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網名言古詩搜尋

玉樹后庭花

朝代:南北朝

作者:陳叔寶

樂府宮廷寫花寓人

原文

麗宇芳林對高閣,新裝艷質本傾城。
映戶凝嬌乍不進,出帷含態笑相迎。
妖姬臉似花含露,玉樹流光照后庭。
花開花落不長久,落紅滿地歸寂中。

譯文

  樓殿高閣前有芳林花草競相爭春,妃子們本就貌美如花,再加上盛裝打扮,更加顯出傾城之貌。妃子起初掩映著窗子,外面春光的嬌美之景無法進入她們的芳閣。但妃子一出閨閣,萬般春日麗景都失去了顏色。妃子笑容可掬,盈盈走出門戶。她們的臉就像帶著晶瑩雨露的鮮花,她們的美態就如玉樹那樣秀麗,流光溢彩,清雅別致。

注釋
①對:相對,對面。這里指高閣前有芳林花草。
②傾城:使城池傾倒,形容女子貌美。
③乍:開始,起初。
④帷:帷帳,帷幄。
⑤玉樹:玉樹的樹冠挺拔秀麗,莖葉碧綠,頂生白色花朵,十分清雅別致。
⑥流光:玲瓏剔透,流光溢彩。

賞析

陳后主所作的《玉樹后庭花》歌,寫的是嬪妃們嬌嬈媚麗,堪與鮮花比美競妍,其詞哀怨靡麗而悲涼,后來成為亡國之音的代稱。

“麗宇芳林對高閣,新妝艷質本傾城。”詩的開頭概括了宮中環境,并化用漢朝李延年的“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詩句,來映襯美人的美麗。華麗的殿宇,花木繁盛的花園,沒人居住的高閣就在這殿宇的對面,在花叢的環繞之中。美人生來就美麗,再經刻意妝點,姿色更加艷麗無比。

“映戶凝嬌乍不進,出帷含態笑相迎。”寫美人們應召見駕時的情態,儀態萬千,風情萬種。無論是應召時的“乍不進”,還是接駕時的“笑相迎”,都討得后主的無比歡欣。“妖姬臉似花含露,玉樹流光照后庭。”詩的結尾處與開頭相呼應,重點描繪了宮中美人的“傾國傾城之貌”,也成了陳后主留戀后宮,貪戀美人的最好注腳。

詩歌在藝術上有以下幾個方面的特點:一是著意于從側面、動態的角度去描寫,力求舍形而求神,詩中所用的“似花含露”、“玉樹流光”的描寫都極為生動傳神;二是全詩結構緊湊,回環照應,景與人相互映襯,意象美不勝收。這首詩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宮體詩的最高水平。從一個側面可以看出,陳后主雖然是一個糟糕的皇帝,但卻是一個具有一定藝術修養的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