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氣歌

朝代:宋代

作者:文天祥

詠史懷古愛國

原文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廣八尺,深可四尋。單扉低小,白間短窄,污下而幽暗。當此夏日,諸氣萃然:雨潦四集,浮動床幾,時則為水氣;涂泥半朝,蒸漚歷瀾,時則為土氣;乍晴暴熱,風道四塞,時則為日氣;檐陰薪爨,助長炎虐,時則為火氣;倉腐寄頓,陳陳逼人,時則為米氣;駢肩雜遝,腥臊汗垢,時則為人氣;或圊溷、或毀尸、或腐鼠,惡氣雜出,時則為穢氣。疊是數氣,當之者鮮不為厲。而予以孱弱,俯仰其間,於茲二年矣,幸而無恙,是殆有養致然爾。然亦安知所養何哉?孟子曰:「吾善養吾浩然之氣。」彼氣有七,吾氣有一,以一敵七,吾何患焉!況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氣也,作正氣歌一首。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
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
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
在秦張良椎,在漢蘇武節。為嚴將軍頭,為嵇侍中血。
為張睢陽齒,為顏常山舌。或為遼東帽,清操厲冰雪。
或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或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是氣所磅礴,凜烈萬古存。
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地維賴以立,天柱賴以尊。
三綱實系命,道義為之根。嗟予遘陽九,隸也實不力。
楚囚纓其冠,傳車送窮北。鼎鑊甘如飴,求之不可得。
陰房闐鬼火,春院閟天黑。牛驥同一皂,雞棲鳳凰食。
一朝蒙霧露,分作溝中瘠。如此再寒暑,百沴自辟易。
嗟哉沮洳場,為我安樂國。豈有他繆巧,陰陽不能賊。
顧此耿耿在,仰視浮云白。悠悠我心悲,蒼天曷有極。
哲人日已遠,典刑在夙昔。風檐展書讀,古道照顏色。

譯文

譯文
我被囚禁在北國的都城,住在一間土屋內。土屋有八尺寬,大約四尋深。有一道單扇門又低又小,一扇白木窗子又短又窄,地方又臟又矮,又濕又暗。碰到這夏天,各種氣味都匯聚在一起:雨水從四面流進來,甚至漂起床、幾,這時屋子里都是水氣;屋里的污泥因很少照到陽光,蒸熏惡臭,這時屋子里都是土氣;突然天晴暴熱,四處的風道又被堵塞,這時屋子里都是日氣;有人在屋檐下燒柴火做飯,助長了炎熱的肆虐,這時屋子里都是火氣;倉庫里儲藏了很多腐爛的糧食,陣陣霉味逼人,這時屋子里都是霉爛的米氣;關在這里的人多,擁擠雜亂,到處散發著腥臊汗臭,這時屋子里都是人氣;又是糞便,又是腐尸,又是死鼠,各種各樣的惡臭一起散發,這時屋子里都是穢氣。這么多的氣味加在一起,成了瘟疫,很少有人不染病的。可是我以虛弱的身子在這樣壞的環境中生活,到如今已經兩年了,卻沒有什么病。這大概是因為有修養才會這樣吧。然而怎么知道這修養是什么呢?孟子說:“我善于培養我心中的浩然之氣。“它有七種氣,我有一種氣,用我的一種氣可以敵過那七種氣,我擔憂什么呢!況且博大剛正的,是天地之間的凜然正氣。 (因此)寫成這首《正氣歌》。

天地之間有一股堂堂正氣,它賦予萬物而變化為各種體形。
在下面就表現為山川河岳,在上面就表現為日月辰星。
在人間被稱為浩然之氣,它充滿了天地和寰宇。
國運清明太平的時候,它呈現為祥和的氣氛和開明的朝廷。
時運艱危的時刻義士就會出現,他們的光輝形象一一垂于丹青。
在齊國有舍命記史的太史簡,在晉國有堅持正義的董狐筆。
在秦朝有為民除暴的張良椎,在漢朝有赤膽忠心的蘇武節。
它還表現為寧死不降的嚴將軍的頭,表現為拼死抵抗的嵇侍中的血。
表現為張雎陽誓師殺敵而咬碎的齒,表現為顏常山仗義罵賊而被割的舌。
有時又表現為避亂遼東喜歡戴白帽的管寧,他那高潔的品格勝過了冰雪。
有時又表現為寫出《出師表》的諸葛亮,他那死而后已的忠心讓鬼神感泣。
有時表現為祖逖渡江北伐時的楫,激昂慷慨發誓要吞滅胡羯。
有時表現為段秀實痛擊奸人的笏,逆賊的頭顱頓時破裂。
這種浩然之氣充塞于宇宙乾坤,正義凜然不可侵犯而萬古長存。
當這種正氣直沖霄漢貫通日月之時,活著或死去根本用不著去談論!
大地靠著它才得以挺立,天柱靠著它才得以支撐。
三綱靠著它才能維持生命,道義靠著它才有了根本。
可嘆的是我遭遇了國難的時刻,實在是無力去安國殺賊。
穿著朝服卻成了階下囚,被人用驛車送到了窮北。
如受鼎鑊之刑對我來說就像喝糖水,為國捐軀那是求之不得。
牢房內閃著點點鬼火一片靜謐,春院里的門直到天黑都始終緊閉。
老牛和駿馬被關在一起共用一槽,鳳凰住在雞窩里像雞一樣飲食起居。
一旦受了風寒染上了疾病,那溝壑定會是我的葬身之地,
如果能這樣再經歷兩個寒暑,各種各樣的疾病就自當退避。
可嘆的是如此陰暗低濕的處所,競成了我安身立命的樂土住地。
這其中難道有什么奧秘,一切寒暑冷暖都不能傷害我的身體。
因為我胸中一顆丹心永遠存在,功名富貴對于我如同天邊的浮云。
我心中的憂痛深廣無邊,請問蒼天何時才會有終極。
先賢們一個個已離我遠去,他們的榜樣已經銘記在我的心里。
屋檐下我沐著清風展開書來讀,古人的光輝將照耀我堅定地走下去。

注釋
予:我,一作余。北庭:指元朝首都大都(今北京)。
尋:古時八尺為一尋。
單扉:單扇門。
白間:窗戶。
污下:低下。
萃然:聚集的樣子。
雨潦:下雨形成的地上積水。
涂泥半朝:“朝”當作“潮”,意思是獄房墻上涂的泥有一半是潮濕的。
蒸漚歷瀾:熱氣蒸,積水漚,到處都雜亂不堪。瀾:瀾漫,雜亂。
乍晴:剛晴,初晴。
風道四塞:四面的風道都堵塞了。
薪爨(cuàn):燒柴做飯。
炎虐:炎熱的暴虐。
倉腐寄頓:倉庫里儲存的米谷腐爛了。
陳陳逼人:陳舊的糧食年年相加,霉爛的氣味使人難以忍受。陳陳:陳陳相因,《史記·平準書》:“太倉之粟,陳陳相因。”
駢肩雜遝(tà):肩挨肩,擁擠雜亂的樣子。
腥臊:魚肉發臭的氣味,此指囚徒身上發出的酸臭氣味。
圊溷(qīng hún):廁所。
毀尸:毀壞的尸體。
穢:骯臟。
疊是數氣:這些氣加在一起。
侵沴(lì):惡氣侵人。沴:惡氣。
鮮不為厲:很少有不生病的。厲:病。
孱弱:虛弱。
俯仰其間:生活在那里。
于茲:至今。
無恙:沒有生病。
是殆有養致然:這大概是因為會保養正氣才達到這樣的吧。殆:大概。有養:保有正氣。語本《孟子·公孫丑》:“我善養吾浩然之氣。”致然:使然,造成這樣子。
然爾亦安知所養何哉:然而又怎么知道所保養的內容是什么呢?
孟子:名軻,戰國時代的思想家,其弟子將孟子言行變成《孟子》一書,為儒家經典。
浩然之氣:純正博大而又剛強之氣。見《孟子·公孫丑》。
吾何患焉:我還怕什么呢。中國古代的許多思想家都認為浩然正氣對于人身有無所不能的巨大力量。
“天地有正氣”兩句:天地之間充滿正氣,它賦予各種事物以不同形態。這類觀點明顯有唯心色彩,但作者主要用以強調人的節操。雜然:紛繁,多樣。
“下則為河岳”兩句:是說地上的山岳河流,天上的日月星辰,都是由正氣形成的。
“于人曰浩然”兩句:賦予人的正氣叫浩然之氣,它充滿天地之間。沛乎:旺盛的樣子。蒼冥:天地之間。
皇路:國運,國家的局勢。清夷:清平,太平。
吐:表露。
見:同“現”,表現,顯露。
垂丹青:見于畫冊,傳之后世。垂:留存,流傳。丹青:圖畫,古代帝王常把有功之臣的肖像和事跡叫畫工畫出來。
太史:史官。簡:古代用以寫字的竹片。《左傳·襄公二十五年》載:春秋時,齊國大夫崔杼把國君殺了,齊國的太史在史冊中寫道“崔杼弒其君”。崔杼怒,把太史殺了。太史的兩個弟弟繼續寫,都被殺,第三個弟弟仍這樣寫,崔杼沒有辦法,只好讓他寫在史冊中。
在晉董狐筆:出自《左傳·宣公二年》載,春秋時,晉靈公被趙穿殺死,晉大夫趙盾沒有處置趙穿,太史董狐在史冊上寫道:“趙盾弒其君。”孔子稱贊這樣寫是“良史”筆法。
張良椎:《史記·留侯傳》載,張良祖上五代人都做韓國的丞相,韓國被秦始皇滅掉后,他一心要替韓國報仇,找到一個大力士,持一百二十斤的大椎,在博浪沙(今河南省新鄉縣南)伏擊出巡的秦始皇,未擊中。后來張良輔佐劉邦建立漢朝,封留侯。
蘇武節:《漢書·李廣蘇建傳》載,漢武帝時,蘇武出使匈奴,匈奴人要他投降,他堅決拒絕,被流放到北海(今西伯利亞貝加爾湖)邊牧羊。為了表示對祖國的忠誠,他一天到晚拿著從漢朝帶去的符節,牧羊十九年,始終賢貞不屈,后來終于回到漢朝。
嚴將軍:《三國志·蜀志·張飛傳》載,嚴顏在劉璋手下做將軍,鎮守巴郡,被張飛捉住,要他投降,他回答說:“我州但有斷頭將軍,無降將軍!”張飛見其威武不屈,把他釋放了。
嵇侍中:嵇紹,嵇康之子,晉惠帝時做侍中(官名)。《晉書·嵇紹傳》載,晉惠帝永興元年(304),皇室內亂,惠帝的侍衛都被打垮了,嵇紹用自己的身體遮住惠帝,被殺死,血濺到惠帝的衣服上。戰爭結束后,有人要洗去惠帝衣服上的血,惠帝說:“此嵇侍中血,勿去!”
張睢陽:即唐朝的張巡。《舊唐書·張巡傳》載,安祿山叛亂,張巡固守睢陽(今河南省商丘市),每次上陣督戰,大聲呼喊,牙齒都咬碎了。城破被俘,拒不投降,敵將問他:“聞君每戰,皆目裂,嚼齒皆碎,何至此耶?”張巡回答說:“吾欲氣吞逆賊,但力不遂耳。”敵將視其齒,存者不過三數。
顏常山:即唐朝的顏杲卿,任常山太守。《新唐書·顏杲卿傳》載,安祿山叛亂時,他起兵討伐,后城破被俘,當面大罵安祿山,被鉤斷舌頭,仍不屈,被殺死。
遼東帽:東漢末年的管寧有高節,是在野的名士,避亂居遼東(今遼寧省遼陽市),一再拒絕朝廷的征召,他常戴一頂黑色帽子,安貧講學,名聞于世。
清操厲冰雪:是說管寧嚴格奉守清廉的節操,凜如冰雪。厲:嚴肅,嚴厲。
出師表:諸葛亮出師伐魏之前,上表給蜀漢后主劉禪,表明白己為統一事業奮斗到底的決心。表文中有“鞠躬盡力,死而后已”的名言。
鬼神泣壯烈:鬼神也被諸葛亮的壯烈精神感動得流淚。
渡江楫:東晉愛國志士祖逖率兵北伐,渡長江時,敲著船槳發誓北定中原,后來終于收復黃河以南失地。楫:船槳。
胡羯:古代對北方少數民族的稱呼。過去史書上曾稱匈奴、鮮卑、羯、氐、羌為五胡。這句是形容祖逖的豪壯氣概。
擊賊笏:唐德宗時,朱泚謀反,召段秀實議事,段秀實不肯同流合污,以笏猛擊朱泚的頭,大罵:“狂賊,吾恨不斬汝萬段,豈從汝反耶?”笏:古代大臣朝見皇帝時所持的手板。
逆豎:叛亂的賊子,指朱眥。
是氣:這種“浩然之氣”。磅礴:充塞。
凜烈:莊嚴、令人敬畏的樣子。
“當其貫日月”兩句:當正氣激昂起來直沖日月的時候,個人的生死還有什么值得計較的。
“地維賴以立”兩句:是說地和天都依靠正氣支撐著。地維:古代人認為地是方的,四角有四根支柱撐著。天柱:古代傳說,昆侖山有銅柱,高人云天,稱為天柱,又說天有人山為柱。
三綱實系命:是說三綱實際系命于正氣,即靠正氣支撐著。
道義為之根:道義以正氣為根本。
嗟:感嘆詞。遘:遭逢,遇到。陽九:即百六陽九,古人用以指災難年頭,此指國勢的危亡。
隸也實無力:是說我實在無力改變這種危亡的國勢。隸:地位低的官吏,此為作者謙稱。
楚囚纓其冠:《左傳·成公九年》載,春秋時被俘往晉國的楚國俘虜鐘儀戴著一種楚國帽子,表示不忘祖國,被拘囚著,晉侯問是什么人,旁邊人回答說是“楚囚”。這里作者是說,自己被拘囚著,把從江南戴來的帽子的帶系緊,表示雖為囚徒仍不忘宋朝。
傳車:官辦交通站的車輛。窮北:極遠的北方。
鼎鑊甘如飴:身受鼎鑊那樣的酷刑,也感到像吃糖一樣甜,表示不怕犧牲。鼎鑊:大鍋。古代一種酷刑,把人放在鼎鑊里活活煮死。
陰房闃鬼火:囚室陰暗寂靜,只有鬼火出沒。杜甫《玉華宮》詩:“陰房鬼火青。”陰房:見不到陽光的居處,此指囚房。闃:幽暗、寂靜。
春院閟天黑:雖在春天里,院門關得緊緊的,照樣是一片漆黑。杜甫《大云寺贊公房》詩:“天黑閟春院。”閟(bì):關閉。
“牛驥同一皂”兩句:牛和駿馬同槽,雞和鳳凰共處,比喻賢愚不分,杰出的人和平庸的人都關在一起。驥:良馬。皂:馬槽。雞棲:雞窩。
一朝蒙霧露:一旦受霧露風寒所侵。蒙:受。
分作溝中瘠:料到自己一定成為溝中的枯骨。分:料,估量。溝中瘠:棄于溝中的枯骨。《說苑》:“死則不免為溝中之瘠。”
如此再寒暑:在這種環境里過了兩年了。
百沴自辟易:各種致病的惡氣都自行退避了。這是說沒有生病。
沮洳場:低下陰濕的地方。
“豈有他繆巧”兩句:哪有什么妙法奇術,使得寒暑都不能傷害自己?繆(miù)巧:智謀,機巧。賊:害。
顧此耿耿在:只因心中充滿正氣。顧:但,表示意思有轉折的連接詞。此:指正氣。耿耿:光明貌。
仰視浮云白:對富貴不屑一顧,視若浮云。《論語·述而》:“不義而富且貴,于我如浮云。”
“悠悠我心悲”兩句:我心中亡國之痛的憂思,像蒼天一樣,哪有盡頭。曷:何,哪。極:盡頭。
哲人日以遠:古代的圣賢一天比一天遠了。哲人:賢明杰出的人物,指上面列舉的古人。
典型:榜樣,模范。夙昔:從前,討去。
風檐展書讀:在臨風的廊檐下展開史冊閱讀。
古道照顏色:古代傳統的美德,閃耀在面前。

參考資料:

1、 余建忠 .中國古代名詩詞譯賞 .昆明市 :云南大學出版社 ,2011年 :410-416頁 .
2、 廖超慧 .大學語文 .武漢市 :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 ,2008年 :106-110頁 .

賞析

《正氣歌》為南宋名臣、民族英雄文天祥所作。宋末帝趙昺祥興元年(1278年),文天祥在廣東海豐兵敗被俘。次年被押解至元大都(今北京)。文天祥在獄中三年,受盡各種威逼利誘,但始終堅貞不屈。1281年夏,在濕熱、腐臭的牢房中,文天祥寫下了與《過零丁洋》一樣名垂千古的《正氣歌》。他在自序中說道: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廣八尺,深可四尋,單扉低小,白間短窄,污下而幽暗。當此夏日,諸氣萃然:雨潦四集,浮動床幾,時則為水氣;涂泥半朝,蒸漚歷瀾,時 則為土氣;乍晴暴熱,風道四塞,時則為日氣;檐陰薪爨,助長炎虐,時則為火氣;倉腐寄頓,陳陳逼人,時則為米氣;駢肩雜沓,腥臊汗垢,時則為人氣;或圊溷、或毀尸、或腐鼠,惡氣雜出,時則為穢氣。疊是數氣,當之者鮮不為厲。而予以孱弱,俯仰其間,于茲二年矣,幸而無恙,是殆有養致然爾。然亦安知所養何哉?孟子曰:「我善養吾浩然之氣。」彼氣有七,吾氣有一,以一敵七,吾何患焉!況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氣也,作正氣歌一首。

該詩慷慨激昂,充分表現了文天祥的堅貞不屈的愛國情操。1283年1月9日,在拒絕了元世祖最后一次利誘之后,文天祥在刑場向南拜祭,從容就義。其絕命辭寫道:“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圣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后,庶幾無愧。”

抗元英雄文天祥的《正氣歌》系寫作于北京(元大都),鮮為人知的文天祥祠在北京市東城區府學胡同,是抗元英雄文天祥曾被元朝關押三年的地方。文天祥祠現有前后兩進院落,前院東墻上嵌有詩碑,鐫刻著文天祥當年在這里寫作的著名詩篇《正氣歌》;后殿庭中,有一株向南方傾斜近45度角的古老棗樹,就是相傳代表文天祥“不指南方不肯休”不屈精神的“指南樹”。

文天祥,南宋吉州廬陵(今江西省吉安縣)人,1236年生于詩書之家,1256年21歲時赴南宋國都臨安府(今浙江省杭州市)應試,得中狀元。1259年,文天祥為父守孝三年期滿,正式步入仕途時,南宋已面臨蒙古大軍南下入侵的危急局面。憂心如焚的文天祥上書朝廷,揭露奸臣誤國劣跡,并提議“建立方鎮、各守一方”,即軍事防御按地段承包責任制,但是“書奏、不報”,不被理睬。耿直憂國的文天祥宦海沉浮20年,始終遭壓制、排斥。

臣心一片磁針石,不指南方不肯休。1271年,忽必烈建立大元帝國。1274年,忽必烈派丞相伯顏率軍20萬再次侵宋。南宋雖然有兵70余萬,但主幼臣奸,一觸即潰。文天祥捐出家產,籌餉募集民兵5萬進京勤王,反被奸臣阻撓,解除兵權。

1276年陰歷正月十八日,伯顏元軍進抵距臨安只有30里的皋亭山,右丞相陳宜中畏敵逃遁。正月十九日,時任臨安知府的文天祥臨危受命,被朝廷授為右丞相,前往皋亭山議降。掌權的太皇太后謝氏授意如能談成,可以讓小皇帝向忽必烈稱侄子,實在不行,稱孫子也答應。正月二十日,文天祥面見伯顏,說自己只議和,不議降,并要求元軍先撤兵,后談判。伯顏大怒,扣押了文天祥。正月二十一日,謝氏率南宋君臣舉國投降。

1276年陰歷二月初九日,誓死不降的文天祥被元軍押解出發前往大都(今北京)。中途在鎮江停留時,文天祥與同伴共12人于二月二十九日夜設計逃脫,歷盡艱險經儀征、揚州、通州(今南通)乘船回歸南宋故土。在長江口繞道先北后南迂回航行時,文天祥在船上寫下了赤誠感人的詩篇《揚子江》:“幾日隨風北海游,回從揚子大江頭。臣心一片磁針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經過兩個多月的奔波,文天祥終于回到浙江溫州。此后,不肯降元的官員們擁立已經降元的南宋恭帝的幼弟為帝,建立了茍延殘喘的小朝廷。南宋故土一度只靠文天祥率軍獨撐殘局,終于寡不敵眾,于1279年陰歷十二月二十日在廣東海豐的五坡嶺兵敗,再次被俘。

元軍押著文天祥,走海路經珠江口外的零丁洋,去進攻南宋小朝廷最后的基地崖山(今廣東省新會縣海域)。文天祥在敵船中寫下了《過零丁洋》,千古名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即出自此詩。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1279年陰歷十月初一日,文天祥被押送抵達大都,安置在館驛。元世祖忽必烈很贊賞文天祥的才干,他派已降的南宋恭帝及多批降臣前來勸誘,文天祥不為所動,嚴詞拒絕,后于十月初五日被關進兵馬司牢房(在今府學胡同)。

文天祥在關押三年期間,書寫了幾百篇詩詞文章,以抒發愛國之情。1281年夏季,在暑氣、腐氣、穢氣等七氣的熏蒸中,文天祥慷慨揮毫,在牢中寫就了千古流傳、擲地有聲的鏗鏘之作《正氣歌》:“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

唯有一腔忠烈氣,碧空常共暮云愁。1283年初,元朝偵知有人聯絡數千人,要起兵反元,營救文天祥。1月8日,元世祖忽必烈親自提審,作最后的勸降,并許諾授予丞相官職。文天祥告訴忽必烈:“一死之外,無可為者。”

1283年1月9日,文天祥在大都柴市(今北京交道口南大街)慷慨就義,終年48歲。文天祥在刑場寫下了絕筆詩:

昔年單舸走維揚,萬死逃生輔宋皇。

天地不容興社稷,邦家無主失忠良。

神歸嵩岳風雷變,氣哇煙云草樹荒。

南望九原何處是,塵沙黯澹路茫茫。

衣冠七載混氈裘,憔悴形容似楚囚。

龍馭兩宮崖嶺月,貔貅萬灶海門秋。

天荒地老英雄喪,國破家亡事業休。

惟有一腔忠烈氣,碧空常共暮云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