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網名言古詩搜尋

與陳給事書

朝代:唐代

作者:韓愈

古文觀止敘事友情書信

原文

愈再拜:愈之獲見于閣下有年矣。始者亦嘗辱一言之譽。貧賤也,衣食于奔走,不得朝夕繼見。其后,閣下位益尊,伺候于門墻者日益進。夫位益尊,則賤者日隔;伺候于門墻者日益進,則愛博而情不專。愈也道不加修,而文日益有名。夫道不加修,則賢者不與;文日益有名,則同進者忌。始之以日隔之疏,加之以不專之望,以不與者之心,而聽忌者之說。由是閣下之庭,無愈之跡矣。

去年春,亦嘗一進謁于左右矣。溫乎其容,若加其新也;屬乎其言,若閔其窮也。退而喜也,以告于人。其后,如東京取妻子,又不得朝夕繼見。及其還也,亦嘗一進謁于左右矣。邈乎其容,若不察其愚也;悄乎其言,若不接其情也。退而懼也,不敢復進。

今則釋然悟,翻然悔曰:其邈也,乃所以怒其來之不繼也;其悄也,乃所以示其意也。不敏之誅,無所逃避。不敢遂進,輒自疏其所以,并獻近所為《復志賦》以下十首為一卷,卷有標軸。《送孟郊序》一首,生紙寫,不加裝飾。皆有揩字注字處,急于自解而謝,不能俟更寫。閣下取其意而略其禮可也。

愈恐懼再拜。

譯文

  韓愈再拜:
  我有幸同您認識已經好多年了,開始時也曾受到您一些稱贊。后來由于我貧賤,為了生計而奔波,所以不能早晚經常拜見。此后,您的地位越來越尊貴,依附侍候在您門下的人一天天地增多。地位越來越尊貴,跟貧賤的人就會一天天地疏遠間隔;伺候在六下的人一天天在增加,那么由于您喜歡的人多了,而對于舊友的情意也就不專了。我的品德修養方面沒有加強,而所寫的文章卻一天比一天多出名。品德方面不完善,那么賢德的人就不會贊揚;文章越來越有名,那么我與同路求進的人就會妒忌。起初,您我由于經常不見面而疏遠,以后又加上我對您感情不專的私下抱怨,而您又懷著不再賞識的情緒,并且聽任妒忌者的閑話,由于這些原因,您的門庭之中,就沒有我的足跡了。
  去年春天,我也曾經去拜見過您一次。您面色溫和,好像是接待新近結交的朋友;談話連續不斷,好像同情我窮困的處境。告辭回來,非常高興,便把這些情況告訴了別人。此后,我回東京去接妻子兒女,又不能朝夕連續與您相見了。等我回來后,我又曾經拜訪過您一次。您表情冷漠,好像不體察我個人的苦衷;沉默寡言,好像是不理會我的情意。告辭回來,心中恐懼,不敢再登門拜見。
  現在我恍然大悟,非常懊悔,心里想:您那種冷漠的表情,是責怪我不常去拜見的緣故;談話很少,就是暗示這種意思的緣故。對我性情愚鈍的責怪,我是無法逃避的。我不敢馬上去拜見您,就自己寫信和分析陳述事情的緣由,同時獻上近日寫的《復志賦》等十篇文章作為一卷,卷有標簽和軸。《送孟郊序》一文,用生紙寫成,沒有裝飾,并且有涂改和加字的地方,因為我急于向您解釋誤會表示道歉,所以來不及重新謄寫清楚。希望您接受我的心意,不計較我的禮節上的不周之處。
  我誠惶誠恐,再拜。

注釋
①伺候:等候,此處有依附的意思。門墻:原指師門,此處泛指尊者的門下。
②賢者:此處指陳給事。
③進謁:前去拜見。
④妻子:指妻子和兒子。
⑤邈:遠,此處形容臉上表情冷漠。
⑥若不察其愚:好像沒有察見我的愚衷。
⑦誅:責備。
⑧遂:就,立刻。
⑨疏:分條陳述。標軸:古代用紙或帛做成卷子,中心有軸,故一卷叫一軸。標軸是卷軸上所作的標記。孟郊:字東野。唐代詩人,韓愈的朋友。生紙:未經煮捶或涂蠟的紙。唐代書寫分熟紙與生紙,生紙用于喪事,或作草稿用。揩:涂抹。注:添加。上述用生紙寫信,不加裝飾,有揩字注字處數語,乃是表示失禮和歉意。俟(sì):等待。

賞析

陳給事名京,字慶復,766年(唐代宗大歷元年)進士,803年(德宗貞元十九年)由考功員外郎晉升為給事中。給事,官名,即給事中。唐代的給事中,乃中央機構門下省的重要官員,僅次于門下省的長官侍中、副長官侍郎,掌管駁正政令的得失。本文為韓愈給陳京的一封信。信中述寫了與陳京舊時曾有過交往和后來疏遠的原因,婉言表述了對陳給事的不滿。同時也表示疑慮消除,希望陳京重新了解自己,恢復友誼。

韓氏論文素以整飭、謹嚴、生動形象著稱于世。此篇《與陳給事書》,乃是一般的書信,但出自他的筆下,卻委婉動情,不同凡響。

803年(唐德宗貞元十九年),關中地區大旱,年成歉收,民間饑饉,韓愈上書奏請減免徭役租賦,因此得罪了權貴,由監察御史貶為陽山縣令。陳給事卻在這年得到了升遷。此年皇家準備舉行祭祀大典,陳給事奏請祭祀必尊太祖,而且祖宗靈位的排列,以及參加祭祀人員的排列,都要分出尊卑長幼的先后次序,必須講究禮儀。他因此得到皇帝的贊賞,自考功員外郎遷給事中,可謂宦海揚帆,春風得意。而韓愈卻因愛民而被貶,極為苦悶,茫然若失。但他對仕途仍充滿了幻想,希望能有人薦舉,重返朝廷做官。所以他對這位備受皇帝欣賞的新遷給事中陳京,還抱有很大的希望。其實此信中并沒有實質的內容,只是要同陳給事聯絡個人感情而已。然而文章的通篇圍繞著一個“見”字,歷敷了與陳給事的見面情況:上半篇從見說到不見,下半篇從不見說到要見。好像通幽曲徑,峰回路轉;如柳暗花明,若斷若續。正如《古文觀止》原評所說:“一路頓挫跌宕,波瀾層疊,姿態橫生,筆筆入妙。”信中處處自貶自責,表現了韓愈誠惶誠恐的心態;同時在字里行間,又微微透露出其不甘低眉伏首的慷慨情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