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園吟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敘事豪放抒情

原文

我浮黃河去京闕,掛席欲進波連山。
天長水闊厭遠涉,訪古始及平臺間。
平臺為客憂思多,對酒遂作梁園歌。
卻憶蓬池阮公詠,因吟“淥水揚洪波”。
洪波浩蕩迷舊國,路遠西歸安可得!
人生達命豈暇愁,且飲美酒登高樓。
平頭奴子搖大扇,五月不熱疑清秋。
玉盤楊梅為君設,吳鹽如花皎白雪。
持鹽把酒但飲之,莫學夷齊事高潔。
昔人豪貴信陵君,今人耕種信陵墳。
荒城虛照碧山月,古木盡入蒼梧云。
梁王宮闕今安在?枚馬先歸不相待。
舞影歌聲散綠池,空馀汴水東流海。
沉吟此事淚滿衣,黃金買醉未能歸。
連呼五白行六博,分曹賭酒酣馳暉。
歌且謠,意方遠。
東山高臥時起來,欲濟蒼生未應晚。

譯文

我離開了京城,從黃河上乘船而下,船上佳起了風帆,大河中波濤洶涌,狀如山脈起伏。
航程長,水遙闊,飽嘗遠游之辛苦,才終于到達宋州的平臺,這是古梁園的遺跡。
在平臺作客依然愁思不斷,對酒高歌,即興來一首《梁園歌》。
又感阮籍《詠懷》“徘徊蓬池上”之詩,念及“澤水揚洪波”之句。
深感長安與梁園隔著干山萬水,道路迢迢,想再重返西京希望已經不大了。
人各有命,天命難違,必須豁達,不必憂愁,且登高樓邊賞風景邊飲美酒,再讓歌女唱我的小曲。
身旁有平頭奴子搖著扇子,炎熱的五月就如同十月清秋一樣涼爽。
侍女為你端上盛滿楊梅的玉盤,再為你端上花皎如雪的吳鹽。
沾白鹽飲美酒,人生不得意也要盡歡,別學周朝的夷齊品行高潔,不食周粟,我拿著皇上的金子買酒喝。
以前這附近有個瀟灑豪勇的主人名叫信陵君,如今他的墳地卻被人耕種,可見權力風流是空。
你看現今這梁園,月光虛照,院墻頹敗,青山暮暮,只有古木參天,飄掛流云。
當時豪奢的梁園宮闕早已不復存在,當時風流倜儻的枚乘、司馬相如哪去了?
當時的舞影歌聲哪去了?均付池中綠水,只剩下汴水日夜東流到海不復回。
吟到這里,我不由得淚灑衣襟,未能歸得長安,只好以黃金買醉。
或呼白喊黑,一擲干金;戴分曹賭酒,以遣時日。
我且歌且謠,暫以為隱士,但仍寄希望于將來。
就像當年謝安東山高臥一樣,一旦時機已到,再起來大濟蒼生,時猶未為晚也!

注釋
1.掛席:即掛帆、揚帆之義。波連山:波浪如連綿的山峰。
2.平臺:春秋時期宋平公所建造,故址在今河南商丘梁園區東。
3.蓬池:其遺址在河南尉氏縣東南。
4.舊國:舊都。指西漢梁國。
5.西歸:蕭士赟注:“唐都長安在西,白遠離京國,故發‘西歸安可得’之嘆也。”
6.達命:通達知命。暇:空閑功夫。暇,宋本原作“假”。據王本改。
7.平頭奴子:戴平頭斤的奴仆。平頭:頭巾名,一種庶人所戴的帽巾。
8.吳鹽:吳地所產之鹽質地潔白如雪。
9.信陵君:魏公子魏無忌,封為信陵君。仁而下士,當時諸侯以公子賢,多門客,不敢加兵謀魏十余年。曾竊虎符而救趙,為戰國四公子之一。事見《史記·信陵君列傳》。
10.“梁王”句:阮籍《詠懷》:“梁王安在哉。”此化用其句。梁王,指梁孝王劉武。
11.枚馬:指漢代辭賦家枚乘和司馬相如。
12.汴水:古水名,流經開封、商丘等地。
13.五白、六博:皆為古代博戲。
14.分曹:分對。兩人一對為曹。
15.“東山”二句:《世說新語·排調》:“謝公在東山,朝命屢降而不動,后出為桓宣武司馬,將發新亭,朝士咸出瞻送。高靈時為中丞,亦往相祖。先時多少飲酒,因倚而醉,戲曰:‘卿屢違朝旨,高臥東山,諸人每相與言:安石不肯出,將如蒼生何!今亦蒼生將如卿何!’”

參考資料:

1、 詹福瑞 等.李白詩全譯.石家莊: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269-272

賞析

這首詩寫于唐玄宗天寶三載(744年)詩人游大梁(今河南開封一帶)和宋州(州治在今河南商丘)的時候。梁園,一句梁苑,漢代梁孝王所建;平臺,春秋時宋平公所建。這兩個遺跡,都在唐時宋州(今河南商丘)。李白是離長安后來到這一帶的。天寶元年(741年),他得到唐玄宗的征召,滿懷理想,奔向長安。結果不僅抱負落空,立腳也很艱難,終于被唐玄宗“賜金放還”(《新唐書》本傳),離開長安,“浮黃河”以東行,到了梁宋之地,寫下此詩。

參考資料:

1、 裴斐.李白詩歌賞析集.成都:巴蜀書社,1988:89-92
2、 孫靜 等.唐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261-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