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壺吟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奔放寫人壯志

原文

烈士擊玉壺,壯心惜暮年。
三杯拂劍舞秋月,忽然高詠涕泗漣。
鳳凰初下紫泥詔,謁帝稱觴登御筵。
揄揚九重萬乘主,謔浪赤墀青瑣賢。
朝天數換飛龍馬,敕賜珊瑚白玉鞭。
世人不識東方朔,大隱金門是謫仙。
西施宜笑復宜顰,丑女效之徒累身。
君王雖愛蛾眉好,無奈宮中妒殺人!

譯文

  昔者烈士擊玉壺而悲歌,以傾吐吐心之躊躇,而惜其暮年將至。而今我三杯老酒下肚,拔劍對舞秋月,碩慨高詠,想起今后的日子,不覺使人涕淚滂沱!想當年初接詔書之時,侍宴宮中,御筵上舉杯朝賀,頌揚萬乘之主,九重之內,嘲弄王公權貴于赤墀之上。朝見天子曾屢換飛龍之馬,手中揮舞著御賜珊瑚玉鞭。我像東方朔一樣,好像是天上的謫仙下凡,大隱于朝堂之內,而世人不識。我又像西施一樣笑顰皆宜,大得君王恩寵。而丑女們卻東施效顰,愈學愈丑。當是之時,我的得意和高興,而今日卻不同了。君王雖仍愛蛾眉之好,但無奈宮中妒女讒毀。我即使是西施一般的美人,也無法在宮中立足了。

注釋
⑴玉壺吟:李白自創歌行。據《世說新語·豪爽》記載:東晉王處仲酒后常吟唱曹操《步出夏門行》中“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的悲壯詩句,一面唱,一面用如意(古代供玩賞的一種器物)敲打吐痰用的玉壺,結果壺口都被敲缺了。《玉壺吟》即以此為題。
⑵烈士,壯士。
⑶壯心:雄心。暮年:垂暮之年,即老年。
⑷涕:眼淚。泗:鼻涕。漣:流不斷。兩句意為:酒后在秋月下拔劍起舞;忽然內心憤慨,高歌淚下。
⑸鳳凰詔:據《十六國春秋》記載:后趙武帝石虎下詔時,坐在高臺上,讓木制的鳳凰銜著詔書往下飛。后稱皇帝的詔書為鳳詔。紫泥:甘肅武都縣的一種紫色泥,性粘,古時用以封詔書。謁(yè):朝見。稱觴(shāng):舉杯。御筵:皇帝設的宴席。兩句意為:當初我奉詔入京朝見皇帝,登御宴舉杯暢飲。
⑹揄(yú)揚:贊揚。九重:這里指皇帝居住的地方。萬乘(shèng)主:這里指唐玄宗。
⑺謔(xuè)浪:戲謔不敬。赤墀(chí):皇宮中紅色的臺階。青瑣:刻有連瑣花紋并涂以青色的宮門。赤墀、青瑣,指宮廷。賢:指皇帝左右的大臣。
⑻朝天:朝見皇帝。飛龍馬:古時皇帝有六個馬廄,其中飛龍廄所養的都是上等好馬。這里泛指宮中的良馬。敕(chì):皇帝的詔書。敕賜:皇帝的賞賜。珊瑚白玉鞭:用珊瑚、白玉裝飾的馬鞭。這里泛指華貴的馬鞭。兩句意為:上朝時經常換乘皇家馬廄中的飛龍名馬,手拿著皇帝賞賜的名貴馬鞭。
⑼東方朔:字曼倩,西漢平原厭次(今山東惠民縣)人。漢武帝時為太中大夫,為人詼諧滑稽,善辭賦。后來關于他的傳說很多。他曾說:“古人隱居于深山,我卻認為宮殿中也可以隱居。”這里是以東方朔自喻。
⑽大隱:舊時指隱居于朝廷。晉王康琚《反招隱詩》:“小隱隱陵藪,大隱隱朝市。”金門:又名金馬門,漢代宮門名。這里指朝廷。謫仙:下凡的神仙。李白友人賀知章曾稱他為“謫仙人”,李白很喜歡這個稱呼,常用以自稱。
⑾嚬:通“顰”。這兩句是用丑女效顰的典故來揭露當時權貴庸碌無能而又裝腔作勢的丑態。
⑿蛾眉:古時稱美女。這里是作者自比。

參考資料:

1、 吳汝煜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 :259-261 .
2、 詹福瑞 等 .李白詩全譯 .石家莊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 :250-253 .

賞析

這首詩大約作于唐玄宗天寶三載(744年)供奉翰林的后期,賜金還山的前夕。朱諫曰:“按《玉壺吟》者,以篇首二字以為題,白所自為之辭也。是供奉之時,被力士、貴記讒間,將求還山之日歟?”

參考資料:

1、 吳汝煜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 :259-261 .
2、 詹福瑞 等 .李白詩全譯 .石家莊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 :250-2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