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諸子登峴山

朝代:唐代

作者:孟浩然

唐詩三百首吊古傷今

原文

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江山留勝跡,我輩復登臨。
水落魚梁淺,天寒夢澤深。羊公碑字在,讀罷淚沾襟。(字在 一作:尚在)

譯文

人間的事情都有更替變化,來來往往的時日形成古今。
江山各處保留的名勝古跡,而今我們又可以登攀親臨。
魚梁洲因水落而露出江面,云夢澤由天寒而迷濛幽深。
羊祜碑如今依然巍峨矗立,讀罷碑文淚水沾濕了衣襟。

注釋
⑴峴山:一名峴首山,在今湖北襄陽城以南。諸子:指詩人的幾個朋友。
⑵代謝:交替變化。
⑶往來:舊的去,新的來。
⑷復登臨:對羊祜曾登峴山而言。登臨:登山觀看。
⑸魚梁:沙洲名,在襄陽鹿門山的沔水中。
⑹夢澤:云夢澤,古大澤,即今江漢平原。
⑺字:一作“尚”。
⑻羊公碑:后人為紀念西晉名將羊祜?而建。羊?祜?鎮守襄陽時,常與友人到峴山飲酒詩賦,有過江山依舊人事短暫的感傷。 

參考資料:

1、 彭定求 等 .全唐詩(上)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 :275 .
2、 于海娣 等 .唐詩鑒賞大全集 .北京 :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0 :47-48 .

賞析

這是一首吊古傷今的詩。所謂吊古,是憑吊峴首山的羊公碑。據《晉書?·羊祜傳》,羊祜鎮荊襄時,常到此山?置酒言詠。有一次,他對同游者喟然嘆曰:“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來賢達勝士,登此遠望如我與卿者多矣,皆湮滅無聞,使人悲傷!”羊祜生前有政績,死后,襄陽百姓于峴山建碑立廟,“歲時饗祭焉。望其碑者,莫不流涕。”作者登上峴首山,見到羊公碑,自然會想到羊祜。由吊古而傷今,不由感嘆起自己的身世來。

“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是一個平凡的真理。大至朝代更替,小至一家興衰,以及人們的生老病死、悲歡離合,人事總是在不停止地變化著,沒有誰沒有感覺到。寒來暑往,春去秋來,時光也在不停止地流逝著,這也沒有誰沒有感覺到。首聯兩句憑空落筆,似不著題,卻引出了作者的浩瀚心事,飽含著深深的滄桑之感。

頷聯兩句緊承首聯。“江山留勝跡”是承“古”字,“我輩復登臨”是承“今”字。作者的傷感情緒,便是來自今日的登臨。此處所說的“勝跡”,是指山上的羊公碑和山下的魚梁洲等。

頸聯兩句寫登山所見。“淺”指水,由于“水落”,魚梁洲更多地呈露出水面,故稱“淺”;“深”指夢澤,遼闊的云夢澤,一望無際,令人感到深遠。登山遠望,水落石出,草木凋零,一片蕭條景象。作者抓住了當時當地所特有的景物,提煉出來,既能表現出時序為嚴冬,又烘托了作者心情的傷感。

尾聯兩句將“峴山”扣實。“羊公碑尚在”,一個“尚”字,十分有力,它包含了復雜的內容。羊祜鎮守襄陽,是在晉初,而孟浩然寫這首詩卻在盛唐,中隔四百余年,朝代的更替,人事的變遷,是非常巨大的。然而羊公碑卻還屹立在峴首山上,令人敬仰。與此同時,又包含了作者傷感的情緒。四百多年前的羊祜,為國(指晉)效力,也為人民做了一些好事,是以名垂千古,與山俱傳;想到自己仍為“布衣”,無所作為,死后難免湮沒無聞,這和“尚在”的羊公碑,兩相對比,令人傷感,因之,就不免“讀罷淚沾襟”了。

這首詩前兩聯具有一定的哲理性,后兩聯既描繪了景物,富有形象,又飽含了作者的激情,這就使得它成為詩人之詩而不是哲人之詩。同時,語言通俗易懂,感情真摯動人,以平淡深遠見長。清沈德潛?評孟浩然詩詞:“從靜悟中得之,故語淡而味終不薄。”這首詩的確有如此情趣。

參考資料:

1、 于海娣 等 .唐詩鑒賞大全集 .北京 :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0 :47-48 .
2、 雅瑟 .唐詩三百首鑒賞大全集 .北京 :新世界出版社 ,2011 :64 .
3、 李景白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 :83-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