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州送裴坦判官往舒州時牧欲赴官歸京

朝代:唐代

作者:杜牧

送別寫景抒情

原文

日暖泥融雪半消,行人芳草馬聲驕。
九華山路云遮寺,清弋江村柳拂橋。
君意如鴻高的的,我心懸旆正搖搖。
同來不得同歸去,故國逢春一寂寥!

賞析

這首詩在寫景上很成功,從中可以領略到古代詩詞中寫景的種種妙用。

此詩作于公元839年(開成四年)春,在宣州(治所在今安徽宣城)做官的杜牧即將離任,回京任職。他的朋友、在宣州任判官的裴坦要到舒州(治所在今安徽潛山)去,詩人便先為他送行,并賦此詩相贈。

“日暖泥融雪半消,行人芳草馬聲驕。”詩一出手,就用明快的色調,簡潔的筆觸,勾畫出一幅“春郊送別圖”:一個初春的早晨,和煦的太陽照耀著大地,積雪大半已消融,解凍的路面布滿泥濘,經冬的野草茁出了新芽,原野上一片青蔥。待發的駿馬興奮地踢著蹄,打著響鼻,又不時仰頭長嘶,似乎在催促主人上路。這兩句詩不只是寫景而已,它還交代了送行的時間、環境,渲染了離別時的氛圍。

三、四兩句又展示了兩幅美景:“九華山路云遮寺,清弋江村柳拂橋。”一幅是懸想中云霧繚繞的九華山路旁,寺宇時隱時現。九華山是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一,有“佛國仙城”之稱。山在池州青陽(今屬安徽)西南,為宣州去舒州的必經之處。“九華山路”暗示裴坦的行程。一幅是眼前綠水環抱的青弋江村邊,春風楊柳,輕拂橋面。青弋江在宣城西,江水紺碧,景色優美。“清弋江村”,點明送別地點。“云遮寺”,“柳拂橋”,最能體現地方風物和季節特色,同時透出詩人對友人遠行的關切和惜別時的依戀之情。這里以形象化描繪代替單調冗長的敘述,語言精煉優美,富有韻味。兩句一寫山間,一寫水邊,一寫遠,一寫近,靜景中包含著動態,畫面形象而鮮明,使人有身臨其境的感覺。以上四句通過寫景,不露痕跡地介紹了環境,交代了送行的時間和地點,暗示了事件的進程,手法是十分高妙的。后面四句,借助景色的襯托,抒發惜別之情,更見詩人的藝術匠心。

“君意如鴻高的的,我心懸旆正搖搖”,敘寫行者與送行者的不同心境。的的,是鮮明的樣子。裴坦剛中進士不久,春風得意,躊躇滿志,像鴻雁那樣展翅高飛。所以,盡管在離別的時刻,也仍然樂觀、開朗。而杜牧的心情是兩樣的。他宦海浮沉,不很得意。此刻要與好友離別,臨歧執手,更覺“心搖搖然如懸旌而無所終薄”(《史記·蘇秦傳》),一種空虛無著、悵然若失的感覺油然而生。

最后兩句把“送裴坦”和自己將要“赴官歸京”兩重意思一齊綰合,寫道:“同來不得同歸去,故國逢春一寂寥!”兩人原來是一起從京城到宣州任職的,此時卻不能一同回去了。在這風光明媚的春日里,只身回到京城以后,將會感到非常寂寞的。

詩的前半部分環境描寫與后半部分詩人惆悵心情構成強烈對比:江南的早春,空氣是那樣清新,陽光是那樣明亮,芳草是那樣鮮美,人(裴坦)是那樣倜儻風流,熱情自信,周圍一切都包孕著生機,充滿了希望;而自己并沒有因此感到高興,反而受到刺激,更加深了內心的痛苦。這里是以江南美景反襯人物的滿腹愁情。花鳥畫中有一種“背襯”的技法,就是在畫絹的背面著上潔白的鉛粉,使正面花卉的色彩越發嬌艷動人。這首詩寫景入妙,也正是用的這種“反襯”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