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網名言大全古詩大全

齊國佐不辱命

朝代:先秦

作者:左丘明

古文觀止寫人外交歷史故事

原文

晉師從齊師,入自丘輿,擊馬陘。

齊侯使賓媚人賂以紀甗、玉磬與地。“不可,則聽客之所為。”

賓媚人致賂,晉人不可,曰:“必以肖同叔子為質,而使齊之封內盡東其畝。”對曰:“肖同叔子非他,寡君之母也;若以匹敵,則亦晉君之母也。吾子布大命于諸侯,而曰必質其母以為信,其若王命何?且是以不孝令也。詩曰:‘孝子不匱,永錫爾類。’若以不孝令于諸侯,其無乃非德類也乎?先王疆理天下,物土之宜,而布其利。故詩曰:‘我疆我理,南東其畝。’今吾子疆理諸侯,而曰‘盡東其畝’而已;唯吾子戎車是利,無顧土宜,其無乃非先王之命也乎?反先王則不義,何以為盟主?其晉實有闕。四王之王也,樹德而濟同欲焉;五伯之霸也,勤而撫之,以役王命;今吾子求合諸侯,以逞無疆之欲。詩曰:‘布政優優,百祿是遒。’子實不優,而棄百祿,諸侯何害焉?不然,寡君之命使臣,則有辭矣。曰‘子以君師辱于敝邑,不腆敝賦,以犒從者;畏君之震,師徒橈敗。吾子惠徼齊國之福,不泯其社稷,使繼舊好,唯是先君之敝器、土地不敢愛。子又不許,請收合馀燼,背城借一。敝邑之幸,亦云從也;況其不幸,敢不唯命是聽?’”

譯文

  晉軍追趕齊軍,從丘輿進入齊國境內,攻打馬陘。
  齊頃公派賓媚人將紀國的炊器、玉磐贈送給晉國,并歸還魯、衛兩國的土地。“不行,就任憑他們所為。”
  賓媚人送上禮物,晉國人郤克不答應,說:“必須以蕭同叔的女兒做人質,同時使齊國境內的田畝全部改為東西向。”賓媚人回答說:“蕭同叔的女兒不是別人,是敝國國君的母親。如果以對等相待,也就是晉國國君的母親。您向諸侯頒布天子的命令,卻說一定要人家的母親做人質作為憑信,將何以對天子之命?而且這是以不孝來命令諸侯。《詩經·大雅·既醉》說:‘孝子的心從不衰竭,永遠賜福于你的同類。’如果以不孝命令諸侯,恐怕不是施恩德于同類吧?先王劃定天下的疆界,治理天下的道路,河流,考察土性所宜而分派它們的利益。所以《詩經·小雅·信南山》說:‘我劃定疆界,治理溝壟,朝南朝東修起田埂。’現在您劃分和治理諸侯的土地,卻說‘全部將田壟改為東西向’就完了,只顧有利于您的戰車出入,不顧土性所宜,恐怕不是先王的遺命吧?違反先王就是不義,怎么做諸侯的領袖?恐怕晉國的確有過錯。四王統一天下的時候,樹立德行,幫助實現大家的共同愿望。五伯稱霸諸侯的時候,勤勞王事,安撫諸侯,奉行天子的命令。現在您卻謀求會合諸侯,以滿足無止境的貪欲。《詩經·商頌·長發》說:‘施政寬和,百福聚集。’您實在不肯寬大,從而拋棄各種福祿,這對諸侯有什么害處呢?如果您不同意,敝國國君命令使臣,已有言辭在先了,說:‘您率領貴國國君的軍隊光臨敝國,敝國以微薄的兵賦來犒勞您的隨從。由于畏懼貴國國君的威嚴,軍隊遭到了挫敗。承蒙您為求取齊國的福佑,不滅絕它的社稷,使它繼續同貴國保持舊日的友好關系,敝國決不敢吝惜先君這些破舊的器物和土地。您又不答應。那就請允許我們收集殘余,在敝國城下決一死戰。即使敝國僥幸取勝,也要服從貴國;倘若不幸戰敗,敢不完全聽從貴國的命令?’”

注釋
①丘輿:地名,齊國境內,在今山東益都縣內。
②馬陘:讀音xíng,地名,齊邑名,在益都縣的西南。
③賓媚人:齊國上卿,即國佐。賂:贈送財物。甗:讀音yǎn,陶器,甑的一種,是一種禮器。玉磬:樂器。紀:古國名。為齊所滅。紀甗玉磬,是齊滅紀時所得到的珍寶。
④肖同叔子:肖,小國名;同叔:國王的名稱;子,女兒。蕭君同叔的女兒,即齊頃公的母親。
⑤封內:國境內。盡東其畝:田地壟畝全改為東西向,道路溝渠也相應地變為東西向,因為齊、晉東西相鄰,這樣一改,以后晉國的兵車過入齊境便于通行。古代田畝制,一畝寬一步,長百步,有東西向和南北向的不同。
⑥王命:先王以孝治天下的遺命。先王,已去世的君王。
⑦疆理:指劃分疆界和溝渠小路。
⑧闕:缺點,過失。
⑨四王:指夏禹、商湯、周文王和周武王。
⑩濟:滿足的意思。同欲:共同的欲望。
⑾五伯(bà):五伯之稱有二:有三代之五伯,有春秋之五伯。《左傳·成公二年》,齊國佐曰:“五伯之霸也,勤而撫之,以役王命。”杜元凱云:“夏伯昆吾,商伯大彭、豕韋,周伯齊桓、晉文。”《孟子》:“五霸者,三王之罪人也。”趙臺卿注:“齊桓、晉文、秦繆、宋襄、楚莊。”二說不同。據國佐對晉人言,其時楚莊之卒甫二年,不當遂列為五。
⑿役王命:從事于王命。
⒀優優:和緩寬大的樣子。百祿:百福,百種福祿。遒:聚。
⒁辭:言詞,話。
⒂腆:讀音tiǎn,豐厚。
⒃橈:讀音ráo,彎曲,屈從
⒄徼:讀音yāo,求取,招致
⒅燼:火灰。余燼:指殘余的軍隊。
⒆背城借一:背靠著城,再打一仗。意即在城下決一死戰。

賞析

晉齊鞌之戰齊軍敗績,齊國佐奉命出使求和,但面對郤克得苛刻條件,他從容不迫逐條駁斥,并且用齊頃公的口氣——雖然國君已經交代有最后的底線,但并未如此明晰地表態齊國尚愿一搏——若無和解的可能,則破釜沉舟奉陪到底!這十足底氣,只能源于齊國的實力。這是國佐?外交最堅實的后盾。但是他說辭的邏輯無懈可擊,果然是不辱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