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江詞六首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樂府寫景抒情山水組詩

原文

人道橫江好,儂道橫江惡。
一風三日吹倒山,白浪高于瓦官閣。

海潮南去過潯陽,牛渚由來險馬當。
橫江欲渡風波惡,一水牽愁萬里長。

橫江西望阻西秦,漢水東連揚子津。
白浪如山那可渡,狂風愁殺峭帆人。

海神來過惡風回,浪打天門石壁開。
浙江八月何如此?濤似連山噴雪來!

橫江館前津吏迎,向余東指海云生。
郎今欲渡緣何事?如此風波不可行!

月暈天風霧不開,海鯨東蹙百川回。
驚波一起三山動,公無渡河歸去來。

譯文

  人人都說橫江好,但是我覺得橫江地勢險惡無比。這里能連刮三天大風,風勢之猛烈能吹倒山峰。江中翻起的白浪有瓦官閣那么高。

  倒灌進長江的海水從橫江浦向南流去,途中要經過潯陽。牛渚山北部突入江中,山下有磯,地勢本就十分險要,馬當山橫枕長江,回風撼浪,船行艱阻。橫江欲渡風波十分險惡,要跨渡這一水之江會牽動愁腸幾萬里。

  從橫江向西望去,視線為橫江的如山白浪所阻,望不到長安。漢江東邊與揚子津相連。江中的白浪翻滾如山,如此險阻怎么能夠渡過呢?狂風愁殺了將要出行的船夫。

  橫江上常有急風暴雨至,洶涌的浪濤能把天門山劈成兩半。錢塘江八月的潮水比起它來怎樣呢?橫江上的波濤好似連山噴雪而來。

  我在橫江浦渡口的驛館前受到了管理渡口的小吏的相迎,他向我指著東邊,告訴我海上升起了云霧,大風雨即將來臨。你這樣急著橫渡到底為了什么事情呢?如此大的風波危險,可不能出行啊!

  橫江之上經常月暈起風,整日籠罩在風霧中,江里的海鯨東向,百川倒流。波濤大浪一起,聲勢浩大,三山都會被之搖動,橫江水勢湍急,千萬不要輕易渡江,如果輕易而渡,將會有去無回。

注釋
⑴橫江:橫江浦,安徽和縣東南,古長江渡口。
⑵道:一作“言”。
⑶一風三日吹倒山:一作“猛風吹倒天門山”。三日:一作“一月”。
⑷漢:一作“楚”;連:一作“流”。
⑸峭帆:很高的船帆。
⑹浙江:此指錢塘江。
⑺來:一作“東”。
⑻海云生:海上升起濃云。
⑼月:一作“日”。
⑽蹙:驅迫。回:倒流。
⑾公無渡河:古樂府有《公無渡河》曲,相傳朝鮮有個“白首狂夫”渡河淹死,其妻追趕不及,也投河自盡。自盡前唱哀歌道“公無渡河,公竟渡河!渡河而死,當奈公何!”

參考資料:

1、 蕭滌非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年12月版 :第263-264頁 .

賞析

對于這組詩創作背景的看法,學界還沒有取得一致意見。上海復旦大學及上海古典文學出版社先后出版的《李白詩選》,均據此詩中“郎今欲渡緣何事”一語,認為“郎”乃古時對年輕男子的稱呼,因此推定此詩乃公元726年(開元十四年)李白初出蜀時所寫。李協民則認為這組詩是公元742年(天寶元年)秋李白由南陵奉詔赴京途中所作,詩中“顯示當時李白初受玄宗信任,急欲上到西秦為玄宗效力,大展宏圖”,而“白浪如山”的橫江,卻阻擋了去“西秦”的道路,可望而不可及,最急人,詩人把急切欲渡的心情寫到了十二萬分。而黃錫圭《李太白編年詩集目錄》將此詩系于公元755年(天寶十四年),地點在當涂采石戍之橫江館前;何慶善也認為這組詩是“安史之亂爆發前夕的天寶十四年秋”所作,詩中的橫江風波象征著“黑暗腐朽的政治局面”、“岌岌可危的國家命運”,寄寓著“大亂將興、大禍將起、迫在眉睫的危急形勢”。安旗先生則認為這組詩是公元753年(天寶十二載)秋天,李白由幽州歸來南下宣城途中經橫江浦時所作,認為橫江風浪象征安祿山行將叛亂,寄寓著詩人對唐王朝危急形勢的憂慮。

參考資料:

1、 安旗.李白《橫江詞》新探.載《唐代文學論叢》1982年第1期
2、 李協民.再談《橫江詞》的寫作年代.載《鄭州大學學報》1982年第4期
3、 李協民.關于《橫江詞》的兩個問題.載《鄭州大學學報》1980年第4期