高潔清廉。怎奈慚愧的是自己以前的意氣都已經消散,只有無限的遺憾不斷跟隨著自己。人們多不念舊恩,世情就是這樣,一旦你衰敗,沒人會幫扶你。人在失勢以后,即使只有那么一絲一毫的缺點,哪怕足有火如丘山那樣的功績,也不能被容。那些小人就像食蒔的碩鼠一樣卑鄙,他們蠅營狗茍,像蒼蠅那樣巧于辭令,妄進讒言。野鴨有五種美德,但仍被宰殺,黃鵠有害無益,卻因一舉千里,被視為珍禽。帝王用人就像堆柴草一樣,不辨忠信,后來者居上。這真讓人痛心!周幽王因為寵愛褒姒而廢掉了申后,漢成帝因寵愛趙飛燕而疏遠了班婕妤。周幽王日益昏惑,漢成帝做的事情也令人嘆息不已。心中贊賞的人都難以自恃,難以保全,更何況那些外表恭敬的人呢?他們沒有什么可以憑借的。寵疏自古以來都是這樣,不是唯獨你這樣的志士才撫胸嘆息,感到無限憤慨!

注釋
瑕:玉上的瑕疵,斑點。
碩鼠:大老鼠。
鳧鵠(hú):野鴨和黃鵠。
薪芻:柴草。這里是說君王用人好像堆柴草,后來者居上。
褒女:即褒姒,周幽王因為寵愛她而廢掉了申后。
班:班婕妤,漢成帝的妃子。
趙姬:即趙飛燕,漢成帝因寵愛趙飛燕而疏遠班婕妤。
淪惑:迷誤。
嗟稱:嘆息。
心賞:心中贊賞,欣賞。
貌恭豈易憑:外表恭敬的人不可輕易相信。
撫膺:撫胸嘆息以表示憤慨。

賞析

這首詩是詩人的不平之聲,寫正直之士清如玉壺,但卻不能容于世。詩的開首,連用兩個比喻,說明自己的正直、高潔。“何慚”二句承上而言,說自己清白正直仍一如往昔,卻無端受到接連不斷的猜忌怨恨。以上四句寫一位高潔的女子的不幸,有自喻之意。“人情”八句,是由不幸遭遇引發的感慨。人情世故,總是好新棄舊;謗議紛紜,總是向著被遺棄的弱者。稍有一絲不慎,比方說無意中得罪了權貴,出現一點點裂痕,便會釀成山丘般的怨恨和禍害。詩人切齒痛斥那些進讒的小人,就像食苗的碩鼠和玷白使黑的蒼蠅。又悲嘆明明有害的野鴨、黃鵠,卻因來自遠方而蒙受珍愛,言外之意還是說人情總是好新賤舊。傳說春秋時田饒事魯哀公而不被重用,便向哀公發牢騷道:雞有許多優點,卻不在您眼里,天天煮來吃,因為它易于得到;黃鵠啄食您園池中的稻粱魚鱉卻被您所看重,只為它來自遠方,不易得到,讓您感到稀罕。好吧,我這就離開您遠走高飛了。“鳧鵠遠成美”就是用此典故。“薪芻前見陵”也是用典:西漢汲黯不滿武帝重用新進之士,說:陛下用人好比堆積柴草,后來者居上。鮑照在這里也是說人情喜新厭舊。“申黜褒女進”六句,也是借史事發表感慨。申,指周幽王后,系申侯之女。幽王寵愛褒姒,將申后廢黜。班,指漢成帝妃班倢伃。成帝后來惑于趙飛燕姐妹,倢伃被冷遇。“心賞猶難恃,貌恭豈易憑”,是說真心賞愛的,尚且難可憑恃;何況原先就是虛偽的恭敬!這兩句的感慨十分深沉,將寒門下士趦趄仕途、惴惴不安的心情表現得更為充分。最后兩句,又蕩開一層,總結全詩:這種種令人寒心的事實,乃是自古如此,并非您一個人為之捶胸悲慨!這既像是無可奈何的寬慰,又像是絕望的哀嘆:這種現象根本不可能有所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