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軍

朝代:宋代

作者:文天祥

行軍愛國壯志

原文

梅花南北路,風雨濕征衣。
出嶺同誰出?歸鄉如不歸!
山河千古在,城郭一時非。
餓死真吾志,夢中行采薇。

譯文

梅花嶺上的南北路口,凄風苦雨把征衣濕透。
越過梅嶺誰與我同路,回到家鄉卻身為俘囚。
山河將存在萬古千秋,城郭卻哲時落入敵手。
餓死家鄉是我的愿望,夢里采蔽在首陽山頭。

注釋
⑴梅花南北路:大庾嶺上多植梅花,故名梅嶺,南為廣東南雄縣,北為江西大庾縣。
⑵采薇:商末孤竹君之子伯突、叔齊,當周武王伐紂時,二人扣馬而諫,商亡,逃入首陽山,誓不食周粟,采薇而食,餓死。

參考資料:

1、 鄧碧清 . 文天祥詩文選譯 :巴蜀書社 ,1991 :115-116 .

賞析

一二兩句略點行程中的地點和景色。作者至南安軍,正跨越了大庾嶺(梅嶺)的南北兩路。此處寫梅花不是實景,而是因梅嶺而說到梅花,借以和“風雨”對照,初步顯示了行程中心情的沉重。梅嶺的梅花在風雨中搖曳,濡濕了押著兵敗后就擒、往大都受審的文天祥的兵丁的征衣,此時,一陣冰襲上了他的心頭。

頷聯兩句,上句是說行程的孤單,而用問話的語氣寫出,顯得分外沉痛。下句是說這次的北行,本來可以回到故鄉廬陵,但身系拘囚,不能自由,雖經故鄉而猶如不歸。這兩句抒寫了這次行程中的悲苦心情,而兩“出”字和兩“歸”字的重復對照,更使得聲情激蕩起來。

頸聯兩句承首聯抒寫悲憤。上句化用杜甫《春望》“國破山河在”名句。而說“山河千古在”,意思是說,宋朝的山何是永遠存在的,不會被元朝永遠占領,言外之意是宋朝還會復興,山河有重光之日。下句是化用丁令威化鶴歌中“城郭猶是人民非”句意,是說“城郭之非”只是暫時的,也就是說,宋朝人民還要繼續反杭,繼續斗爭,廣大的城池不會被元朝永遠占據。這兩句對仗整飾,蘊蓄著極深厚的愛國感情和自信心。

最后兩句表明自己的態度:決心餓死殉國。他出之以言,繼之山行,于是開始絕食,意欲死在家鄉。而在絕食第五天時,即已行過廬陵,沒有能死在家鄉。又過了三天,在監護人的強迫下,只好開始進食。詩中用伯夷、叔齊指責周武王代商為“以暴易暴”,因而隱居首陽山,不食周粟,采薇而食,以至餓死的故事(見《史記·伯夷列傳》),表示了蓄不投降的決心。“餓死真吾事”,說得斬釘截鐵,大義察然,而且有實際行動,不是徒托空言,感人肺腑。

這首詩化用社甫詩句,抒寫自己的胸懷,表現出強烈的愛國感情,顯示出民族正氣。這首詩逐層遞進,聲情激蕩,不假雕飾,而自見功力。作者對杜甫的詩用力甚深,其風格亦頗相近,即于質樸之中見深厚之性情,可以說是用血和淚寫成的作品。

參考資料:

1、 繆鉞 等 .宋詩鑒賞辭典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7 :1361-13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