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網名言古詩搜尋

沁園春·斗酒彘肩

朝代:宋代

作者:劉過

友情

原文

寄辛承旨。時承旨招,不赴。

斗酒彘肩,風雨渡江,豈不快哉!被香山居士,約林和靖,與坡仙老,駕勒吾回。坡謂西湖,正如西子,濃抹淡妝臨鏡臺。二公者,皆掉頭不顧,只管銜杯。
白云天竺去來,圖畫里、崢嶸樓觀開。愛東西雙澗,縱橫水繞;兩峰南北,高下云堆。逋曰不然,暗香浮動,爭似孤山先探梅。須晴去,訪稼軒未晚,且此徘徊。

譯文

想著你將用整斗酒和豬腿將我款待,在風雨中渡過錢塘江到紹興與您相會豈能不愉快。可半道中被白居易邀約林逋、蘇東坡強拉回來。蘇東坡說,西湖如西施,或濃妝或淡妝自照于鏡臺。林逋、白居易兩人都置之不理,只顧暢飲開懷。
白居易說,到天竺山去啊,那里如畫卷展開,寺廟巍峨,流光溢彩。可愛的是東西二溪縱橫交錯,南北二峰高低錯落自云靄靄。林逋說,并非如此,梅花的馨香幽幽飄來,怎比得上先到孤山探訪香梅之海。待到雨過天晴再訪稼軒不遲,我暫且在西湖邊徘徊。

注釋
①辛承旨:即辛棄疾。因其曾于開禧三年(1207)被任為樞密院都承旨而得名,不過那時劉過已死,“承旨”二字可能是后人加的。
②斗酒彘肩:《史記》載,樊噲見項王,項王賜與斗卮酒(一大斗酒)與彘肩(豬前肘)。
③香山居士:白居易晚年自號香山居士。
④林和靖:林逋,字和靖。
⑤坡仙老:蘇軾自號東坡居士,后人稱為坡仙。
⑥駕勒吾回:強拉我回來。
⑦“西湖正如西子”二句:蘇軾詩“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
⑧“天竺去來”六句:白居易在杭州時,很喜愛靈隱天竺(寺)一帶的景色。他的《寄韜光禪師》詩:東澗水流西澗水,南山云起北山云”,便是寫東西二澗和南北兩高峰的。
⑨暗香浮動:林逋《梅花》詩:“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⑩孤山先探梅:孤山位于里、外兩湖之間的界山,山上種了許多梅花。

參考資料:

1、 谷向陽 .中華古詩文規范讀本(中學第八分冊) :時代文藝出版社 ,2004年10月 :第38頁 .
2、 朱德才、楊燕 .唐宋詩詞 下冊 :山東文藝出版社 ,1992年10月 :第302頁 .

賞析

詞的上片寫他想赴辛棄疾之邀,又不能去。

“斗酒彘肩,風雨渡江,豈不快哉”起勢豪放,奠定了全文的基調。這三句用典。使風俗之氣變為豪邁闊氣。這里的典故,出之于《史記·項羽本紀》。這幾句是想像之詞,劉過設想在風雨中渡過錢塘江,來到辛棄疾的住所,覺得是一件特別痛快的事情。前三句起筆突兀,似平地而起的高樓,極具氣勢。

“被香山居士,約林和靖,與東坡老,駕勒吾回”。就在他要出發之時,卻被白居易、林逋、蘇軾拉了回來。“駕勒吾回”四字寫出了他的無可奈何。接著詞人概括三位詩人詩意,說明他不能前去的理由。作者把本不相干的三人集于同一場景進行對話,構思巧妙新奇,“二公者,皆掉頭不顧,只管傳杯”,林逋、白居易兩人只顧著喝酒,對蘇東坡的提議絲毫不感不趣。

下片開端打破了兩片的限制,緊接著上文寫白居易的意見。

“白云天竺去來,圖畫里、崢嶸樓觀開。愛東西雙澗,縱橫水繞;兩峰南北,高下云堆。”自居易在杭州做郡守時,寫過不少歌詠杭州的詩句,其中《寄韜光禪師》就有“東澗水流西澗水,南山云起北山云”之語。這六句也是化用白詩而成,用“愛”字將天竺美景盡情描繪而出,給人以如臨其境之感。

“暗香浮動,爭似孤山先探梅”,詞人化用三位詩人描寫杭州風景的名句,更為杭州的湖光山色增添了逸興韻致和文化內涵,再現了孤山寒梅的雅致與芬芳.給人美好的想象。詞人筆意縱橫。雜糅了濤的特點于詞作之中,正是其創新之處,雖然沒有正面寫杭州之美,但卻使我們看到了杭州的旖旎風光。不同時代的詩人跨越了時空的界限.相聚一堂。他們的音容笑貌、言談口吻鮮活地呈現在我們面前,體現出作者豐富的想象力。

“須晴去,訪稼軒未晚,且此徘徊”三句順勢而出了,這里“須晴去”的“晴”字,當然與上片的“風雨渡江”遙相呼應,可當作“晴天”講。但是,從詞旨總體揣摩,它似含有“清醒”的意味,其潛臺詞中似乎是說自己目前正被杭州湖山勝景所迷戀,“徘徊”在“三公”爭辯的誘惑之中。那么,赴約之事,且待“我”“清醒”過來,再作理會吧!這樣理解,可能更具妙趣。這幾句也回應開頭,使全詞更顯得結構嚴謹,密不可分。

參考資料:

1、 姜鈞 .宋詞大鑒賞 :外文出版社 ,2012年5月 :第310頁 .
2、 劉默、陳思思、黃桂月 .宋詞鑒賞大全集 下 :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2.09 :第545頁 .
3、 夏于全 .唐詩宋詞 宋詞第十九卷 :北方婦女兒童出版社 ,2006年1月 :第114頁 .
4、 聶石樵、韓兆琦 .歷代詞選 :南海出版社 ,2005年8月 :第270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