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列傳

朝代:兩漢

作者:司馬遷

古文觀止寫人傳記

原文

孔子曰:“六藝于治一也。《禮》以節人,《樂》以發和,《書》以道事,《詩》以達意,《易》以神化,《春秋》以義。”太史公曰:“天道恢恢,豈不大哉!談言微中,亦可以解紛。

淳于髡者,齊之贅婿也。長不滿七尺,滑稽多辯,數使諸侯,未嘗屈辱。齊威王之時喜隱,好為淫樂長夜之飲,沉湎不治,委政卿大夫。百官荒亂,諸侯并侵,國且危亡,在于旦暮,左右莫敢諫。淳于髡說之以隱曰:“國中有大鳥,止王之庭,三年不蜚又不嗚,王知此鳥何也?”王曰:“此鳥不飛則已,一飛沖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于是乃朝諸縣令長七十二人,賞一人,誅一人,奮兵而出。諸侯振驚,皆還齊侵地。威行三十六年。語在《田完世家》中。

威王八年,楚人發兵加齊。齊王使淳于髡之趙請救兵,赍金百斤,車馬十駟。淳于髡仰天大笑,冠纓索絕。王曰:“先生少之乎?”髡曰:“何敢!”王曰:“笑豈有說乎?”髡曰:“今者臣從東方來,見道旁有禳田者,操一豚蹄,酒一盂,祝曰:‘甌窶滿篝,污邪滿車,五谷蕃熟,穰穰滿家。’臣見其所持者狹而所欲者奢,故笑之。”于是齊威王乃益赍黃金千溢,白璧十雙,車馬百駟。髡辭而行,至趙。趙王與之精兵十萬,革車千乘。楚聞之,夜引兵而去。

威王大悅,置酒后宮,召髡賜之酒。問曰:“先生能飲幾何而醉?”對曰:“臣飲一斗亦醉,一石亦醉。”威王曰:“先生飲一斗而醉,惡能飲一石哉!其說可得聞乎?”髡曰:“賜酒大王之前,執法在傍,御史在后,髡恐懼俯伏而飲,不過一斗徑醉矣。若親有嚴客,髡帣韝鞠,侍酒于前,時賜馀瀝,奉觴上壽,數起,飲不過二斗徑醉矣。若朋友交游,久不相見,卒然相覩,歡然道故,私情相語,飲可五六斗徑醉矣。若乃州閭之會,男女雜坐,行酒稽留,六博投壺,相引為曹,握手無罰,目眙不禁,前有墮珥,后有遺簪,髡竊樂此,飲可八斗而醉二三。日暮酒闌,合尊促坐,男女同席,履舄交錯,杯盤狼藉,堂上燭滅,主人留髡而送客。羅襦襟解,微聞薌澤,當此之時,髡心最歡,能飲一石。故曰酒極則亂,樂極則悲,萬事盡然。”言不可極,極之而衰,以諷諫焉。齊王曰:“善。”乃罷長夜之飲,以髡為諸侯主客。宗室置酒,髡嘗在側。

譯文

  孔子說:“六藝對于治國的作用是一致的。《禮》用來節制人們的行為,《樂》用來啟發和諧的感情,《書》用來敘述史事,《詩》用來表達情思,《易》用來演繹神妙的變化,《春秋》用來闡發微言大義。”太史公說:天道是那樣廣闊,難道還不大嗎?說話隱約委婉而切中事理,也可以解除紛擾。
  淳于髡是齊國的“招女婿”。個子不到七尺,辭令機智善辯,幾次出使諸侯國,從沒有受過屈辱。齊威王在位時喜歡隱語,愛恣意作樂整夜唱酒,陷在里面不理朝政,把國事托付給卿大夫。官吏們怠工腐化,諸侯國一起來犯,齊國即將危亡,就在朝夕之間了,左右沒有一個敢諫諍的。淳于髡用隱語來勸說:“國內有一只大鳥,棲息在大王的宮庭里,三年不飛也不鳴叫,大王可知道這鳥是為什么?”威王說:“這鳥不飛則罷,一飛就直沖云天;不鳴叫則罷,一鳴叫就震驚世人。”于是上朝召集各縣令縣長七十二人,獎勵了一個,處死了一個,重振軍威出戰。諸侯國一時震驚,都歸還了侵占齊國的土地。從此聲威盛行三十六年。這事記在《田敬仲完世家》中。
  齊威王八年,楚國對齊國大舉進攻。齊王派淳于髡到趙國去請救兵,帶上贈送的禮品黃金百斤、車馬十套,淳于髡仰天大笑,笑得系在冠上的帶子全都斷了。齊王說:“先生嫌它少嗎?”淳于髡說:“怎么敢呢?”齊王說:“那你的笑難道有什么可說的嗎?”淳于髡說:“剛才臣子從東方來,看見大路旁有祭祈農事消災的,拿著一只豬蹄,一盂酒,禱告說:‘易旱的高地糧食裝滿籠,易澇的低洼田糧食裝滿車,五谷茂盛豐收,多得裝滿了家。’臣子見他所拿的祭品少而想要得到的多,所以在笑他呢。”于是齊威王就增加贈禮黃金千鎰,白璧十雙,車馬一百套。淳于髡辭別動身,到了趙國。趙王給他精兵十萬,戰車一千乘。楚國聽到消息,連夜撤兵離去。
  齊威王大為高興,在后宮辦了酒席,召見淳于髡賞他喝酒。問道:“先生能喝多少才醉?”回答說:“臣子喝一斗也醉,喝一石也醉。”威王說:“先生喝一斗就醉了,怎么能喝一石呢?其中奧妙能聽聽嗎?”淳于髡說:“在大王面前賞酒,執法官在旁邊,御史在后邊,髡心里害怕跪倒喝酒,不過一斗已經醉了。如果家父來了嚴肅的客人,髡用袖套束住長袖,彎腰跪著,在前邊侍候他們喝酒,不時賞我點多余的清酒,我舉起酒杯祝他們長壽,起身幾次,喝不到二斗也就醉了。如果朋友故交,好久沒見面了,突然相見,歡歡喜喜說起往事,互訴衷情,喝到大概五六斗就醉了。如果是鄉里間的節日盛會,男女坐在一起,酒喝到一半停下來,玩起六博、投壺,自相招引組合,握了異性的手不受責罰,盯著人家看也不受禁止,前有姑娘掉下的耳飾,后有婦女丟失的發簪,髡私心喜歡這種場面,喝到大概八斗才有兩三分醉意。天色已晚,酒席將散,酒杯碰在一起,人兒靠在一起,男女同席,鞋兒相疊,杯盤散亂,廳堂上的燭光熄滅了,主人留住髡而送走其他客人。女子的薄羅衫兒解開了,微微地聞到一陣香氣,當這個時刻,髡心里最歡快,能喝到一石。所以說酒喝到頂就要做出亂七八糟的事,樂到了頂就要生悲,世上所有的事都是這樣。”說的是不能到頂,到頂就要走下坡路的道理,用來諷諫的。齊威王說:“說得好!”就停止了通宵達旦的喝酒,用淳于髡擔任諸侯主客的職務。王室宗族舉辦酒宴,淳于髡常在一旁陪飲。

注釋
  (1)六藝:指儒家經典《六經》,即下文列舉的《禮》、《樂》、《書》、《詩》、《易》、《春秋》。 (2)《禮》:《禮經》。《儀禮》、《周禮》、《禮記》合稱《三禮》。 (3)《樂》:《樂經》,據唐徐堅《初學記》說:秦朝焚書,《樂經》亡,只剩下《五經》。 (4)《書》:《書經》,也稱《尚書》,相傳為孔子編訂,記載自帝堯至秦穆公的史料。 (5)《詩》:《詩經》,相傳孔子刪詩,選三百○五篇成書。 (6)《易》:《易經》,也稱《周易》。 (7)《春秋》:根據魯國史料修成的編年斷代史(起于前722年,迄于前481年)。相傳是孔子作。 (8)天道:我國古代哲學術語,天的法則。恢恢:寬廣貌。 (9)淳于髡(kūn坤):“淳于”之姓源于周初至春秋的淳于國(今山東安丘縣東北)。 (10)贅(zhuì綴)婿:舊時男子因家貧賣身給人家,得招為婿者,稱為贅婿。也泛指“招女婿”。 (11)七尺:周尺比今尺短,七尺大約相當于今1.60米左右。見《鄒忌諷齊王納諫》注(1)。 (12)齊威王:參見《鄒忌諷齊王納諫》注(6)。隱:隱語,不直接說出本意而借別的詞語來暗示的話。 (13)卿大夫:周代國王及諸侯的高級臣屬。卿的地位高于大夫,常掌握國政和統兵之權。 (14)蜚(fēi非):通“飛”。“大鳥三年不飛又不鳴”的隱語,據《史記·楚世家》記載,楚莊王時伍舉就曾用過。 (15)令長:戰國秦漢時縣的行政長官名稱。人口萬戶以上的縣稱令,萬戶以下的縣稱長。 (16)《田完世家》:指《史記·田敬仲完世家》。 (17)車馬十駟:指車十乘。古代一車配四馬(駟)為一乘。 (18)索:盡。 (19)禳(ráng瓤)田:古代祈求農事順利、無災無害的祭祀活動。 (20)甌窶(lóu樓):狹小的高地。篝(gōu溝):竹籠。 (21)污邪:地勢低下、容易積水的劣田。 (22)赍(jī饑):以物贈人。溢:通“鎰”,古以二十兩為一溢。 (23)御史:秦以前的御史為史官,漢代御史也有掌糾察、治獄的。司馬遷所指似是后者。 (24)帣(juàn眷):通“絭”,束衣袖。韝gōu溝):臂套。鞠:彎屈。(jì劑):同“跽”,長跪。 (25)六博:古代博戲,兩人對局,各執黑白棋六子。具體玩法見南宋洪興祖《楚辭補注·招魂篇》引《古博經》。投壺:古代游戲,宴飲時用矢投入一定距離外的酒壺,以投中多少定勝負,負者罰酒。 (26)曹:游戲時的分組。 (27)眙:直視。 (28)薌澤:泛指香氣。薌,五谷的香氣。 (29)諸侯主客:簡稱“主客”,戰國齊設置的官名,掌諸侯朝聘之事。 (30)嘗:通“常”。

賞析

《史記·滑稽列傳》記了淳于髡、優孟、優旃三人的故事,但對三人活動的年代,記載了有明顯的矛盾和錯誤。如說淳于髡是齊威王(前356前320年在位)時人,優孟是楚莊王(前613前591年在位)時人,優旃是秦時人,秦亡(前206年)后歸漢,數年而卒。可是原傳卻又說淳于髡后百余年有優孟,優孟后二百余年有優旃。這是太史公的疏忽。本篇只選了淳于髡的傳。

“滑稽”一詞的古義與今義并不全同。古義有多義性,屈原在《楚辭·卜居》中使用它帶著貶義,有圓滑諂媚的意思;司馬遷在《滑稽列傳》里使用它帶著褒義,有能言善辯,善用雙關、隱喻、反語、婉曲等修辭手法的意思。這兩種意義與今義都不盡相同,但又都有語義發展上的相承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