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網名言古詩搜尋

宮中行樂詞八首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寫人宮廷生活組詩

原文

小小生金屋,盈盈在紫微。
山花插寶髻,石竹繡羅衣。
每出深宮里,常隨步輦歸。
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飛。

柳色黃金嫩,梨花白雪香。
玉樓巢翡翠,金殿鎖鴛鴦。
選妓隨雕輦,征歌出洞房。
宮中誰第一,飛燕在昭陽。

盧橘為秦樹,蒲桃出漢宮。
煙花宜落日,絲管醉春風。
笛奏龍吟水,簫鳴鳳下空。
君王多樂事,還與萬方同。

玉樹春歸日,金宮樂事多。
后庭朝未入,輕輦夜相過。
笑出花間語,嬌來竹下歌。
莫教明月去,留著醉嫦娥。

繡戶香風暖,紗窗曙色新。
宮花爭笑日,池草暗生春。
綠樹聞歌鳥,青樓見舞人。
昭陽桃李月,羅綺自相親。

今日明光里,還須結伴游。
春風開紫殿,天樂下朱樓。
艷舞全知巧,嬌歌半欲羞。
更憐花月夜,宮女笑藏鉤。

寒雪梅中盡,春風柳上歸。
宮鶯嬌欲醉,檐燕語還飛。
遲日明歌席,新花艷舞衣。
晚來移彩仗,行樂泥光輝。

水綠南薰殿,花紅北闕樓。
鶯歌聞太液,鳳吹繞瀛洲。
素女鳴珠佩,天人弄彩球。
今朝風日好,宜入未央游。

譯文

譯文

  自幼入宮,生長于金屋之中,長大之后,輕盈的舞姿便經常在宮殿中皇帝面前表演。頭上佩戴鮮艷的山花,身穿繡著石竹花圖案的羅衣,經常出入深宮大殿之中,常常侍從于皇帝的步牽之后。只怕有朝一日,歌舞一散.自己便像天上的彩云一樣,隨風而去,再也見不到皇帝的面了。

  春日楊柳的嫩芽,色澤像黃金,雪白匡梨花,散發著芳香。宮中的玉樓珠殿之上,有翡翠鳥在結巢,殿前的池水中置養著成到的鴛鴦。于是皇上從后宮中選能歌善舞的宮人,隨輦游樂。能職善舞者,在宮中誰可推為第一呢?當然非居住于昭陽殿的趙飛燕而莫屬了。

  苑林中長著盧橘,宮廷中種著葡萄。在落日煙花之下,絲管齊鳴,春風駘蕩。羌笛之聲如龍吟出水,簫管之聲如鳳鳴下空。莫說君王多游樂之事,如今天下太平,天子正與萬民同樂呢!

  玉樹影斜,日暮下朝之時,宮中多有樂事。由于君王白天忙于政務,至夜晚才乘著輕輦來到后宮。殯妃們在花間惡意談笑,在明燭下嬌聲唱歌。在月光下盡情地唱吧,跳吧,莫要叫明月歸去,我們還要請月宮中的嫦娥一起來歡歌醉舞呢!

  宮殿內香風和暖依舊,紗窗外已現出黎明的曙光。宮中的花朵競相對朝日開放,池塘中已暗暗地長出了春草。綠樹間的小鳥開始歌唱,宮殿中舞女的身影在晨光中逐漸清晰。昭陽殿前桃李相間,明月漸斜,雖天色已明,但宮中的美人狂歡了一夜,興猶未盡,仍在追逐嬉戲。

  今日在明光宮中,還要結伴相游。春風吹開了紫殿大門,一陣天樂吹下了珠樓。舞女們的舞蹈跳得惟妙絕倫,歌女們的歌聲嬌里嬌氣。更令人開心的是在花香月明之夜。宮女們在玩藏鉤的游戲,好一幅春官游樂圖!

  傲雪的寒梅已盡,春風染綠了楊柳。宮鶯唱著醉人的歌,檐前的燕子呢喃著比翼雙飛。春日遲遲照著歌舞酒筵,春花燦爛映看漂亮的舞衣。傍晚時斜輝照著皇帝出游的彩仗,光彩一片,好不氣派!

  龍池之水映綠了南薰殿,北闕樓在一片紅花中顯現。從太液池上傳來陣陣鶯鳴似的歌聲,笙簫之音繞著池上的蓬萊山打轉。一陣仙女玉佩的碰擊的叮咚響聲傳來,原來是宮人們在玩著扣彩毯為游戲。今日天氣真好,正是宮中行樂的好日子。

注釋
⑴小小:少小時。金屋:用漢武帝陳皇后事。
⑵石竹:花草名。
⑶出:一作“上”。
⑷步輦:皇帝和皇后所乘的代步工具,為人所抬,類似轎子。
⑸散:一作“罷”。
⑹玉樓:華美之樓。巢:一作“關”,又作“藏”。翡翠:翠鳥名,形似燕。赤而雄曰翡,青而雌曰翠。
⑺金:一作“珠”。
⑻妓:同伎。此指歌女、舞女。雕輦:有雕飾采畫的輦車。雕:一作“朝”。
⑼蒲桃:即葡萄,原產西域西漢時引種長安。
⑽還與萬方同:一作“何必向回中”。
⑾玉樹春歸日:一作“玉殿春歸好”
⑿竹:一作“燭”。
⒀青樓:古時指女子所居之樓。曹植《美女篇》:“青樓臨大路,高門結重關。”
⒁自:一作“坐”。羅綺:本指羅衣,此代指穿羅綺之美女。
⒂明光:漢宮名。此代指唐代宮殿。
⒃藏鉤:古代的一種游戲。手握東西讓別人猜,猜中者即勝。
⒄遲日:春日白晝漸長,故曰遲日。《詩經·國風·豳風·七月》:春日遲遲。毛傳:“遲遲,舒緩也。”
⒅彩仗:宮中的彩旗儀仗。
⒆南薰殿:唐興慶宮之宮殿名。
⒇鶯歌:歌如鶯鳴。太液:唐大明宮內有太液池,池中有蓬萊山。

參考資料:

1、 彭定求 等 .全唐詩(上)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 :388 .
2、 孫藝秋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 :245-246 .
3、 詹福瑞 等 .李白詩全譯 .石家莊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 :179-185 .

賞析

這組詩為唐玄宗天寶二載(743年)春李白在長安奉詔為唐玄宗所作,大約與《清平調詞三首》作于同期。關于這組詩,孟棨的《本事詩》中記載了相關的故事,說唐明皇因宮人行樂,特召李白,“命為宮中行樂五言律詩十首”,以“夸耀于后”。李白因作這組詩。這種說法有個佐證,便是敦煌殘卷《唐詩選》選錄了這組詩的前三首,題作《宮中三章》,下署作者為”皇帝侍文李白“。《文苑英華》錄這組詩二首,題作《醉中侍宴應制》。

參考資料:

1、 裴 斐 .李白詩歌賞析集 .成都 :巴蜀書社 ,1988 :50-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