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相思三首·其二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樂府思念

原文

日色已盡花含煙,月明欲素愁不眠。
趙瑟初停鳳凰柱,蜀琴欲奏鴛鴦弦。
此曲有意無人傳,愿隨春風寄燕然,憶君迢迢隔青天。
昔日橫波目,今成流淚泉。
不信妾腸斷,歸來看取明鏡前。

譯文

  夕陽西下暮色朦朧,花蕊籠罩輕煙,月華如練,我思念著情郎終夜不眠。柱上雕飾鳳凰的趙瑟,我剛剛停奏,心想再彈奏蜀琴,又怕觸動鴛鴦弦。這飽含情意的曲調,可惜無人傳遞,但愿它隨著春風,送到遙遠的燕然。憶情郎啊,情郎他迢迢隔在天那邊,當年遞送秋波的雙眼,而今成了流淚的源泉。您若不信賤妾懷思肝腸欲斷,請歸來看看明鏡前我的容顏!

注釋
①趙瑟:相傳古代趙國的人善彈瑟。瑟,弦樂器。
②鳳凰柱:瑟柱上雕飾鳳凰的形狀。

賞析

《長相思》,屬于樂府《雜曲歌辭》舊題。李白這首詩以春花、春風起興,寫女思男,望月懷思,撫琴寄情,憶君懷君,悱惻纏綿。真有“人比黃花瘦”之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